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虐妻一时爽

此时,陆祎墨正背靠着走廊边的栏杆,左手恣意搭在栏杆上,右手拿着杯子,正在喝茶,俨然一副悠闲模样。

他的余光早就注意到苏窈了,但他不慌不慢地喝完茶,才看向她。

“苏……窈是吧?”轻扫她一眼后,他迅速收回目光,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杯子,“从早上起床开始,我就因为你被推到舆论中心,议论声愈演愈烈,你烦不烦?”

随着这一问,他再次扫了她一眼,眉眼间,冷得不行。

“这事儿,你最好趁早解决!”他语气强硬,丢下这句话后,便转身往走廊另一头走去。

“我们在里面说了什么,你全都听见了!你明明知道,只要你出来澄清一下,或许就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了!”犹豫了那么久没问的问题,此时此刻看着他的冷漠,她反而全吐了出来。

陆祎墨微微一愣,忽又转身冷着一张脸打量着她,“澄清什么?第一,你确实冒用别人身份证去开了房间,还开在我的房间隔壁。第二,你也确实把我弄得一晚上都没睡着。第三,按照你的中考成绩,说白了,就是毫无基础的差生,跟不上江城中学的学习节奏不说,同学还会笑话你靠着拼爹来这里占用别人的名额。”

苏窈冷笑一声,“你的意思就是,劝我老老实实退学咯?”

陆祎墨一副胜利的表情点头,“有本事你就找到如铁的证据,否则,你即便在这儿红着眼也没用,我只是受害者!”

说完,他头也不回。

“过去也不知道是谁,怎么就要形容你不近人情呢?简直不能更贴切了!”

苏窈倒像是喃喃自语,偏偏这话被陆祎墨尽数听去,只可惜转身时,苏窈已经不见了踪影。

陆祎墨侧脸看着楼下的那道小小的身影越走越远,就想起她从办公室出来时,当即就红肿了的脸,他就觉得,这一巴掌着实下手太重,疼孩子的母亲,会这样拼尽全力么?

收回目光,将听力集中在办公室那边,依稀听到林曼心还在哭哭啼啼地诉苦和道歉,陆祎墨扭头回了自己教室。

苏窈较着劲儿,不想回教室,径自回了家去,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这么久过去,脸上的麻木感才消失了,剩下火辣辣的疼,她去冰箱拿了个冰块,敷着脸,心里想着陆祎墨说的“如铁的证据”那回事,最后翻了个白眼,这样的事情,从哪儿找证据去啊!

她倒是想过自己手机里的通话记录足以证明林曼心根本没有接过她的电话,但转念一想,林曼心城府那么深,定然会说自己手机没电被打关机了,用了别人的手机给她回过来的,她可以有一万种说法来堵她。

眼前这所有的麻烦,都是因为昨天那场表白造成的,怪只怪自己表白之前,没翻一翻黄历。

表白是预谋已久的,但选在昨天晚上,真是鬼使神差的。一封情书,她不想在网上复制粘贴没得灵魂,为此,她绞尽脑汁写下一页纸。一张人物卡通画,是她修修改改无数次的,冷不丁就在昨晚递给他了。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她鼓起勇气说,“陆祎墨,我喜欢你!”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