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喂,还走不走?”江如储心情极差,一把夺过了他的手机,没好气道。

何锦年也不恼,只是略略知会川平一句,“手机被抢了,你自求多福吧。”

隔了千里远,赵传平再不满,也只能叫唤一句,“何锦年你不仗义。”

江如储大概是嫌烦,又把手机扔回给何锦年。

手机里赵川平还在叫唤,“哎呀,被打了,被打了。”

何锦年事不关己幸灾乐祸的喊一句,“不关我的事,去睡觉咯。”

这是他多年的习惯,乘坐飞机之后,总是喜欢到床上躺两个小时。坐车到酒店的这段时间里,也在他睡觉的概念里。

江如储继续当司机,以为何锦年跑过来是给他助力,结果人家只是来参加一个拍卖会。

江如储也被拉进去了,实在是没有什么头绪,也只能由着何锦年拉着出去,总好过一个人闷声在酒店。

他给了傅为博一直电话手表,方便这个小内奸与他联系,可傅为博办事不力,总共也就只给他来过一个电话。

其实在那天见面之后,拿到傅云再多的消息也只是徒劳,现在被死死拿捏的人是他,而他,再也拿不出什么好牌来翻盘了。

何锦年拉着他出去的时候,他基本上也就是处于听之任之的状态。

令他没想到的是,会在那里遇见傅景天,其实能遇见也是平常,可如果是傅景天为着死局带来一线生机,那这偶遇就十分精妙了。

傅景天拍下一条蓝宝石项链,何锦年也如愿拍到了自己心仪等待已久的拍品。

江如储坐在他身边,哪里能提起半分兴趣,他歪着脑袋,虽然目光落在在展台上,可神思早早不知道飞到何处去了。

他好像是背负着天底下最大的罪过,被全世界嫌弃着,抛弃了。

拍卖会结束之后,傅景天身边的人拦住了二人,将江如储请了过去。

也是在这家酒店,江如储在那个人的带领之下进了一间雅阁,傅景天站在窗边,背手而立。

就是在这里,江如储重新刷新了对傅云的认知,听到了很多关于傅云的事,那是他想了解却从未见识到的。

他所认识的那个以杨清为名的傅云,并不是真正的傅家的千金小姐。

作为傅家千金的傅云很乖,但也很闹。她在傅景天面前,很乖很乖。可实际上她很闹很闹,她活泼好玩,喜欢偷偷溜出去玩。

但在傅景天的保护之下,在金钱堆积起来的世界,她纯真如雪。

身边的人,对她也总是笑意盈盈,让她一路成长起来,都以为这个世界如童话般美好。

一直到她与那个男生未起的情愫被负傅景天一手斩断,她第一次和哥哥闹了别扭,甚至不惜离家出走。

那时候,傅云负气而出,身上什么也没带,傅景天找了她很久,他很生气,以为等她回来,他会关她禁闭。然而当她站在他面前时,他终究还是没舍得,他把她抱在怀里,说的是,“云儿,你吓到我了。”

傅云第一次为做错事向他道歉,生活照旧进行。可后来傅景天发现,每当周末的时候,傅云总是特别的累。他跟着她出去,亲眼看到她在外面有人一起发传单,卖花……

和她在一起的那个姑娘,就是杨清。

他并没有戳破。后来他生日的时候,傅云破天荒的没有给她送什么昂贵的手表、领带。

只是给他买了个刮胡刀,价格嘛,比起傅云过去送给他的,是差远了。

傅云笑盈盈的告诉他,这一次她要送给他一个不一样的,还警告他不许嫌弃。

傅景天却知道,她眉飞色舞的表情背后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汗水。

他看见她在烈日下穿着玩偶服发传单,看见她蹲在地上吃东西,她是他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他纵有千万般不忍不舍,但看她笑得那么轻松,他终究是没有打扰她。

他知道这礼物到底有多贵重,比以往任何东西都来的贵重,因为这是傅云第一次用自己挣来的钱为他买的第一份礼物。

此后,傅云几乎是有时间就会出门打工。后来傅云出走,傅景天也没有横加干涉。一直到傅云因为周原事主动联系他,那时傅云已经很久没回家,傅景天也很久很久没见过她了,她离家时给他写了纸条,上面写,哥,不用找我。

傅云第一次在离家时使用傅家的钱,是为了给杨清买墓地。

她晕倒在墓地的时候,傅景天也在,只是碍于江如储,他不便露面。

傅云与江如储相恋。他其实也知道,他房间的抽屉里现在都还保存着她与江如储在一起的照片。他知道自己的妹妹受了伤,需要一个地方来疗伤,他虽然是哥哥,想护她一生,可有时候,她并不总是能从他那里得到慰藉。所以,他尊重她的选择。

傅云后来还是回来了,带着杨清的孩子。

她并不隐瞒,直言不讳地告诉他傅为博是周原的孩子,那时傅云还没有收养傅为博,所以那时他跟着杨清姓杨,叫杨为博。

至于杨清,是傅云负气出走时认识的,那时她身无分文,在外面晃荡了一天。也饿了一天,天黑了,她不肯回家,一个人在黑漆漆的路上她又害怕,就去了24小时都营业的肯德基。

是杨清坐到了她面前,把一份套餐推到她面前,“吃点?”

她是一个看起来很安静的女子,声音也很温柔。

傅云抬眼看她,面前这个陌生人的脸上笑意微微,充满善意,就这是傅云跑出来以后,第一次感受到温暖,她轻轻说了声谢谢。

也就是在这个傅云觉得人间温柔的女孩子身上,她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上,有一些人的命运,可以如此不幸。

她被震撼了,这个让她觉得像姐姐一样的人,来自与她全然不同的阶层,生活之辛苦,遭遇之悲苦,远在傅云的世界之外。

她忽然很想去体验她的生活。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