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缘起爱漫漫

自从孩子会走会跑会说话之后,璃沫被吵到间歇性耳鸣的神经就松懈下来,没想到有朝一日还会记起恐怖的回忆。

头都大了。

犴杰之前虽然也是她在照顾,但好歹有个墨羽,别看墨羽谁都不搭理,对孩子的耐心好到了极点,比起璃沫这个耐心不好到极点动不动就掀翻孩子的娘来说,墨羽在很大程度互补了这一段日子。

男孩皮实,多打几下没关系,但茜茜是个女孩儿,而且犴宁明确说过这是他们最后一个孩子,以后不生了。于情于理,对茜茜的情感上璃沫都要多一些,前提是她不闹腾。

小孩子也是厉害,明明是一种情感状态也能被她们换不同姿势哭出几个调来。

其实璃沫走了之后,哭的声音就小了许多,现在只剩哼哼唧唧的抽噎。

犴宁没说话,难为他这么近距离感受魔音穿耳,端着书一点没影响。

抽噎渐渐小了。

“爸爸……”

“哭够了?”

妮朵讷讷点头,转动小脑袋看了看后面,璃沫趴在梳妆台前一脸生无可恋。

“麻麻走了……”

“嗯”

妮朵小心翼翼地看犴宁“是不是茜茜吵到你们了……”

“没错”

“茜茜错了,爸爸和妈妈不要为了茜茜吵架好不好?”

“不用担心,不是为了你,但是”

妮朵脑袋上冒出个问号。

犴宁把书折了一个角,合上,一边下床一边拉下自己身上的衣服“如果你再哭,我就把送给别人,懂了?”

妮朵嘴巴扁成波浪,马上两只小手捂着嘴,点头。

犴宁转身,把衣服给璃沫披上,顺便把人给抱起来“沫沫,别烦了,带你出去转转”

“困了”

“抱着你睡?”

“嗯嗯”

就这样。

妮朵撒娇不成硬被灌了一嘴粮食。

汪。

第二天。

妖界的天空刚蒙蒙亮,所有妖王宫任职的高管已经在议事大殿端坐。

自六界大战结束后,万年之中,这把王位不断易主,坐了多少人双手已经不够数。

换了新王,大殿整体风格倒没变,不似之前那样每个上位者都要整修一番。其实说白了一个会议宫殿,修出花也变不了多大风格,无非是上任三把火烧给别人看的。

第二十一代妖王是破天荒的众心所向,虽年岁稚嫩,追到底是格斗场出身,称王之后也没停下脚步,早在前些年术咒师和空手格斗的地位便无人能及,远超第二,为了保持欧德亚瑟排行榜平衡,已经不被计入天罚大典排位。

如此天赋能力加身,有人效忠,有人忌惮,也为了防止重蹈前一个帝尊暴虐的覆辙,明着是说压制新王决策,同时开创了帝后可以参与听政的规矩。

一经颁布,反对声音此起彼伏。可说到最后,这位帝后的身份决胜了一切,掌握着妖王宫历代妖王的邪灵卫供给权,即便有人不满,也不敢轻易开口反驳,反而神奇般地加固了新王地位。

此事一出,新帝新后以往的故事渐渐被扒出,战场不离不弃这一桩成为伉俪美谈,在年轻的情侣中间尤为火热。

此时,七尺石台隔绝了下面的人员。

会议进行的很顺畅,新帝的脸庞俊朗邪魅,比之第九代妖王的传奇有过之无不及,一旁的帝后沉稳大气,看不出年岁上的躁冒,倒也让人挑不出毛病。

耸立殿中的十六根大柱,每一根都和十余年的大树一般粗,镂空石桥潺潺流水。糅合了戕鲛宫以往的特色,议事大殿按每个人的属性类别分作两边,七妖君有独立出来的一个桌子,靠近石台侧下方,参政但不能议政。

姚娜无聊的发霉四处乱看,突然眼前一亮,门口的萝莉激发了她消失已久的母性,萌的心都化了。

“哇~~~好漂亮啊!”

大殿上因她这一句话顿时寂静了,所有人的目光都去了门口。

诚然可爱的东西是招所有人瞩目的。

小萝莉迎着众人的目光一点也不怯场,宝石一样的蓝眼睛眨了眨,手不自觉地放在嘴边。

阎风摇摇头。

姚娜收回迈出去的脚,撅了撅嘴说“我只是看看嘛,那孩子好可爱的说…”

犴杰不动声色瞥一眼门口。

小萝莉立刻用萌萌哒小奶音喊道“哥哥~嫂嫂~”

众人惊。

夜菲儿双手自然端在身前,沉声道“刚说的方案,众位还有不同意见吗?”

帝后开口,众人纷纷回过神。

一个年迈的声音响起。

“这孩子来历不明,帝尊和帝后是否先解释一下再继续刚才的话题呢?”

“帝公主璃熙朵,继续”犴杰一句话总结。

路齐站起来,皱纹横生的面容一点看不出迟钝,还带着精芒“神女一脉为何要来妖界?明明之前毫无消息,突然冒出来个王族后人,不得不叫人多加猜忌,再说犴帝失踪已久,既然无恙为何不重整妖界?”

“因为我是他哥哥,我们家生孩子需要跟你商量一下吗,陆老那句犴帝,指的是我吧?”

两人对视良久。

“众位有意见可以直说,我是个开明的帝尊,只是别太过火。”犴杰换了个姿势,左手微微撑着下巴“上次有个人和我作对,我拍了他的脑袋,叫什么来着…什么泽…路老爷子认识吗?”

路齐微怔,撇开视线,衣袖下的拳头握了握“不认识”

犴杰笑的冷清“呵,到底年岁大了,孙子的姓名也能忘,亏我还记得他惹过我”

路齐坐下,再不说话。

犴杰嘴角上扬。

话题重新带动起来,夜菲儿冲门口招手。

妮朵听了半天也没听懂,甩了甩头,蹦蹦跳跳地跑上台阶。

“嫂嫂的发饰好漂亮啊~麻麻什么时候也能送我一个就好了”

“等茜茜嫁人或许就有了呢,是不是想哥哥了?”

“嗯,也想嫂嫂了,还有小侄子”

夜菲儿笑着说“翼儿还在帝法,等放课了叫他来陪你玩”

“好哒~”

妮朵在夜菲儿腿上老老实实坐着,嘴上答的甜,眼神却一直在台下游移。夜菲儿注意到了,不免也随着她的目光看,终于在最后一个角落停下来。

“撒撒……”妮朵不由地喃喃。

夜菲儿了然。

伊森·凯撒,亚欧区建设者,G-Cup馆主,他的职位比较特殊,既不是武将也不是文将,上战场没有他的事,在妖王宫只能算是个闲职,于界内发展还不能没有他。

忽地。

犴杰开口。

“凯撒,你说”

一瞬间的诧异,战源问题问到闲臣,实在奇怪。

凯撒很快调整了自己,说了几条让人找不出漏洞又平庸的建议。

犴杰转回眼神“菲儿觉得呢?”

夜菲儿心头微惊,桌子下的手用力捏着她。

她定了定,道“听听平众的声音也可,但驻防之事陛下不妨留意其他人的意见”

“依你之见,要听谁的?”

“战备人员…以及…陛下的意见都要参考”

“菲儿知道就好”捏着的手变成轻握。

夜菲儿松了口气,刚才太专注看向别人,竟然忘了还有一个神级醋坛子。

一边心惊胆战另一边粉红气泡不断。

妮朵捧着滚烫的小脸儿,盯着下面的角落完全陷入花痴情绪。

“撒撒说话的样子好帅哦~嘿嘿”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