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女神,出意外

祁斯允靠着椅子,缓缓地闭上眼,脑海里再次印入那一副画面,若不是他去的太晚,思妍也不会出现意外。

那晚的记忆依旧清晰,别墅阳台上的栏杆,还有女人满脸的血污,染红的白色连衣裙。

他猛地睁开眼,心里某个角落再次疼起来,祁斯允最后还是站起身,拿上自己的西服离开办公室。

安思妍坐上车座,把自己的包沉重地扔到一旁副驾驶上,红唇抿成一条直线,她深吸几口气,缓缓平复自己的心情。

掏出手机,上面有关于她的传闻果真全部被删除了,这次公司做得确实太绝。

而且,她还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希望不是她想到的那个人。

祁斯允。

靠在靠垫上闭眼,又睁开眼,一脚踩下油门,红色的宝马缓缓移动,车盘上的码数逐渐飙升。

以前她很不喜欢这辆车艳丽的颜色,其实之前的景妍也不喜欢,却还是买了红色。

只因为,那个傻女孩执着的认为,一切都用最大的努力,最亮丽的颜色,就能夺得所有人的注意力,尤其是渣男李瑞的注意力。

殊不知,有时候这么做,只会适得其反。

安思妍打开略微嘈杂的音乐,快歌一首一首播放着,身体所有器官犹如新生一般。

这是她难得的自我放纵,人生谁都有不如意,而且现在她也没有以前的包袱,可以活得更加肆意。

不过事实证明,有时候肆意过头,总是要付出代价。

一个转弯口,到底还是有一辆车不要命地想超车,还差点把她别到边角,最后还是不小心撞到了路灯,身体也跟着猛地一颤,遭受剧烈的撞击。

在昏迷前的那一刻,她忍着痛掏出手机,打出去一个电话。

“夜少,算我再欠你一个人情,我在XXX路前段出了车祸,帮我处理。”说完这句话,手机已经“啪啦”掉到地上,那边显示着通话继续,她却没有能力够到手机。

安思妍再次苦笑自己流年不利。

这个感觉,还真像当初她掉下别墅阳台的时候,没有人帮助,只能静静等着生命流逝。

脑海里的意识逐渐被夺走,她也终于昏过去。

此时,一辆车徐徐行驶到她的车边上,坐在车上的人微微皱眉,犹豫之下还是缓缓停下车。

刚掏出手机,一个电话紧接着打来。

“祁先生,安小姐的心电图正逐渐恢复正常,好像快要醒了。”医生欢喜的声音从另外一边传来,还伴随着很淡的心电图变化的声音。

“真的?”祁斯允声音里伴随着喜悦和微颤,他心中的那个人就要醒了?

看了眼边上出了车祸的女人,祁斯允微微皱起眉,刚才他正打算去看思妍,谁知道谁知道这个女人也开这条路,还一路超速过来。

可这条路上的人虽然不多,却还是很危险。

转念又想,这又不管他的事,而且现在,她只是自食其果而已。

四周似乎开始有人围起来,祁斯允想了想,打出了120的电话,才匆匆离开去医院。

安思妍醒来的时候,入目一片白色,耳边传来心电图的声音,微微偏头看到边上的点滴。

一切都在告诉她,自己并没有死。

安思妍伸出另外一只手摸上额头,上面已经缠了纱布,刚才撞击的地方也有轻微的疼痛,这下她肯定自己已经被救了。

头依旧有些昏沉,迷迷糊糊间她想着再睡一觉,这时候门被推开,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夹杂陌生的脚步,她下意识闭上眼,装作睡觉继续闭眼。

“夜先生放心,只是轻微脑震荡,头部也只是擦伤,在医院里再休养两天就行。”医生道。

“嗯。”男人眸色飘到床上的女人,医生尽责地又说了几个注意点才离开。

空气沉默了几秒,小黑捂着嘴咳嗽一声,很识相地推开门离开,“少爷,我去给景妍小姐买点粥。”

这下,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安思妍也懒得睁开眼,索性一装到底。

即便如此,她还是能感受到男人强烈的存在,他的目光紧紧逼视落在自己的身上。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鼻尖附近尽是他的气息,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

她微微眯起眼睁开,突然对上一双漆黑而深邃的眼眸,安思妍一愣,还是第一次发现夜擎之的眼睛这么好看。

似是受了某种蛊惑一般,她竟然没有发现两个人此时的距离,只要他再低下一点头,就能碰到她的唇瓣。

夜擎之也在看着她,女人骨碌碌的目光,苍白又泛着一层薄红的脸颊,怎么看怎么诱人,他目光微微一黯,又迅速恢复过来,薄唇在她的嘴上咬了一口。

“妍妍,你就这么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吗?”

感受到唇间传来的疼痛,安思妍猛地回过神,他竟然敢在这个时候又占他便宜。

这下她终于反应过来两个人的距离有多近,努力往后靠了些,一只手推了推他,“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

“呵,与我无关?”女人这点力道在他面前几乎等同于瘙痒,夜擎之顺势握住她的手,目光沉沉地看着她,“那今天下午,你为什么会在最后打电话给我?”

安思妍微微撇开脸,声音努力保持理智和冷淡说道,“我现在只能找你。”

如果,打电话给她的经纪人,估计只会适得其反,隔天就报道大量她的负面新闻。

虽然夜擎之很难缠,但是她还是很相信男人办事的效率。

夜擎之看着身下一脸倔强的女人,如果其他人遇到这种状况,恐怕早就心慌地晕过去,谁有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忍着给别人打电话。

她缓缓垂下眼,平和道,“这次确实是我太过冲动,以后不会这样。”

她的回答平静地出乎意料,又在情理之中。

“你知不知道,有多么危险?”他淡淡地叙述道,“速度80码,一辆普通的车也敢超速,你的胆子当真很大。”

如果不是他及时赶过来,她不仅会丢了小命,估计明天就会传出关于一位明星不要命打算车祸自杀的新闻。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