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补偿

现在快晚上十一点,学校的门早就关了,童言回不去,傅亦恺理所应当地带她去酒店开房,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医院附近刚好有一个五星级,他直接定了最好的套房。

“三好学生童言,你得补偿我。”

刷卡进门,傅亦恺在知道他还没有闹出人命以后,又恢复成以前那副轻佻恣意的模样。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闹了一出又一出,小爷我没尽兴。”他看了童言一眼,“明天是周日,也不用着急去学校,玩玩?”

傅亦恺点了根烟,轻车熟路地从抽屉里翻出了成人用品,那是五星级应准备的贴身服务。

豪华套间,床很大,可以做很多次,可以有很多种姿势,只要他愿意,他能玩死她。

童言的脑子里闪过章医生对她说过的话,离傅亦恺越远越好,为了自己的人生不被毁掉,越远越好.....为了自己。

她闭上眼,摇了摇头,“下次行吗,算我求你了。”

他又不是不知道,刚才两个人的脑子到底有多懵,连他自己应该都有一瞬间被被怔到了吧?

“还想像昨天一样?”傅亦恺扬扬眉,“再说了,在床上累的是我吧,过会儿我会要你叫得很舒服的。”

“傅亦恺,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敢放过我?”

于是,她又睁开眼睛,紧紧盯着他的下颚,他的唇,他乌黑柔顺的发,然后说出了这句话。

“是不是真的要等到我有了,为你打掉一个孩子,等到全世界都知道我有多脏了,你才会觉得满意?”

清透修长的手指夹着一根烟,抖了抖,烟灰落下,动作一停。

薄荷爆珠在齿间蔓延开尼古丁酣畅刺激的滋味,吐出如绸缎般缭绕的白烟,细长的眼尾一眯,傅亦恺问,“你说什么?”

“我说,你就是个人渣。”

再这样下去,童言迟早会被他逼疯的,章医生要她为了自己好,远离他,可她的人生从见到傅亦恺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毁掉了。

“人渣?”他笑,笑意凉得很,“再说一遍。”

她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颤抖着拿出了早就发皱的诊断书,“未怀孕”三个字清清楚楚,接下来,她朝他扔了过去。

她自己都没有想过,会这么做。

傅亦恺的脸微微一侧.....B超报告轻飘飘地落在了床上。

空气开始沉寂....气压降到了最低,好似连窗外的月光都暗沉了几分。

挺好的,有种。

傅亦恺将烟头掐灭,下一秒,他很粗暴地将童言拖上了床,她尖叫挣扎着,四肢却被他轻轻松松地单手就扣住了。

“你真他妈以为我不敢?”傅亦恺用力捏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直视他的目光,“是不是老子对你好点,你就忘了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

他把套子重重地扔进了垃圾桶里,勾起唇角,“我听说生理期前后这段时间,可是中枪的最佳时间。”

这句话要童言骤然睁大了眼睛,眼眶似乎裂开,眸子底下是深深的惊恐。

“不!不!你别——”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