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祸害

直到彻底出了学校,苏窈才放慢了速度,失落地走在路上,眼泪一阵阵出现,她却要强,偏不让眼泪掉下来。

什么事情她都能忍让三分,唯独不允许有人说她和她的妈妈是精神病。

因为她知道,她们不是!

只是,每每碰到陆祎墨,她总是这么一副狼狈的样子。

他不想让陆祎墨也和别人一样认为,她是精神病,但最后她好像反而弄巧成拙。

昨天的训练实在太差,陆祎墨要求换人,今天早早地等在这里,却没想到又看见了苏窈,还来不及想为什么总碰到她,她便和张泉起了冲突,冲突之下,之前的那些想法都消失了。当见到她坐在地上紧咬着牙的那一刻,他突然觉得,她看起来很难过,很可怜。

此时,他远远地跟在她身后,想去安慰她,又不知如何开口,也怕自己多话,反而让她反感。

权衡之下,还是选择了,就那么远远地跟着她,只要她不出事就行了。

路灯散发着白色的光,即便马路上人来车往,也还是显得那样冷清和孤独,也说不上来什么道理,她看起来,就是那样过孤独。

苏窈就这么往前走着,不知不觉,已经到了自家楼下,她止步不前,抬头望着三楼的房间,灯火通明,却物是人非,是一个不得不回,却又陌生的家。

她重重地叹了口气,逼退眼泪,上了楼。

陆祎墨看了看楼栋单元,又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楼道后,方才转身离开。

苏窈用钥匙开门进去,只见苏妙笙正坐在餐桌边吃着菜,林曼心还在厨房里忙活着,一眼望去,全是海鲜大餐,桌面上已经五道菜,林曼心不知道还在厨房准备着什么。

正想着,林曼心从厨房端着餐具出来,笑道,“妙笙,你最爱的花蛤裙带汤来了。”

苏窈顺势在苏妙笙对面坐下,她从不和她们吃晚餐,林曼心也从来不准备她的份,这会儿看见她坐在餐桌边上,林曼心瞬间耷拉下来了脸,“你怎么在这儿?”

苏窈抬起一只脚踩在椅子上,笑道,“这家是我的家,餐桌是我家的餐桌,我不在这儿在哪儿?你是不是觉得当年我应该跟着我妈一起走了?”

林曼心瞅着她冷哼一声,“祸害遗千年嘛!”

说完,她拿只小碗和勺子准备给苏妙笙盛汤,苏窈见状,便将那碗汤拿到了自己面前,还对苏妙笙微笑道,“不好意思啊祸害,刚好我也喜欢喝这个汤,既然你抢了我爸,这个汤就留给我吧。”

林曼心还来不及阻拦,苏窈已经抱着汤碗,猛喝了一口,她知道,这样一来。苏妙笙就不会再和她争了。

不曾想,苏妙笙忽然就拍桌而起,指着苏窈道,“苏窈,我妈说的对,你就是个祸害,我告诉你,现在,这里是我爸妈和我,我们的三口之家,多余的是你,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这么嚣张,我就告诉爸爸你的所作所为,让他把你关去精神病院。”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