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影后,重生了

安思妍唇角牵起一抹嘲弄,命运还真是爱造化弄人。

没想到她竟以这种方式获取新生,重生到她人身上。

镜子里的女孩面容与自己有几分相似,只是有些青涩稚嫩,看上去倒是和十八岁的她很像,但没有这么虚弱苍白。

安思妍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她不是个常动怒气的人,正相反很少发怒,在人前总是保持微笑,不管他们做什么,都是一副淡然的样子。

昨晚对这个女孩下手的人,这回算是真的惹到她了!

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叫景妍,今年十八岁,是新出道十八线的小明星。家世倒不错,是A市有些名望的景家,可惜不太受宠爱。

而昨晚对她下药的人,正是她所谓的未婚夫,严格点来说还不算未婚夫。

因为,两个人的婚约只是简单的口头婚约,定下婚约的一方,是她的爷爷,而他老人家在不久前去世。

想必李瑞深知老爷子走了,景妍在景家毫无地位,对他事业上一点用处也没有,才想到这种令人不齿的方法对付这个刚刚成年的小女孩,彻底摆脱她,甚至不惜毁掉她。

真是个傻女孩,就这么踏进他的陷阱!

整理好属于景妍的记忆,安思妍顺便在浴室里洗澡。

昨晚的衣服几乎被男人扯烂,还好对方有点良心,留下一套衣服。

不错,是她喜欢的某个牌子。

安思妍走出酒吧,与此同时某间豪华包间的门被打开,男人看到床上一片凌乱,还有滩刺目的血迹,勾起唇角。

女人,我们会再见的。

根据景妍的记忆,安思妍顺利的回到自己的小公寓。

刚进门打了个喷嚏,抚摸着微微发烫的额头,估摸着应该是发了低烧。

客厅地上杂乱无章,到处充斥着粉色的气息,还有许多娃娃随处可见。安思妍微微皱眉,她的世界里,从来没有这些,既然她现在是这具身体的主人,那之后的一切,自然按照她的习惯来。现在身体不佳,以后她再把这些东西收拾掉。

从小柜子里翻到药箱随便吃了点药。

闭上眼刚沾上床,就接到一通景家打过来的电话。

“景妍,快点给我滚回家!”景父在电话那头咆哮道。

安思妍不耐地把手机拿得离自己远些,等对方说完才回,“晚上再说。”

说完这句话,她直接挂断电话,顺便把手机关机,一点也不担心景父那边会发生什么事情。药效上来,她需要休息。

一闭眼,再睁开,外面的夕阳正要落下。

安思妍将电话开机,上面有三通景父打来的电话,还有十几通是“未来亲亲老公”,也就是李瑞打过来的,同时还有不计其数的短信。

她微微皱起眉,真的不太理解少女这种心理,顺手把备注改成李瑞。

景父找她情有可原,可在昨晚做了那种事情后,这李瑞竟然还敢来找她!

真是有意思。

女人垂眸扫了眼李瑞发过来的短信,眼底嘲讽的意味更深。

那些人还真敢把她的“luo照”发给李瑞,怪不得早上景父的态度这么火爆。

半个小时后,安思妍驱着景妍的普通大众车到达景家别墅。

下车后无意识戴上墨镜,在门边玩小树苗的景钱宇看到这一幕,不屑地撇了撇嘴,“不就是个破明星,装得跟多有钱似的。”

景钱宇是景妍后母的小儿子,年纪才十岁,满嘴都是毒辣的话,以前可没有少为难景妍。估计就是从这种家庭出来的原因,才养出女孩懦弱的性子。

女人转念一想,景钱宇在这里玩耍,就说明里面有他不能听到的话。安思妍走上前,距离男孩两米远的位置,低下头摘下墨镜淡淡的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这副墨镜,不值钱,只是刚好遮阳而已。”

说罢,她没有再理会男孩,朝着别墅大门走去。

景钱宇微微一愣,随即不屑地冷哼,“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有没有钱是你的事。”

更何况你还没钱。

景钱宇望着她的背影挠头,总觉得今天的蠢景妍和之前不太一样,她的背……好像挺得更直了。

安思妍站在别墅门口,两手握上冰冷的门把,没有丝毫犹豫地拉大门走进去。

景家的环境对于她来说还是有些陌生,环视半圈还没来得及看起齐人,一名穿着打扮艳丽的妇人已经走到她身前,看似亲热地拉过安思妍的手臂,“妍儿,你怎么才来,是不是怕我们知道那件事?你也真是,和大家道歉,好好认错不就好了。这拖到晚上,看把你爸气成什么样子。”

安思妍面色淡然,躲过景母伸过来的手,对方有些尴尬,只好将停留在半空的手收回来。

安思妍清了下嗓子,目光清冷地扫过几人,“王阿姨,我倒是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景母一僵,景妍已经多年没喊过自己这个称呼,不因为别的,而是她没胆量反抗自己,而现在的景妍却给人盛气凌人的感觉。

总觉得有些东西,已经开始变了!

一时间气氛凝固,有人恼怒地从沙发上站起,打破了这份僵滞,他的年纪不过五十,眉宇间已有苍老、威严,这人就是景妍的生父,也是对她最严厉的人。

“你自己做错什么,还要等别人来说吗?我景耀华怎么会有你这么丢脸的女儿!”景父一掌重重拍在桌上,沉重地深吸口气,气息不稳,景母赶紧走上前,扶着他拍了拍背顺气。

还顺便摆起贤妻良母的架子说道,“妍儿,你不知道你爸心脏不好吗?还要和你爸顶撞。”

此话一出,坐在沙发上的李夫人面色也变得不太好看,不尊重长辈的人,很容易遭人反感。

安思妍简直要被气笑了,这样就算是不尊重长辈?

“我只想知道,自己到底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她像局外人一般看着在座的人,没有一丝畏惧,哪怕是昨晚对她下药的李瑞,眼底也没有流露出憎恨和愤怒。

李瑞看到她盛气凌人的模样,感觉对方好像整个人都变了,没有以前的畏畏缩缩,笑容中流出不曾有过的淡雅,心里突然有些后悔做那件事。

不过,再好,现在她也只是一只破鞋,根本配不上自己,顶多只能拿过来玩玩儿。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