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苹果

邹礼明还不忘问了句,“你说,这都是真的吗?要真是这样的话,这一个看着挺机灵的女孩子……”

“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陆祎墨拿苹果站起来,指了指身边的设备,“赶紧的,音乐放起来。”

说完,他便去了外面走廊,看着外面的各班的集中情况,顺便打量打量手心里这个苹果。

就是个苹果,倒也没什么好看的,但就是想看看,看看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是不是搞了什么鬼,或者说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

他拿着苹果转了一圈,最后在苹果屁股上面看见一个很小巧的贴纸。靠近一点点仔细看去,才发现是三个设计好的串联在一起的英文字母:yao。也就是她名字的拼音,样子小巧而精致,设计感也很强,倒是让人眼前一亮,他不禁轻勾嘴唇。

至于学校里都在传苏窈有精神病那事儿,一开始,他只是觉得好笑,为什么每次都是她?干嘛人家就非要找她的麻烦?直到他无意间看到那段视频的时候,他的想法才改变了。别人都说那样打亲妹妹的苏窈就跟精神病没有区别,但他却看到的是苏窈的痛彻心扉。

你要问他有什么根据,他也说不上来,但他感觉就是这样。

他去查过,可以肯定,这段视频又是单小秋上传的,但现在只是四处流传,没出什么事情的话,他不好发作,尤其是,他真的不适合对哪个女孩子过于帮助。

楼下苏窈和覃子沁站着并排,将上面三楼陆祎墨的笑容尽收眼底,覃子沁凑近苏窈,小声道,“你看,我觉得他收到你苹果挺开心的啊。”

苏窈淡淡一笑,没有回答,不过她心里面也是这么觉得。

升旗仪式进行很顺利,不过底下的流言蜚语不少,回教室的时候,夏初晴正在骂人,也不知道是在骂谁,但只要她一发火,教室里面一定静悄悄的,“这么喜欢八卦,去当狗仔啊,躲在学校里面瞎搞是什么东西?哦,打人就是神经病,那偷拍的也一定是偷窥狂咯?学校老师个个都是神经病了。一个臭熏熏的烂梗硬是造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你妈连生你都不嫌累了吧?傻狗才天天咬同一个人。”

说完,她还把书往桌上一拍,她顺势坐下,双手抱胸,翻个白眼道,“我丑话说在前头,再让我听见谁瞎嚼舌根,别怪我抽她巴掌,妹的,一群傻逼!”

顺没明说,苏窈也听出来是因为什么事情了,她敲敲夏初晴的桌子,“行了行了,这气场快盖过马爷了。”

“就见不得那些一天到晚瞎叫唤的傻狗,不说话以为别人不知道呢,没完没了了。”夏初晴瞪着高钟岳骂了一句。

一旁的高钟岳面上倒是淡定的很,只顾着低头写作业,仿佛夏初晴说的人不是她似的。

苏窈拍拍她的肩膀,“没事,我有办法治她。”

晚上放学,苏窈一早就在学校门口等着她,高钟岳对她视若无睹,苏窈便一脚把她的单车踹倒在地上。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