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把她送给帝皇?

女人走得极为潇洒,祁斯允不知为何心里竟然有种莫名的怒意,这似乎不是他想到的结果,这个女人……不是应该卑微地低头,或者求得他的帮助和原谅吗?

女人的背影,似乎渐渐和记忆中的她重合,又渐渐分开。

这时候,边上突然传来小朋友的声音,“啊呀,我还没谢谢姐姐给我弹曲子呢,妈妈,这个大哥哥是不是惹姐姐生气了?”

孩子妈妈有些尴尬地看了他一眼,把小朋友哄着带走,“大人们的事情,小孩子少管,我们先走。”

说着这对母子也走了,祁斯允微顿,人的眼睛不会骗人,如果以前是他没注意,那刚才那个女人的目光里,除了淡漠别无其他,即便是演戏,应该也达不到这个程度才对。

难道刚才他真的是误会她了?

他眸光动了动,如果是这样,他是不是应该解除她的雪藏令,如果思妍醒来后知道他做过这样的事情,估计会对他很失望罢。

刚拿出手机,屏幕划开就出现一个短信。

点开短信,他目光微微变深,握着手机的手掌微不可见地收紧几分。

安思妍回到家里,在网上找出《青城》翻看了一遍,之所以会看,是因为这部戏的导演在半个月前,也就是她重生的前几天就来联系过她,属意让她来做女主。

《青城》这部著作讲述的是在民国时代的一段军匪爱恋,女主角代玉是一个女贼,后来在男主逮捕她时,两人逐渐产生情谊,最后一起为革命奋斗。不过她在里面最喜欢的角色并不是女主,而是那个男主的青梅竹马夜芳华。

这次她想要的角色是夜芳华,她只要和夜夫人说一声,自然能见到那个导演,剩下的事情她自己也能解决。

也算夜夫人还她的人情。

正这么想着,安思妍刚拿出手机想约见夜夫人,屏幕上就出现一个电话号码。

是许霞。

“有什么事?”他们不是已经把她雪藏了,怎么才过两天就主动给他们打电话。

“景妍啊,晚点你先来公司一趟,我有话和你说。”

安思妍微微皱起眉,听她的语气,似乎很开心,可是……总觉得哪里有些怪。

抵达公司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八点,安思妍一路走到办公室,对于边上人的闲言碎语早就免疫,索性全当没有听到。

办公室的门没有完全关上,从里面还能听到经纪人和其他人的闲言碎语。

“许霞,你说的是真的吗?这怎么可能?帝皇怎么会接受一个即将被公司雪藏的人?”另外一个经纪人陈宇不可思议道。

“上面的事情我也不知道,景妍这丫头也算走了大运。”许霞道。

“其实我原本就觉得她挺有前途,最近也和以前很不一样,如果不是前些天公司上面下来雪藏她的指示,估计她凭借这次比赛就能攒很多人气,这么说来一千万也值得。”陈宇摸着下巴思索着。

用一千万买下一个有灵气,唯独缺些人气和技能的女星,价格确实是偏高,而且上面的条件也让人无法拒绝。

许霞也是这么想,更何况帝皇愿意签她就说明愿意捧她,在那里景妍也许会有好的发展。

如今总裁也下达了指示答应,这件事,也算铁板钉钉。

两个人正在继续聊着,门突然被人从外面大肆推开。

里面的人被惊吓了一番,女人站在门口,目光淡漠,却带着一种无法被忽视的冷意和威严。

许霞和陈宇同时被吓了一跳,再细看慢慢走进来的女孩,那种来自心里的寒意才少了些,许霞不知为何松了口气,缓缓说道,“景妍来了啊,你怎么不敲门就走进来?”

她看到面前女人的面色,突然想到他们两人刚才谈论的内容都和她有关,轻咳一声,“刚才的那些话,你都听到了?”

安思妍面上没有任何表情,望了眼放在桌面上的文件,声音沉静道,“星耀打算把我转给帝皇吗?”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女人的目光如同寒冰。

在这具身体里重生后,许多事情看似在她掌握之中,结果却往往相反,而此时的情况,也在她自己的意料之外。

没想到,她也有被星耀嫌弃的一天。

许霞被她看得心里有些虚,咳嗽几声把桌子上的转让文件挡住,她总觉得,眼前这个艺人在用自己的威严压制她,可这种东西怎么会存在一个三流小明星上?

在心里摇了摇头,许霞抿唇认真说道,“这也是为你好,由你缩减,现在你在星耀的前景并不好,在这么耽搁下去,也不会有什么成效,还不如早些离开。”

“是吗?”安思妍走上前,不顾她的阻拦打开文件,上面也签署了对方公司的名字还有本公司的名字,也对,这具身体的主人确实和星耀签约,还是长约,公司自然也有能耐把她转让。

两方的条件都已经写好,而星耀付出的只是一个她而已,如果她是星耀的总裁,估计也会选择卖掉一个不知名的小艺人还获得这些优待。

安思妍垂下眼眸,不错,确实不错,她唇角轻轻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祁斯允呢?”

陈宇听着直皱眉,忍不住呵斥道,“景妍,你应该称呼他祁总,而且祁总不会有时间见你这种小人物的。”

“也是。”安思妍声音轻淡地吐出这两个字,把手里的文件扔回桌子上,“那你晚点告诉他,日后我一定会让他后悔这个决定。”

她目光冷凝地扫了两人一眼,看得许霞下意识心头一跳,忍不住往后面缩了些,女人冷笑一声,仰起头转身离开,发丝飞扬,背影潇洒恣意。

“还有,我已经不是这里的人,我也不可能再叫他祁总。”

留下这句话,陈宇呆愣地看她的背影,知道女人离开,他才回过神,这个女人,还真是大胆至极。

当这句话传到祁斯允耳里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他坐在办公室前静静听着助理的转达,听到女人说的最后一句话,眉头微微皱起。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