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变相的关怀

邹礼明坐在旁边,看见陆祎墨正盯着那张纸发呆。他侧目看去,只看见一张白色的边角,一时好奇,干脆凑近了些看,只看见了像是一幅画,画着一个人,是男生。

正想看个仔细时,陆祎墨忽然回过神来,合上书本,侧脸看着他,是一种充满质问的眼神。

邹礼明双手一摊,“哦豁!这是秘密?”

陆祎墨没有说话,只是眉毛不动声色地往上扬了扬。

邹礼明又一拳砸在他的胸前,“靠,你丫竟然有秘密瞒着我!是你画的?自画像,要不画得不好?要不就是刻意美化自己了是不是?”

听到他说的这一堆,陆祎墨反倒是放心了,也没接他的话茬,只是回过身去坐直了身体,淡淡道,“这节课的内容,应该是月考的难点。”

听到这话邹礼明赶紧翻开书,喃喃道,“这次月考如果分数线不合格,我爸铁定不会让我学美术了。”

晚上,苏窈和覃子沁一同去了操场训练升旗仪式,陆祎墨也到的十分准时,苏窈略微有些躲藏,不敢看他,毕竟下午的时候,他说过,晚上会有她的苦头吃。

然而让苏窈没有想到的是,都十几分钟过去了,倒是相安无事。陆祎墨就跟没看见她似的,她便也放松了下来,做着自己的事情。

几遍走下来,陆祎墨已经比较满意,“那好,这遍我们就从头至尾走一遍。”

大家站在队伍里,都等着陆祎墨的口号,哪知道,几秒钟的安静后,等来的却是一句,“苏窈,出列!”

唔?苏窈抬眸看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愣着没动。

“出列,站到我身边来,快点。”他又重复了一遍,声音听不出语气,但犹豫间,她还是乖乖听了话。

“等你站到我身边来,我再让你看看,同学是怎么走路的,你是怎么走路的。同学们表现得多好,而你又是怎么拖大家的后腿的。”陆祎墨将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苏窈走过来的和他对视了一眼,心里面想着,有那么差?还拖后腿?至于吗?果然,他还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等到苏窈站定,陆祎墨才喊了口号,让队伍动了起来。

苏窈冷嘲热讽,“呵,你这么专业,怎么不上去亲自师范呢?还用得着在这儿‘良苦用心‘么?”

她倒是聪明。

他笑道,“既然是针对个人,而不是队伍,就不用那么大动干戈。”

苏窈没有耐心再和他虚情假意,翻个白眼道,“我做的好不好,你自己心里面比谁都清楚。”

陆祎墨侧脸瞅着她,眉毛一抬,“成绩这么差,你慌不慌?”

“多管闲事!”苏窈脱口而出,“我差与不差,慌与不慌关你什么事?”

陆祎墨毫不在乎她说的话,再次将目光投向队伍,像是自言自语,“以你的水平,做艺考生,只要稍稍努力,将来就可以上本科,当然,如果你多努力一些,那前途便是不可预估的。推荐你,选择美术。”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