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我最讨厌女人哭

顾溪墨看着唐宋的表情,眼神一凝,然后迅速的将头偏到一边。

他不能接受唐宋的好意,他不能心软,他在内心暗暗警告自己。

顾溪墨脸上流露出厌恶的模样:“我最讨厌女人哭。”他听见自己这样说。

唐宋听见这话,一愣,她感觉心脏微微有些刺痛。

可是,没关系,那可是她喜欢的人啊,没事的,她在心里暗暗的摇了摇头。

“我没有哭。”她眨了眨眼,将眼泪憋了回去。

“你还不去休息!”顾溪墨僵硬的说道。

看着那样故作坚强的女人,他终究狠不下心来去做更过分事情。

这个女人的脸上,应该一直开心快活,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对着落地窗发呆。

所以,他必须让唐宋死心。

自从他受伤以后他就明显的感觉到了唐宋对他的心意。她的爱太过热情,如果再放任唐宋这样下去,他怕他会忍不住……动摇。

他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他不仅不能回应唐宋,他还要打消她的念头。

因为唐宋怀孕还不满三个月,之前又受过惊吓,孩子一直都不太稳定。所以顾溪墨暂时还不能用太过激烈的方式对待唐宋,他暂时只能回避唐宋的热情。

受伤的事情又不能让别人知道,所以这段时间里他不得不一直待在海边别墅。

而唐宋的心思却十分简单,顾溪墨躲她,那她偏要勇往直前,这让顾溪墨防不胜防。

好在,顾溪墨的手养了一个月之后,终于好的差不多了。

就在他准备恢复工作,远离唐宋的前一天晚上,别墅里迎来了不速之客。

“少爷,顾绍国来了。”是夜,林东敲响了顾溪墨的房门。

……

“舅舅,真是很久不见了,我记得您不是在国外休息嘛。”顾溪墨穿着黑色的真丝睡衣,神色十分慵懒的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他缓缓说道。

嘴里刻意的把“休息”二字加重了几分。

这个老家伙,自从和他争权失败以后,便被老头子留在了国外,现在出现在这里,恐怕是来者不善,他的心下微沉。

不过,脸上却没显露出什么,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正大摇大摆的坐在真皮沙发上男人,面上不屑。

“呵呵,听说顾少让一个小小的绑匪伤着,连公司也不去了,所以我不得赶紧回来探望一番嘛。”

顾绍国自然是注意到了了顾溪墨刻意加重的话,他的眼里闪过一丝阴狠,不过很快又重新挂上了假笑。

“真是有劳舅舅费心了,不过一点小伤而已,我明天就要回公司了。”顾溪墨淡淡的勾了勾嘴角,眸子里满是冷意。

他坐到了顾绍国的对面,将受伤的手臂伸出来故意朝前面晃了晃。

顾绍国霎时明白了顾溪墨的意思。

这小兔崽子是在告诉他,要想要夺权他来晚了。

这次他知道这小兔崽子受伤了,他可是立马就从国外赶了回来,连时差也没倒就直接上门了。

他本来想趁着顾溪墨狼狈的样子,好生嘲笑一番,却没想到自己接到的情报竟然这么晚。

他是被这小子耍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