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现学现卖

连玉仙主方要坐下,策予却道:“夜凉露重,我和小七先走了,连玉若是酒瘾上来了大可自便。”

连玉仙主尴尬的看着他,姒七看傻了眼:这不是明显的送客么?

策予径自站起身,牵着姒七一道进了殿。

姒七埋怨道:“神君怎么能对连玉仙主那样呢?”

策予郑重道:“先前我和你想的一样,觉得对她应当客气些。可是她把我的客气当成了呵护、亲近、爱慕,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才让我幡然醒悟,男人有时候还需绝情些,处处留情不如无情。”

他带着她进了一间宽敞的寝殿,殿中有一个硕大的夜明珠,照的殿中亮堂堂的,策予指着宽敞的珠蚌大床道:“小七爱睡这珠蚌软云床,我特地从东海搬来一个。”

他顿了顿,意有所指道:“其实我也爱睡。”

姒七没有转过弯来,听得他说也爱睡,便大方的让给他:“那神君睡这里,我去和连玉仙主挤一挤。”

她对连玉仙主这样的美人很感兴趣。

策予心虚的咽下了想与她同睡这样的话,表示自己只是开个玩笑。

他恋恋不舍的与她告别,刚出门却又折回来问道:“小七在药仙人那里可问到关于两魄的事了?”

姒七一拍脑袋,懊恼道:“哎呀,忘了。”

策予神君觉得自己有留下来的理由了。

他慢吞吞的走回来,找了张凳子坐下,慢条斯理的说道:“其实我倒知道其中一些碎片在哪里,小七想听吗?”

姒七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策予却恬不知耻的要求道:“夜太深了,不如我与小七一道躺在床上说。”

姒七恍然大悟:这厮原来是想占自己便宜。

她正要摇头拒绝,策予却装出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小七,我们曾经耳鬓厮磨,每日都睡在一起,你不会拒绝我的是吧?”

姒七没有记忆,自然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但是她觉得作为策予神君这样的别人家孩子,应当是不会说谎的,于是纠结着应下了。

策予很娴熟的脱了外袍钻进了云羽被,拍拍身旁的空位:“小七快来。”

姒七看他这样一气呵成的动作,渐渐消了疑虑,别扭的脱了外袍爬上了床。

策予从怀中摸出一面昆仑镜来,在镜面轻轻摩了摩,镜中便显现出一个垂垂老矣的人来,姒七问道:“这是谁?”

策予道:“这是融了你仙魄的凡人,现如今已经八十六岁了,过不久他就要过世,下次你可以跟着他一起投胎,把自己封印在他身体里,慢慢融回魂魄。”

姒七一言难尽的看着镜中那爬满皱纹的脸,忍不住扶额道:“下次投胎我不会仍旧是个男的吧?”

策予道:“这可就得问阎君了,过几日我去地府问问。”

他收了昆仑镜,正准备躺下睡觉,姒七却道:“夜深了,神君该去睡了。”

策予讶异的看着她,她却微微一笑:“神君说不能对人太客气不是吗?我这是现学现卖。”

策予吃了个哑巴亏:“小七说的对。”

他恋恋不舍的穿上外袍,一步三回头万分不舍的走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