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结婚,就这么决定了

夏芊芊看着卫白的眼睛,心里一下子明白了。

这个男人,他前脚还口口声声对父母说着要娶她,下一秒相亲遇到夏明痕,就变卦了。

任何女孩儿都无法忍受这样的奇耻大辱!

她将视线转到了夏明痕的脸上,踩着高跟鞋走了过去,憋着一肚子的怨气,冷笑着道,“夏明痕,爸爸说让你先回去一下,你的男朋友蓝承奕说是来家里找你。”

卫白脸色一变,素来的好教养他盯着夏明痕,直愣愣地开口道,“明痕小姐,你有男朋友么?”

夏明痕甜甜一笑,轻轻巧巧的解释,“不算男朋友了,他读研之后我们就没怎么联系了,前阵子听说他和我的一个室友在一起了。”举着咖啡,笑不改色,转眸看向还带着泪花委委屈屈的夏芊芊,“芊芊,他怎么会来我们家,真的好烦,是不是又来求我复合的?如果是的话,我才不要去。”

口气里带着娇嗔带着只有素来娇宠的女孩儿才会有的高傲。

夏芊芊愣住了,夏明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这么妖孽?

她才是家里宠上天的小公主,平时说一不二,今天都拐着弯的撵人走了,夏明痕居然装听不懂?

她一下子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夏明痕。

一旁一直一言不发的贵公子走向了夏明痕,他居高临下看着夏明痕,俊美的脸庞上带着笑意,“你是夏明痕,夏家的二小姐?”

夏明痕有点儿困惑地看着顾英爵,不过视线刚刚对上,就仿佛触到了火焰一般慌忙转开。

她的心口砰砰直跳,故作淡定地拿起茶杯抿了一口咖啡,笑了笑,“嗯,这位公子是?”

顾英爵嗓音温淡,“你不知道我是谁?嗯?”

夏芊芊冷眼旁观,一声冷嘲溢出了唇边,“呵,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明痕什么都知道,不过就是什么都不说而已。”

夏明痕扶了扶额头,看来,她不按照夏芊芊的意思回家夏芊芊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见到顾英爵之后她又心猿意马,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不知道,只想尽快离开这么一个是非之地。

她站起身,将大衣重新套在身上,对卫白笑了笑道,“我今天家里还有一些事情,改日再见吧。”

卫白也跟着从容站起来,“今天真是不巧,明痕小姐我送您回家。”

一个磁性而低沉的嗓音轻声道,“明痕小姐,我刚巧也顺路,可以送您回家么?”

夏明痕抬眸,顾英爵讳莫如深的眸猝不及防地撞入了夏明痕的眼底,她呼吸不自觉地一紧,“不……不用了。”几乎落荒而逃,“顾先生,”她想要镇定下来,慌忙想着错开话题,不知道怎么的,一句话就脱口而出,“顾公子不是和芊芊在约会吗?这样打扰挺不好的。”

一不小心就说错话。

在意识到她说了什么之后,她恨不得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

夏芊芊的脸色更糟糕了,含着眼泪的双眸紧紧盯着夏明痕,如果不是在场有两位绅=士,她真的能一耳光打在夏明痕的脸上!

顾英爵唇畔的笑意若有似无,黑熠熠的眸子更深不可测了,“你说什么,嗯?”

这是相亲,不是约会。

夏明痕只感觉好热,一只手在脸庞轻轻扇着风,发丝带着点儿亲人脾肺的香意淡淡晕染在空气中,无端端生了几分旖旎。

“没什么……顾公子不要误会了。”

眸光短暂的流转交接,夏明痕转身,“家里司机在等我,我先走了。”

不等两位公子哥儿在说什么,女人已经拿起衣服,回身朝着餐厅外走去。

“有趣……”卫白一只手放在椅子扶手上,意犹未尽的点评。

立刻感觉到一阵锐利的眼风扫了过来,卫白浑身一僵,抬头看了一眼顾英爵,干笑着道,“顾公子可是要好好守好夏小姐呢,不然我可就要下手了。”

夏芊芊听着心头一甜,脑海慌乱的她,根本没有想到,此夏小姐不是彼夏小姐。

冰冷的薄唇轻轻开合,面无表情地吐出一句话,“我会的。”

…………

夏家客厅。

夏芊芊的哭泣尖叫声响彻整个房间。

“那个杂物间长大的女孩到底有什么好的!凭什么和我争!卫白是我的!”

瓷器碎裂的声音,佣人低声劝着的声音。

书房内,夏明痕怔怔看着父亲。

夏柏一支烟跟着一支烟的抽着。

“你和那个什么男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夏明痕低头,“我不知道……”

她的确不知道,她连父亲说的是卫白还是顾英爵都不清楚。

卫白嘛,好说,她从十六岁开始就忙于应付各方面而来的攻势,卫白这样的男人不是第一个追她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她早就习惯了男人用这样的眼神看她,用这样的态度对待他。

至于顾英爵吗……那么丢人的事情她才不会告诉父亲。

父亲还在抽着烟,吞云吐雾,愁眉不展。

“行吧,咱们家已经收了彩礼,你准备结婚吧。”

啥?

夏明痕愣了愣,抬头,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结婚,这种事情就是这样……只要家里……嘿嘿门当户对,男方条件也不错,爸爸就不会反对。”

嫁给卫白?

“可是,我只和他见了一面而已?”

父亲皱了皱眉,冷声道,“有什么关系?难道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这个男人,原本是芊芊的对象!现在给你是便宜了你?”

夏明痕心里更慌了,她上前一步,道,“可……可是……”

“可是什么!有什么好可是的!家里的安排你都不听了吗?”

“可是芊芊她!”夏明痕找到了足够好的理由,“芊芊她不可能接受我嫁给她的对象的吧?她会恨死爸爸和我的!”

“你不用管她!这门亲事不是爸妈可以拒绝的,这些人也不是爸妈可以得罪的!她会体谅我们的!”夏柏独断地说道,一边说着,一边将烟碾熄了,“你放心,你阿姨比你心里清楚明白该怎么做。那是权贵,顶级的权贵……”脸上挤出一朵菊花一样的笑,“明痕,以后家里就要靠你了。”

没的商量了。

夏明痕心里的弦崩的一声断了。

完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