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一杯冰沙

捧着手机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苏窈回他微信,陆祎墨皱着眉头一皱,点开了夏初晴的微信对话框:苏窈被马爷带去医院体检了,除非医生开证明,证明她没有精神病,否则会劝她退学。

夏初晴正和覃子沁吃饭呢,看到这条微信都炸了,“靠,我是说苏窈早上被马爷带走了,怎么到现在都没消息呢?被带去体检了。”

覃子沁也跟着皱了眉头,“都怪那些人传谣,谁愿意去做体检,跟人证明自己没病啊?反正我是不愿意。苏窈那么倔,肯定也不会去的。”

夏初晴放下筷子,“那也是,就算去了也是被逼的。发微信也不回,等放学吧,放学了我去找她。”

说完,夏初晴给陆祎墨发了条微信:干嘛?你管她的事情干嘛?

陆祎墨回了她一句:只是无意间听到人说了,就告诉你一声,让你知道知道。

夏初晴轻嗤一声,把手机放回口袋里,和覃子沁去洗碗。

晚上放学时,单小秋接到了高二广播室成员的微信,让她去一趟广播室,她开心得不行,心里想着,一定是自己昨天表现得特别好,所以提前让她去广播室里试音了。

单小秋去广播室的时候,正是高三年级学生晚餐的时间,广播室里面放着轻柔的音乐,而陆祎墨正伴着音乐,在读一篇散文。

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只要他一发出声音,大家就能知道是他在广播室值日。他值日的时候,连操场也会变得安静。

单小秋此时站在高三教学楼外的一颗大树下,她抬头望着走廊拐角处的那个小房间,再听着广播传出来的声音,勾了嘴唇。

苏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来了学校的,夏初晴个覃子沁正要去找她,只见她出现在教室门,一边喝着冰沙,一边对她们晃了晃另一只手里的两杯冰沙,笑起来的模样,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学校门口买的,无比熟悉的味道。”

夏初晴和覃子沁接过之后互相对视一眼,夏初晴便问,“你一整天都去哪儿了?连我的微信也不回。”

“哈哈,亲自来找你,难道不比微信回你来的更好?”苏窈走去他们中间,一只手挽住一个人,“走吧,你们陪我去个地方。”

“哎,你还没告诉我,你今天干嘛去了呢!”夏初晴被拖着下楼去。

苏窈没有理会她。

一路上夏初晴个覃子沁都问了很多次,她到底干嘛去了,问她到底怎么了,她都没有理会,甚至,她们都跟她开门见山,问她到底要不要做体检,问她到底打算怎么办,她都没有理会这个话题。

最后,她带着她们来了操场,她靠在双杠边上,一句话不说,喝着冰沙,仰头看着蓝蓝的天,耳朵里听着陆祎墨的声音。

哪怕就这样,也是一种享受。

“你们就先陪我一会儿吧,别吵,晚一点,我全都告诉你们。”苏窈看着逐渐落下的夕阳,喃喃道。

单小秋到达广播室门口,无比忐忑地敲了敲门。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