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需要我帮忙吗?

“何必呢?景妍,我知道你很想红,可事已至此……”许霞正想再安慰一下她,毕竟这些天她的表现都很出乎意料,只差一步就能红。

可是在娱乐圈里,只差一步却坠落深渊的人还少吗?

安思妍眼底没有任何恼怒,声音平淡地似乎这件事与她来说毫无烦恼伤害,“我只想知道,我还有参赛资格吗?”

许霞微顿,捏了捏疼痛的太阳穴,“算了,明天你记得赶过来。”

毕竟,安思妍比赛的时候并没有作假,她还能说些什么?

不过,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淡定的艺人。换做其他人,估计已经急得手足无措,这一点倒是让人很欣赏。

哎,真可惜,就算让人欣赏又如何?谁让她的运气不够好。

安思妍走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坐在沙发上悠闲看电视的男人,一旁还放着那堆在超市里买回来的零食。

她微挑眉,想到刚才他说冰箱坏了,直接把所有的蔬菜肉类都放进她的冰箱里,现在又把零食放在这里。

所以说……这是打算天天来她这里蹭饭吗?

安思妍抿了抿唇,走过去靠着沙发坐下,咳嗽一声,似是随意说道,”夜少,时间不早了,你是不是应该……”回去了。

“需要我帮忙吗?”夜擎之突然问。

安思妍微顿。

瞟了眼他放在沙发上的手机,他应该已经知道假唱那件事。

摇了摇头,她道,“不需要。”

她已经欠了夜家一个人情,绝对不能再欠,尤其是欠这个人的。

“我现在也算你的交往对象,真的不考虑下吗?”夜擎之关掉电视,房间里瞬间安静许多,他的声音也尤其清晰。

“不必。”安思妍没有丝毫犹豫地拒绝。

夜擎之轻笑一声,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竟然会问她如此愚蠢的问题,她比他想象中的厉害、坚定。

他站起身,手里拿着一支巧克力,直接扔到她怀里,“我相信你。”

说完,他拉开门离开。

他说的相信,应该就是信她没有假唱。

呵,这句话倒是很对她胃口。

安思妍看着手里的巧克力,貌似还是她挺喜欢的口味,只是这些年她都没有再碰过。

他是特地给她留的零食,担心她伤心吗?据说甜食确实有这个功能。

安思妍想,下次就再补偿夜少一点零食,就当做是还他人情好了。

翌日。

安思妍早就有心理准备,出现在比赛后台的时候,果不其然接收到很多人的不屑和嘲讽,还有背后的流言。

在艺人间,这种事情也很常见,毕竟他们也是八卦成员中的一份子。

“景妍,你……哎,快点去上妆吧。”许霞叹了口气,挥了挥手,反正这也许这是她最后一次上台,就当最后照顾一下这个艺人。

安思妍也没说什么,绕过她走进更衣室。

站在许霞身边已经换好装的薛灵儿看了几眼,还是忍不住问道,“许霞姐,为什么没有取消她的比赛资格啊,网上都议论成了那样……”

“你懂什么,网上是网上的事,比赛的时候她确实没有作弊,当然有比赛资格。别忘记了,上次比赛的时候,你的失误可比她多,这次记得注意。”许霞道。

其实对于薛灵儿,她本来就挺喜欢的,有天赋、肯努力、形象也很不错,就是人有些浮躁,需要好好磨磨,不然以后一定会害了她自己。

薛灵儿憋着气应了一声,垂下乖顺的眼帘,眼底一片阴翳。

如果不是景妍,她怎么可能失误,都是那个贱人的错。

今天,就让她永不翻身!

到了化妆的时候,安思妍睁开眼,看到穿着牛仔装的男人走过来,轻叹一声,又闭上眼。

罗远直截了当道,“景妍,MV的女主角还是你,我罗远既然开口绝不中途改口。”

“多谢罗远师兄。”安思妍有些诧异,没想到这种时候,罗远竟然没有急着和她撇清关系。

“艺人难免都会有些流言蜚语,不要在意。我相信你一定能熬过去。”罗远拍了拍她的肩膀。

他在娱乐圈混的这么久,心里明镜,不管从哪个方面,这个女孩都是为娱乐圈而生。

以罗远的性子来看,他是真的把自己当成有潜力的后辈,安思妍眼底掠过一丝笑意,接受他的好意,“多谢。”

比赛,也要开始了。

随着主持人简单的开场白,第二轮比赛开始,大家站在台上抽签。

这一轮比赛投资商为了吸引人,特地还安排是以抽签的方式决定出场次序,列出即将表演的歌曲。

安思妍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站在中间的都是比较有人气的明星,连薛灵儿也站的比较中央,这里拍的位置也是很讲究的。

看来,这次假唱的绯闻给她造成了很大影响,安思妍百无聊赖地想着。

签不知不觉已经抽到她这里,她打开发给自己的纸条,猛的一愣。

当主持人看到她的签时,表情也是一变,温润标准的声音却已经发出,“恭喜景妍,获得第一个演唱的资格,演唱……安思妍女神的《玉醉》。”

全场唏嘘。

安思妍的《玉醉》并不是她专辑里最好的,却被人称为是最有感染力的歌,原本是安排给一个站在比较中央的小花旦来演唱热闹气氛。

主持人也很惊讶,可是此时也不能随便更改。

那个小花旦脸色也不太好,他忍不住多问了一句,“这首对于你来说是不是有些难度呢,需不需要谁和你换一下。”

这句话就像海风一般,激起无数波浪,下面也纷纷议论起来。

“是啊,景妍不然我和你换吧。”

安思妍不悦的皱起眉,看来主持人是想牺牲她的面子挽回一切,边上许多人也说和她换歌,所有人都装作关心她的样子,眼底都带着不屑。

主持人正想指那个小花旦,然后顺理成章换掉。

突然,他看到台下的导演不停摇手,代表阻止的意思。

难道导演希望让景妍演唱《玉醉》吗?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