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如果这不是梦该多好

“夏明痕!”护士的声音响彻走廊,夏明痕赶紧站起来:“我在!”

握紧彩超,她至今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怀孕,她……她目前为止唯一的男人就是顾英爵,那荒唐的一夜,那个男人还口口声声说着要娶她,可是她,她竟然就这么怀孕了?

接连几天的不适她都没有当回事,还在热热闹闹地筹备着婚礼,谁能够想到天降霹雳,她就这么……真的有了。

“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家里的佣人这么对她说。

怀孕?怎么可能!

但身体不舒服总归要来看看,夏明痕还是来到医院做检查,现在,拿着彩超单的她,感觉自己就是那么一个天大的笑话。

“孩子已经五周了,打算要么。”医生看了看彩超单子,又抬头看了一眼夏明痕。

这么小的年纪……又是在学校里不自爱的女生!

“医生,你、你说什么?”楞了一下,夏明痕有点恍惚,医生抬头又看了夏明痕一眼,眼里带着鄙视:“如果不想要,我就给你开流产单子,你这个孩子现在正适合做流产。”

医生最后的话如同晴天霹雳,怎么出的医院夏明痕都不清楚了,只觉得整个人要疯了。

顾英爵!一定是他,这是他的孩子。

可是怎么办,她已经答应嫁给卫白了啊?

想到家里的强硬,她不可能不嫁给卫白,她总不能带着一个孩子嫁给他啊?

拒绝这场婚事吗?那么家里会怎么想,她已经那么做过一次了,不想再做第二次了。

也只能如此了。

夏明痕发了会儿呆,很快的下了决定,回家取了钱就又直奔医院,她心里现在全被忐忑占据,一路上都没发现,几辆黑色豪车,一路尾随着她。

“你一个人来?”护士愣了愣,上下打量了一眼夏明痕。

流产房内,哭泣声此起彼伏,夏明痕握着彩超单,点点头,“我做全麻的……这是钱。”

“裤子脱了,上去躺着。”到她后,女医生面色冰冷说着。

夏明痕紧张的准备照做,但没想,突然,门被人从外撞开:“不准动手术!”

“院长,您怎么来了?”

“开始做了吗?”

“已经结束了。”

夏明痕已经打了麻药,只能听到若隐若现的对话,说话的两个人都显得很紧张,好像在说什么“上面的意思”,“完蛋了”,“这可是大事儿”之类。

没过多久,就有几个护士将她从手术台上扶下来,夏明痕意识还是模糊的,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是跟着照做。

“夏小姐,请上车。”接着,铿锵有力的男声轻声说着。

夏明痕抬眸,只见眼前站着的,是几个穿着黑衣气场冰冷的男人。为首的男人摆了个“请”的姿势,指向身后一辆黑色的宾利慕尚。

“你是谁?”

“夏小姐,我们是您未婚夫的手下。”男人轻轻斜了斜唇角,态度恭敬而客气,只是声音却不是商量。

夏明痕浑身一僵,她下意识地就想要转身逃跑,“我不见他,我是不会同意不结婚的.”

她头脑一阵阵眩晕,不知道该怎么说。

“您不想见顾先生么?”男人的话轻飘飘好像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那我们送您回家好么?”

她只感觉手脚虚软,她想挣扎着逃跑,可是一阵头重脚轻,又倒了下去。

昏睡中,她好像被扶上了一个柔软的座椅,她翻了个身,迷迷糊糊的看了一眼豪华的车厢内,还有西装革履的保镖。

“你们,要带我去哪里?”

没有人回答她,她虚软地再次陷入了半真半假的幻觉之中。

一小时后,车子停在海滨一幢极其雄伟的高地别墅。

夏明痕被扶下车,整个人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海风吹过她的脸,让她有种不真切的感觉。

抬眸。

远远看去有一个精致无比的古堡,恢弘壮丽好像传说中的公主住的地方。

她一定在做梦!这该死的麻药到底什么时候过去那个劲儿啊。

她可怜的孩子……如果她当初答应嫁给顾英爵,她就不会失去这个孩子了。她现在却还在睡梦中以为自己是公主吗?真是可笑!她是杀人凶手呀!

跟着引路的男人,夏明痕软着脚进入一间吊着宽大水晶灯的大厅。

四处有着白色的罗马柱,还有精工雕刻的喷泉池子。

她没有抬眼细看,反正都是做梦,这里的一切让人觉得都是假的,只有梦中才会有的庄严和贵重。

走廊很长,铺着厚实的波斯地毯,质地非凡,夏明痕以前听说过,一平米要价20万,当时觉得踩在上面比踩在金子上还奢侈。

终于,走了不知多久,保镖在一处悬挂着奢华挂画和帷幔的书房前停下,夏明痕瞧去,那书桌后,隐约坐着一个男人。

“顾英爵?”即使只能看到一个轮廓,夏明痕还是激动地认出了他。

男人的身姿挺拔异常,矜贵颀长的身姿仿佛高高在上的神祇,但浑身上下的气质,却冰寒到可怕!

“你想打掉我的孩子?”顾英爵头都没抬,轻轻搬弄着手指说。

夏明痕的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来,“我有什么办法,我就要嫁给别人了啊?”

“哦?”顾英爵怒极反笑,“嫁给谁?值得你把我的孩子都打掉?”

夏明痕捂着脸,一语不发只管哭着。

她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梦,为什么要被自己的良心拷问着。

顾英爵站起身,一步步走向她,一只手挑起她尖俏的下颌。

柔滑细腻的触感带着淡淡的甜腻香气,泪水一颗颗的落在他的手指上,带着烦躁、抑郁,心疼的感觉,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饱涨着,想要溢出。

“别哭了。”良久后,是一声叹息,“我原谅你。”

“你原谅我……你原谅我……”女孩儿结结巴巴的哭着,“可是我却不能原谅我自己呀!”

男人的手臂轻轻圈住她的腰肢,将她牢牢箍紧在怀中,“从今天开始,你给我记住,你是顾太太,唯一的顾太太……”

夏明痕恍惚,靠在男人的怀中,凛冽的男子气息铺天盖地的将她包裹,她恍惚间又在想着,如果,这不是梦,该多好。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