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现在,你是我的

黑衣人正要去扶安思妍,但被男人抬手拦住,黑衣人不解地看向自家少爷,余光注意到不远处急匆匆朝他们跑过来的人,突然明白了什么。

“是,是夜少……”几个保镖从远跑过来,一排人停在男人一米远的地方,显然有些畏惧他,但目光依旧死死地盯在女人身上。

其中一名保镖指了指攀在墙上,神志不清,几乎在上面留下印记的女人,微微弯腰,带着几分讨好的语气,紧张的吞下口水,“夜少,她是我们的人。”

“哦,是吗?”夜擎之似笑非笑地看向他们,目光随意地扫过女人,几人不明白夜少到底是什么意思。

安思妍即便神志不清,也明白眼前的状况。

这个男人就是在戏弄她,让她在自己和这群肮脏龌龊的人里做出选择!

指尖的力道又深了几分,几曾何时她安思妍竟会堕落到这种地步?

而此刻,她似乎并没有其他的选择,以目前的情势来看,不管是哪方她都斗不过。

“算了,本少不要也罢。”夜擎之突然叹了口气,摆了摆手转身朝楼上走去。

几个保镖纷纷暗喜,只要夜少不保这个女人,他们就可以带走随心所欲。立即朝安思妍围过来,目光毫不遮掩龌龊之心,差点让她作呕。

安思妍几乎能想到,自己落到这群人手里会是什么悲惨下场。

“等等,”她闭上眼睛,遮掩住眼底的恼怒,“我选你!”

这句话,无疑是将自己卖给这个男人。

夜擎之很自然的收回脚步,转身唇角泛起势在必得的笑意,看着那似乎认命的女人,他夜少想要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目光触及那群人瞬间变冷,“你们几个,滚吧。”

“可是,夜少你刚才不是说……”保镖面色惊变,忍不住拿他刚才说的话出来。

夜擎之边上的黑衣人站出来轻咳一声,“少爷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几个再不走,别怪少爷对你们不客气。”

几人瞬间大气也不敢出,面色甚是难堪。夜擎之这个名字,几乎响彻整个a市,甚至有传闻说,宁可惹阎罗王,绝不能碰夜擎之。

因为阎罗王只会夺走人的生命,让他死后痛苦。而惹到夜擎之,他绝对会让你枉为人生。

保镖就算再不想走,也只能咬牙离开。等几人走远,夜擎之单手插入口袋悠闲地走到女人面前,挑起她的头发嗅了一口,盯着面前的尤.物目光犹如看猎物一般。

“现在,你是我的。”

女人的眼神迷离充满诱惑,粉嫩的唇瓣几乎被她咬得滴出血,夜擎之轻而易举将她地带进怀里靠于胸前。

动作暧昧至极,可安思妍的话依旧冰冷,“阔少就这么喜欢强迫一个弱女子吗?”

夜擎之微微眯起眸子,也不恼怒,大掌握住女人滚烫的小爪子,“一会儿我会让你知道,到底有没有人强迫你。”

说完夜擎之伸手,直接将女人拦腰抱起,朝自己楼上的包房走去。

身后的黑衣人们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都瞪大双眼,满脸不可思议,“我们还要跟上去吗?”

少爷什么时候会碰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来历不明。

其中为首的黑衣人方强摇头,“算了,少爷的事不是我们该管的。走!喝酒去。”

关上门,女人毫不怜惜地被夜擎之扔在床上,玫瑰花瓣散落一地,男人的目光在她身上定格,眼眸愈发幽深,随即走进浴室。

热,好热!

该死,这到底是什么药?为什么时间拖得越久,药性就越强!

安思妍意识到,今晚她确实需要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只能是浴室里的那个。

那就他吧!反正他需要女人发泄,而她则需要一个男人解药,正好谁也不欠谁。

等夜擎之出来时,她已经蜷缩成一团,脸上红得滴血,但身上却丝毫没有凌乱。

指尖却深深刺入掌心,鲜血微微渗出,哪怕是昏迷状态也要保持最完美的样子,不会暴露最淫.乱的一面。

她美得令人窒息。

夜擎之眼中难得掠过一丝赞赏,挑起女人的下巴,力道极大,“睁眼。”

完全是命令的口气。

女人紧皱着眉,努力睁开双眸,眼前似是铺了层雾气,“你出来了?”

“等太久了吗?”夜擎之手指抚上女人的唇瓣轻轻摩擦,而女人只感觉一股清凉在靠近,小腹的温度又高了几分,甚至有种羞意在蔓延。

想通之后安思妍也不是扭捏的人,小手握住他抚摸自己的手指,细软的舌尖在上面轻轻滑了一圈。

男人眼眸又深了几分,下身反应更加强烈,他靠近她几分,手掌毫不客气地在女人身上乱摸,“想勾引我,就凭你现在这个模样?”

“事实证明,我成功了大半,要我。”女人微微喘息一声,身体在他下方不安分地扭动着,药性越来越强了。

男人唇角微勾,“呵,刚不是说我强迫你吗?”

“现在换我强迫你!”女人保持最后的冷静说出这句话,仰头吻住他的唇。

羞涩的吻伴随着甜蜜和血腥味,男人眉梢一挑,居然没有半分厌恶的感觉。

女人青涩如柠檬,他反扣住她的后脑勺,反客为主,深深地吻住,舌尖毫不客气地闯入她口中,夺取每一丝芳华,手上的动作也毫不客气。

空气里的暧昧因子越来越多,伴随着两人愈发沉重的呼吸……她需要他,而他也需要她。

一夜疯狂。

…………

厚实的窗帘遮不住缝隙透进来的阳光,偌大的床上,一缕阳光刚好洒在女人微瞌的眼上,隐约能看清隐藏在被子下青青紫紫的痕迹。

女人醒来的时候,房间已经只剩下她一人。

唇角勾勒出一丝嘲讽。

男人,确实应该如此,吃完就卷铺盖滚人。

她抚着自己的额头,和昨晚比好不了多少。浑身酸疼地不像话,头脑依旧昏沉,脑海里涌起许多莫名的记忆,当然也包括昨晚的疯狂,同时还有许多不属于她的记忆!

女人瞬间清醒起来,猛地睁开双眼,赤身下床,捂着愈发疼痛的头,朝浴室跑去。

全身镜照出少女姣好的身材,面容清纯可人,但脸色微微苍白,眉宇间透露着一股与生俱来的冷漠。

额头清晰的撞击痕迹,使安思妍下意识的摸了上去,紧接着镜子里面的人也摸了上去。

疼!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