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啊,眼瞎了!

操场上的灯光昏暗昏暗的,苏窈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陆祎墨当时是什么表情,他便冷冷吐出了一句,“没兴趣,别再找我!”

丢下这话就走了,头也不回,连她手里的情书和漫画瞟都没瞟一眼。

陆祎墨身边的同伴在走了几步后还回头对她说了句,“你啊,眼瞎了!”

苏窈觉得,这是她懂事这么多年来,做得最有勇气,也最丢脸的一件事了。覃子沁安慰了她很久,可苏窈还是又气又难过,硬生生把那幅画揉成纸团,随手一丢,不知滚去了哪里。

江城中学的规定是,高一高二的住宿生每天两节晚自习,并且是自主不强迫性的,但高二的重点班和高三是强制性的必须三节晚自习。

生生等到陆祎墨下了晚自习,虽然表白时间很短,但是时间也很晚了。

下午放学后,苏窈是回了趟家的,吃过饭才又来了学校等陆祎墨下晚自习,她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苏妙笙说自己的钥匙落在了她妈的包里,又急着去学校拿作业资料,所以出门前,苏窈把自己的钥匙给了她,并叮嘱她早点回来,待在家给她开门。

但她回家的时候,家里却没人,她坐在家门口给林曼心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一直等到晚上十一点半也不见她们回来。

她只好找到做暑期工时认识的吱吱姐用身份证在离学校最近的酒店帮她开了间房。

但她指天发誓,她真的不知道陆祎墨也在这间酒店,而且就住在她的隔壁。

于是今天早上,那些喜欢八卦陆祎墨的小迷妹,就拍到了苏窈和陆祎墨从相邻的两个房间里出来,然后谣言四起。

最终的说法是,苏窈于昨天晚上跟陆祎墨表白遭到拒绝,因为不甘心,便跟踪陆祎墨到了酒店,在他隔壁开了间房,对他死缠烂打,各种骚扰。

可笑的是,苏窈也是在经过今天的谣言,才弄清楚了,原来那间酒店是陆祎墨舅舅开的,为了陆祎墨上学离得近,专门空出一间套房,给他当家久住的。

平时想见一面都难,偏偏倒霉的时候,各种巧合都能出现,如此狗血。

第二日一清早,苏窈顶着一张还有些微肿的脸去了学校,路上碰见了覃子沁。

覃子沁是她目前在这学校唯一的好朋友,开学的时候,班上人数是单数,她旁边的位置空着,大家宁愿一个人坐最后面,也没人愿意和她坐在一起,恰好覃子沁来迟到了,就被马爷安排在苏窈旁边坐着,覃子沁的性格又活泼简单,没两天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也是缘分。

“苏窈,你没事吧?你的脸怎么肿了?”覃子沁挽住她的胳膊和她一同走在路上。

苏窈拉回思绪摇了摇头,“没事,被我那后妈打了一巴掌,惹了那么大的事,打我也正常!”

“我不相信你惹事了,任凭那些人怎么说,我都相信你!一个个的都跟那村子里的长舌妇似的!”覃子沁看了苏窈一眼,“这事儿,你打算怎么办?你不会真让学校开了你吧?”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