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事先张扬的自杀(6)

“要是说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话,我们俩也不该出现在这里。”鱼焱像说绕口令一样说道。

林奈怕她又有什么奇怪的脑洞,便开诚布公道:“杜仲谋。”

“杜仲谋?不会吧!”鱼焱挑了挑眉毛,小声道:“他老婆……那个了哎!他这时候不是该处理一下后续问题么?”

林奈随口道:“他是在处理后续问题啊。”

鱼焱后知后觉,不禁大惊,她“啊”了一声,自我安慰道:“不能吧!咱就是小人物,至于他屈尊吗?”虽这么说着,鱼焱却微微探探身子向窗外望去。

三辆黑色的奔驰就停靠在他们的车旁,这三辆车型号统一,将狭窄的巷子挤得水泄不通。就在鱼焱的身影出现在窗户前的时候,处于正中的车的车床缓缓地降了下来,一只白皙袖长,骨节分明的手从车窗里探了出来,冲鱼焱的方向懒懒散散地挥了挥。

就在这时,鱼焱的手机忽然响了。鱼焱小脸一抽,拿着手机的手像是被蜜蜂蛰了一下似的。

“浙江的号码,不会是骚rao电话吧!”鱼焱说着,松了一口气。林奈却从她的手里接过了电话,他将电话接通后直接放在她的耳边。鱼焱无声地丢给林奈几个眼刀,后者对她无声地笑道:“是杜仲谋。”

“你好。杜先生。”鱼焱下意识地脱口而出,同时将握着林奈的胳膊向后退,避免让自己和林奈的身影出现在窗户里。

电话里的人先是一顿,随即笑道:“鱼焱小姐,劳驾让你旁边的人接电话。”鱼焱注意到这个人的膛音很重,也就是传说中的声音有磁性,但并不觉得愉快,反而有一种隐隐的压力。

鱼焱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很淡定,“好的。”同时,她像烧手一样飞快地把手机塞进了林奈的手里。

与此同时,她飞快地选了一个位置,既能观察到窗外的车辆,又不被对方发现,但是让鱼焱失望的是,对方在和她打了一个招呼之后,就重新升起了车窗。

鱼焱溜到林奈身边,附耳过去,试图去听杜仲谋到底要和林奈说写什么悄悄话,但却被林奈敏捷地躲开了。鱼焱猜想杜仲谋所说的对他们来说一定不是好话,因为林奈的眉头微蹙。

林奈挂了电话,随即,他将那张明信片重新压在玻璃砖下,只是片刻,凌乱的桌子被他凭着记忆恢复了原状。鱼焱瞠目结舌,又忍不住道:“刚才打电话的是杜仲谋吗?还有,你很奇怪哎,和别人打电话,你却一个字都不说!”

林奈没解释,只是叫鱼焱和他一起下楼。

林奈和鱼焱下楼的时候,正好赶上合唱班下课。院长看样子还有话要说,鱼焱也还有一些问题想要问题,两人便留了联系方式。

就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一个长得很敦实的大头小男孩儿便抱住了林奈的胳膊。林奈几代单传,没有和孩子相处的经验。因此变故,他和煦地表格下意识地凝固了。本来笑嘻嘻的小胖子极其敏感地捕捉到了林奈的表情变化,他用力地捶了一下林奈的胳膊。

林奈吃痛,但面上却不显,他迅速调整表情,试图安抚生气的小胖子,但是小胖子却把头一扭,不理他了。旁边的一个志愿者小声道:“他们就是这样,情绪特别的敏感。”

林奈试图靠近小胖子,并且对他友善的笑,但是小胖子很不给面子,对林奈的示好毫不理会。

时间紧迫,鱼焱只能和院长以及孩子们匆匆告别。

他们刚走出孤儿院的大门,一个穿着便装的中年男人便迎了上来,。林奈指了一下鱼焱,道:“她和我在一起。”对方恭敬地点头,表示他会按照林奈的话来安排。

中年男人引导林奈来到了最后一辆车的位置,然后为他拉开了后座的门,鱼焱则坐进副驾驶里。

鱼焱刚坐进去,便听见后座有个陌生的声音道:“你们好!”鱼焱诧异地扭过头去,便对上了一双精明强悍的眼睛,他像是看不见鱼焱眼中的惊讶,但是极为妥帖地自我介绍道:“我是杜仲谋。”

鱼焱看着杜仲谋的脸,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个得体的笑容,心中却是暗笑不已,心道照片果然就是“照骗”。

如果说杜仲谋年轻的时候是枚小鲜肉,那他现在就是个油腻的老腊肉无疑了。从他的眉眼之中,依稀能分辨出当年的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但是短暂的四五年过去,他就发福了。鱼焱瞥了一眼杜仲谋那肉肉的脸,和熨帖的衬衫下凸起的肚子,便觉得岁月当真是一把猪饲料。

同时,鱼焱耳尖地发现杜仲谋的声音和电话里不一样,电话里的杜仲谋膛音很重,有种很性感的磁性,但是此刻说话的杜仲谋没有了那种冷淡的磁性不说,话说的语调也是慢吞吞也温和的。

“杜先生,你好。”鱼焱道。

“很不好意思,因为家中的事情劳烦三位。”杜仲谋的声音有些沙哑,他说完,侧过脸掩住口鼻轻咳了两声。鱼焱注意到“三人”这个词,她不动声色地望向林奈,后者递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还请杜先生节哀。”林奈声音低沉。

鱼焱心理很乱。刚才给她打电话的是谁?杜仲谋说“劳烦三位”,他到底是冲着苏瑰的事情来的,还是冲着王储连他们都隐瞒的事情来的?

鱼焱心中烦闷,自觉应该谨言慎行,便收敛情绪,兀自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和前面的车。

鱼焱以前给人做保镖的时候,遇到过这样的客户。他们使用同一车型,车牌号相近的安全系数极强的车,配备多名司机和保镖。上了高速以后,每隔一段时间,车辆就会不动声色的调换顺序,这样可以降低安全威胁的可能性,因为在多次调换后,对手可能都不知道核心人物坐在哪辆车里。

但是通常情况下,要被保护的核心人物,通常坐在中间的那辆车里——那个和她打招呼的人到底是谁?他的分量难道比杜仲谋更重吗?

鱼焱坐立难安,就在这时候,只听杜仲谋叹了口气,道:“我和卢晓是协议婚姻,孩子不是我的,是苏军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