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你就是个变态嘛!

陆祎墨垂下头,淡淡道,“我是担心帮她澄清了,反而让她不死心;不帮她,她自然觉得我人品不好,就此罢休了。老师,你知道我的,现阶段,我只想好好学习,不想被任何人和事打扰。”

马爷摘下眼镜叹了口气,“我知道。学校本来就反对早恋,你想打消她对你念头,这样想固然不错,但是若人家没有骚扰你,你还是应该早站出来把事情说清楚,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和整个学校的名声。”

陆祎墨点点头,脸上镇定自若,“是,我只是没想到会严重到开除,所以,听到通报结果,就马上和您说了。昨天晚上,我回去问了问酒店前台,确定苏窈的房间是前台给的,不是她自己选的。听前台说,开房的时候,她还在跟同伴哭,说自己一个人住酒店害怕,所以,苏窈应该没有说谎。”

额……前面房间的事,是真的,后面说苏窈哭的,那是他胡编的。

他想着,好人做到底,既然要澄清她没有骚扰他的事,干脆开房过夜的事情,也帮她说上一说,毕竟,他虽然不能力证她真的是回不去家才开房的,但想必他的话在老师心里还有几分重量,况且学校也不至于为了这点事情去查个明白。

“你呀你呀,早点不说清楚,现在估计人都离校了。”马爷指了指他。

陆祎墨勾唇一笑,“我刚看见她在操场看台上坐着呢,江城中学是江城重点高中里的出类拔萃,哪有人舍得离开咱们学校的!”

见马爷点头,陆祎墨估摸着应该没问题了,便跟马爷说了声,出去了。

去食堂正好要经过操场,远远的,马爷果真看见了苏窈,见她闭着眼听音乐的享受样儿,心情似乎丝毫没有受到被学校开除的影响,他摘掉她的耳机,苏窈睁眼看见马爷那张严肃的脸,吓得当即站了起来,“老师!”

“下午,准时回班里上课,不许迟到,这件事情,学校会对你重新处理。但是,明天开始,不许带手机来学校,看见没收,不予归还。还有,学校禁止早恋,暗恋也不行,你们现在是高中,你以为自己高一就可以放松么?我告诉你,三年弹指一挥间,等你自己想起认真,就来不及了。学校也有过对差生劝退的历史。”马爷语气严厉,目光盯着她,一刻都不移开。

苏窈有些紧张,乖乖点头,说,“好!”

几番批评教育,苏窈总算得以自由,吃过饭,回了教室。

下午的时候,又被班主任带去办公室和其他领导问了几句话,最后的结果没想到,不光是没有了骚扰的事,连开房过夜的事情,也被老师相信了苦衷,只是对她进行了多番思想教育,再让她做了深刻检讨,再写份检讨书交上去就完事了。

放学后,覃子沁跟苏窈八卦着,“没想到陆祎墨办事效率那么高啊!只是可惜,难道你以后真的再也不见他了吗?”

苏窈撇了撇嘴,“有什么办法呢?我因为他被冤枉到名声都没了,他为我澄清一下,是理所应当。我总不能真被学校开除吧!”

因为是周五,平时下午四节课的陆祎墨在这天也可以和高一一样,上三节课就放学了,刚出了校门没走多远,他身边的邹礼明指了指前面,“哎!那不就是传言骚扰你的那学妹吗?其实人长的还不错,就是眼瞎了。”

陆祎墨撇他一眼,没说话。

“陆祎墨,你真是很奇怪,人家没有骚扰你吧,你非一言不发地默认,人家请你帮忙澄清,你还不肯,怎么现在女孩子会喜欢你这么不近人情的人呢?”邹礼明双手把玩着篮球,一脸嫌弃。

陆祎墨停下步子,看着他,双手叉腰,长嘶一声,皱着脸问,“说我不近人情这话到底是谁说出来的,怎么个个……”

“怎么个个都这么说你是吧?哈哈哈,这还要人说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啊!”邹礼明接过他的话说道,“你看,昨天如此绝情不肯帮人家澄清,今天又神经病一样主动帮人澄清,还要求别人别再出现在你视线之内,这一个学校,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多为难人,分明是个变态嘛!”

“你知道什么!”陆祎墨白他一眼,径自往苏窈的方向大步流星而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