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给她解解

楚暮吞了一下口水,她不知道,慌乱的摇摇头,她难受的已经溢出眼泪来。

她一切都是本能,小手不由自主的探寻他的皮带。

墨司岑一把擒住她的手腕,眯着眼睛,弄痛了不清醒的楚暮。

“啊——”明明是痛苦的叫声,到了她的嘴里却成了不一样的声音。

墨司岑沉了一张脸,因为这女人的叫让他瞬间有了反应。

“快点开车,你的车速就这样?”心头一把无名火烧到秦开身上。

“是是是。”秦开捏了一把汗,觉得自己特别的无辜,他小心翼翼从后视镜看去,果然发现自家主子那棱角分明的脸黑沉的好似黑煤。

十分钟后,车子停在医院门口,他直接抱着楚暮来到一间办公室,打断了里面的旖旎风光。

里面的小护士尖叫一声,连忙扣上自己的衣服,羞红的脸跑了出去。

袁允浪的衬衫扣子松了几颗,配上他那种俊脸无邪的脸,此刻的他显得放荡不羁。

他挑着眉头看着来的人是墨司岑,嘴角勾着笑,“你这出场的方式实在是惊人,吓跑了我的小护士。”

也的确是,墨司岑很少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偶尔来那一次就破坏了他的好事。

墨司岑懒得理他,将楚暮放在一边床上,“她被人下药,给她看看。”

下药?

袁允浪走上来一看,看见楚暮的样子就知道她被下了媚药。

他吊儿郎当的笑笑,“你是不是男人?这种时候你居然抱她来我这里,被下药了,直接找个酒店开个房,你给他解解……”

墨司岑一记目光投去,此刻讨厌他吊儿郎当的调调。

“少废话,快点给她看看。

袁允浪爱莫能助的摊摊手,“兄弟,不是我不帮你,中了这种药除非是找个男人解解,不然也没别的办法。”

看着墨司岑的样子,他使坏一笑,“不然我把办公室让给你们,放心,保证到明天早上都不会有人来打扰打扰你们。”

墨司岑擒着不悦是目光,“你废话太多,我知道你有办法。”

这会看着楚暮的样子,她已经难受得不行,一直在床上扭动,那放浪的样子不知道能勾引多少男人。

袁允浪发现好友的目光有些不对,秒懂到什么,他嘿嘿笑着,“是有办法,放血吧,等她不在发热就好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失血过多而死。”

墨司岑眯着眼睛,忽然一脸无所谓的开口:“我给苏沐打个电话,不知道她对你和小护士之间的事情感兴趣不!”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袁允浪发现这男人真阴险!

最后没办法,袁允浪才给楚暮打了一针。

“要三针才有效果,不过事先声明,这药的成分对身体有点副作用,会影响女人的生理期,估计这个月那几天会很疼。”

墨司岑没开口应声,那深幽的目光一直看着床上的女人。

袁允浪忽然好奇起来,“这女人是谁?”

墨司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好一会儿他才开口,“今晚让她在这里休息。”接着他走到门口,转身看着他,“不准对她乱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