小白哥开新文了。

“醒了?”

一道薄凉的年轻男声,让宋合欢瞬间脑子清醒,只看到不远处坐着一个男人,背着光,看不清他的脸。

只能看到他身着洁净的白大褂,随意交叠着两条长腿,手肘搭在沙发背上,阳光从他身后的窗户照射进来,让他像是从光环中走来一样。

柔和的暖阳,也溶解不了他身上那层亘古不化的寒冰,疏冷的气质,让宋合欢不由得打了一个寒噤。

感受到她的视线,谭旭尧缓缓的站了起来,那双深如碧潭的眸光,随意的落在她脸上。

目光虽浅淡,却十分的锐利,将她从里到外,解剖个透彻。

宋合欢吞咽了一下,这个男人怎么不像好人,脑子转了一下,记得早晨上班时,遇到刚进公司实习的白朗,被人打劫,她骑着赛车冲进人群把他带走,之后倒霉的撞树上,让后就不记得了。

这里是医院,宋合欢顾不得这些了,神色焦急地问道,“医生,我朋友呢?”

谭旭尧微挑了一下眉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冷,“你的腿,胯骨被撞,需要检查一下。”

宋合欢动了一下腿,唉,还真有点疼,胯骨检查,怎么检查,他一男的,再说大腿根部……,整个病房,就他们两个人,连个护士都没有,这男医生心理扭曲啊?

宋合欢重新看向立在床边,那个冰雕一样的人,却迟迟没有动作。

谭旭尧眉间隐着一丝不耐烦,眯了眯眼,“虽然你的情况并不十分严重,但万一出现了问题,瘫痪也是有可能的。”

宋合欢别开他那让人不舒服的目光,试探的问,“能不能换个医生?”她的意思,换个女的。

谭旭尧盯着她,那眼神像手术刀一样锋利,随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无所谓的说,“可以,正好我也要下班了。”

他双手插入口袋,转身走向门口,停顿了有一秒钟,又回头说,“早班郑老,六十多岁,刚离过婚,心理有点……”

眼看着他伸手去开门,宋合欢连忙喊住了他,六十多岁了还离婚,这郑老头肯定心理扭曲,那倒不如,让个年轻的小扭曲看。

不敢与那冰雕对视,宋合欢有些结巴的说,“那,查吧!”

谭旭尧转身看了她一眼,似不情愿的又走了回来,依然是冷漠又漫不经心的表情,伸出手指,“把裤子脱了。”

啊!脱裤子,这也,不太好吧。

谭旭尧没什么耐心,手又重新放入白大褂的口袋里,看样子是准备走人。

宋合欢急了,怕他去喊变态的郑医生,哧溜把宽大的病服脱了,动作太快,还牵扯到大腿,疼的嘴角抽抽,“医生,检查!”

据说在医生眼里,身上的每一处,只是器官而已,和鼻子眼睛没有区别,就算看到的某处,可能连生理反应都没有,见多了,已经麻木了。

谭旭尧没有再看向她,撸了撸袖子,连一次性手套都不戴,医生不是都有洁癖吗?

宋合欢屏住呼吸,那手修长白净,比她一个女人的手都好看,也不算太吃亏吧。

可检查不用仪器,难道是用手摸,果然下一秒,他的手就按在了她柔软的大腿上,眼睛却落在她的腰侧,像是在确定什么,微凉的触感,她腿不疼了,全身反而僵硬。

宋合欢生怕自己会叫出声,怎么感他像占便宜一样,可他面色沉稳,眼里没有一丝杂念,本想瞪他,到像自己自作多情一样,随清了清嗓子问,“我朋友小白狼呢,他怎么样了?”

小白狼?

谭旭尧皱了皱眉头,“腿没有大问题,注意休息,我再开些活血的药。”

他擦了一下手,才问,“你是说白朗?”

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斜刺刺的出现了一张年轻英俊的脸。

“谁想我了?”白朗一边架着拐杖,冲着宋合欢嘻嘻笑了,“我很好啊,胳膊断了而已,合欢……姐,我哥说了,你的腿没事,不会瘸。”

他哥?一直听白朗说,他有个哥哥是外科医生,兼修许多其他科,流弊学校毕业的流弊,业界的权威,各大医院都想挖的墙角,连院长都得看他脸色的人,清高的要死,不近女色,就是眼前的这位?

可听白朗的意思,这个医生已经知道自己腿没事了,他刚刚怎么还要查,占便宜?

看他遗世独立,颇有几分姿色,谁占谁便宜,还真说不好,或者他是谨慎起见吧,可他不是医术高明,怎么这会儿不自信了。

懒得想,既然都没大事,接下来的事,就和她无关了,宋合欢笑的勉强,“那个,我就先走了,白朗,再见!”

她刚从床一边挪下来,还没站起,就听到谭旭尧那冷冰冰的声音,“等等!”他什么时候说人可以走了。

“你要什么?”

“啊?”听他没头没脑的问话,宋合欢一屁股又坐了下来,抓了抓头发,他什么意思?

白朗出来打圆场说,“我哥的意思你救了我,想要什么可以告诉他。”

这样啊,宋合欢松了一口气。

“不用,我和白朗是同事,好得不得了的那种……”

声音越来越小,因为她看到这个医生的神情越来越阴沉,她有说错话吗?

白朗托着残废的胳膊,撞了一下谭旭尧,干嘛像寻仇一样,回头看着宋合欢说,“我家的人都是知恩图报的,你提个吧!”

“这个真不用,咱俩这么老铁……”呜呜,宋合欢看着谭旭尧一张脸黑的如锅底,她只想哭,他刚刚不是会说话吗,这会儿怎么都改用表情了。

特别是他手里还把玩着手术刀,宋合欢下意识的用被子挡住了脸。

“真不用……”,他更冷了,见义勇为还弄出不是来了。

谭旭尧上前一步,拉开她的被子,冰冷的目光一点一点溶解,“宋小姐惊慌失措的样子,宛如我的初恋情人,试着交往。”

啥?和男医生交往?她怕手术刀,宋合欢顾不上腿疼,从床的另一边滚了下来,用枕头挡在面前,小白狼,你哥这是哪根筋抽了。

白朗挠了挠头,这个他也不懂了,解释不了。

宋合欢看着那个医生从一边绕了过来,她好想钻进床底下,“白朗救命!”

哦不对,宋合欢仰起头惊恐的看着谭旭尧,怯生生的说,“白医生,白朗不是说你不好女色,器官看多了,对异性没有生理反应吗?”

白朗顿时浑身发麻,连忙反驳说,“哥,这个我可没说过。”

又看向宋合欢说,“喂,小合欢,你可别冤枉我。”哥手里的手术刀,整张的剥人皮都不带流血的,他也怕。

恍然大悟,白朗试探性的说,“难不成,你救了我,我哥要以生相许!”

“不可能,他怎么会有生理反应?”

宋合欢感觉屋里的温度骤降到零度以下,看着谭旭尧一步步走近,她吓得只想到处爬,“你,你要干什么?”

谭旭尧懒懒的扯掉了身上的白色外套,扔到床上,“证明一下我有没有反应!”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