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她有资格追他吗?

苏窈把她往外推了推,“你赶紧去吧,小心一会儿人多了,陆祎墨看不到你!”

一个僵硬的笑容后,苏窈甩上了门。

饮料拿回房间,她去浴室刷牙洗澡,再煮了个西红柿鸡蛋面,端着回了自己房间。手机上有未读微信,是覃子沁发来的:陆祎墨在这边有商演呢?你要来看吗?

下面还有一段视频,是陆祎墨在台下准备时还在写试卷的样子,视频里有覃子沁说话的声音,她说,学霸就是学霸啊,这点空闲时间都能做上几道题,我们是望尘莫及了。

苏窈给她回了段语音,“你们看吧,我不去了。”

放下手机,她大口吃着面,脑袋里想着刚才陆祎墨做试卷时那认真的样子,自己也翻着习题册,想找个题目做做,可翻来翻去最后还是放弃了,初中就没认真上过学,除了语文还能勉强做做外,其他的根本无法下笔,尤其是数学,一道题也不会。

她吃着面,开始深深地自我怀疑,她这样什么都不好的人,真的有资格去追陆祎墨吗?

那天就连陆祎墨都说她是差生不是么?

周一早上,高钟岳和单小秋吃着早餐,慢悠悠往学校走去,远远看见正在停单车的苏窈,高钟岳眯了眯眼,“那不是苏窈么?上周五下午她来教室上课我就觉得奇怪,怎么她没被开除?”

单小秋小声嗯了一声,“听说是陆祎墨在老师面前替她说话了!上周五放学,陆祎墨还警告了我,不许再偷拍她和苏窈。”

高钟岳侧脸看着单小秋,一脸的不可置信,“小秋,陆祎墨不会真的对她有意思吧。”

单小秋摇着头,安慰她,“应该不会,如果有意思,那天表白,不就接受她了吗?”

高钟岳想想也是这么回事,她将手里的早餐捏碎丢进路边的草丛里,随后便是不可一世的语气,“咱们学校可是江城大学附属高中,又有陆祎墨在里面,多少人挤破脑袋都拿不到名额。她这种差生,要不是她爸找了关系,哪有机会见到陆祎墨,一个有精神病的人,花再多钱,也是浪费!”

可能是风向问题,这些话不偏不倚吹进了苏窈的耳朵,她回头看了高钟岳一眼,又眼见前面有一被人丢在地上的豆浆,吸管正朝着她那边。

“高钟岳,我有没有精神病,你说了算?你是医生?”她大步往前走,抬脚对着豆浆杯踩下去。

那两人见状,吓得尖叫一声,当即便跑了,苏窈这才收回还停在半空中的脚,舒了口气,俯身将杯子捡起,要往垃圾桶丢去。

然而垃圾还没入桶,手里的垃圾突然变被人夺了过去。

苏窈当即回头,一抬眼,看见的竟然是陆祎墨,他眉头深锁,看她的目光却深邃得看不出情绪。

她立即又转过身去,背对着她,略略思忖后,还是抬脚离去。

“站住!”他手拿着垃圾,盯着她的背影。

“我记得你说过,让我永远不要出现在你的视线!”苏窈背对着他说道。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