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女生间的八卦

覃子沁心想,完了,夏初晴肯定是听了高钟岳的话,找麻烦来了。

心里正想着该怎么办时,夏初晴指了指刚进教室的高钟岳,问,“什么时候惹了这种心机婊了?”

苏窈一脸懵,刚开学不久,同学之间,她除了覃子沁和谁都不熟,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她还是说,“我惹她干嘛?她不用惹。”

夏初晴将中午陆祎墨拿来的绿箭拆开,“她跟我说,你昨天中午趁我睡着,又勾引了陆祎墨,是吗?”

苏窈站起身来,靠在桌边,双手抱胸道,“哈,是非黑白是她说了算的?陆祎墨不来找我,谁告诉你奶茶怎么来的?这就算勾引?”

“那你还不两嘴巴子抽死她?”夏初晴拿了一片绿箭分别丢给苏窈和覃子沁。

苏窈接过放嘴里道,“不敢,否则下次她就不是跟你告状,而是陆祎墨了。”

说完,苏窈看了高钟岳那边一眼,正巧高钟岳也看着她,没想到,原来夏初晴和苏窈关系不错,难怪不受挑拨。

上课铃响,夏初晴转过身去,覃子沁拉着苏窈小声说着,“我刚要和你说这事,夏初晴就来了,我还担心她真把高钟岳的话听进去了找你的麻烦。”

苏窈翻着书冲她笑笑,“你少瞎想,没有的事,怕什么?”

下周一的升旗仪式轮到高一四班,晚自习的时候,班里参加升旗仪式的同学都会在操场上接受广播站的培训,有时是广播站成员来训练,有时候是广播站的站长,陆祎墨亲自训练。

接受训练的同学里面就有覃子沁一个,但今天并未见到陆祎墨,女生虽然都有些失望,但还是坚持不懈,努力做得差一些,期待着明天站长亲自过来训练。

中途休息时,班里的同学拉着覃子沁问了句,“子沁,你和苏窈做同桌,她没把你怎样吧?”

覃子沁有点儿懵,“没有啊,她人那么好,干嘛要把我怎样?”

“和她一个初中升上来的同学都在传,说她遗传了她妈的精神病,所以大家都不和她做同桌!”夜幕中,另一个女孩子小声说着八卦,“她自己的妈妈当年就是精神病发了疯,自杀了。”

那些人一唱一和,说得有板有眼,想着平时苏窈表现得还是很正常的,覃子沁便有些半信半疑,“不是吧?我每天和她在一起,我觉得她挺好,你们别乱说啊。”

有个人翻了个白眼,“你傻啊,你看新闻没有,那些精神病杀人的,哪个看着不像正常人?开学那天你迟到了,没人愿意坐她旁边,恰好你来了,马爷就把你安排在她旁边坐的。”

又有人说,“她的初中同学之前亲眼看见她把自己亲妹妹往死里打呢,这就算了,据说当时那样子,红着眼,扭曲着脸,那拼命样,真的跟发了疯一样,当时他们班里的人都吓到了。”

“你别胡说!”覃子沁呵斥了一声,“你也是听说,没有真凭实据的事不能乱说的,万一传错了,到时候苏窈怎么在学校呆下去?”

“可要真是有精神病,不传,才时刻威胁着我们的生命呢!”那人双手抱胸。

“都练好了吗?有功夫聊天?”陆祎墨忽然出现,一声怒吼,周围絮絮叨叨的声音嘎然而止。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