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夜不归宿

电话那边,态度比她还强硬,“如果你不来,那我只好去请阮夫人了。”

妈的,能不能别拿这个来威胁她了!

这一战,阮清又败了,“你在东门等我。”

大晚上的宿舍都关门了,这个时候她却偷溜出去,想去干什么旁人都心知肚明。

六人间的宿舍里,姜蓝不在,其余四人也都还没睡,在看见她要出去后互相使了个眼色,但阮清懒得管她们对她的看法了。

因为是夏天,宿舍十点半才会关门,阮清赶在最后三分钟偷溜出来了,只不过临走前宿管阿姨看她的眼神着实暗含了不少东西,似乎是在惋惜,“大好的年纪,漂亮的女娃娃却走了歪路”。

关键是她也没得选啊。

熟悉的迈巴赫停在清大东门,钟七抽着烟倚在车边等着她,阮清径直走了过去,这是她第一次跟钟七单独相处。

见女人缓缓而来,他恭敬的为她开了车门,车上有着清淡的栀子花香,有点像钟鄞身上的味道。

阮清气愤的看了一眼钟七,大晚上的烦死了。

通过车内的后视镜她看着钟七那毁容的半张脸,虽然戴了面具但还是有些吓人,她到底没忍住好奇的问道:“你的脸怎么回事?”

七年前被困在蔺峥骁身边那么久,她自然而然的也对蔺七熟悉,七年后他跟他的主人一起回到云清,蔺峥骁还是这般风光,可他就惨多了。

钟七微微侧目看了后视镜一眼,镜中的女人比七年前还要美丽,是真真正正已经长开了的样子,这一刻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自家主人不杀她,偏要跟她玩爱情游戏。

把一个绝世美人驯服,让她心甘情愿的成为一只狗,想想多么得让人兴奋啊。

钟七解释着,眸色深沉,“有一年老大在国外被人设计困在了火场,我去救老大的时候不小心被火焰烧到了脸,所以毁容了。”

阮清接连再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整容?就像蔺峥骁一样换了张脸,还有,之前的蔺九呢?”

钟七倒是挺有耐心的,语气清淡,“反正都毁容了,整不整没什么意义,至于蔺九,”

“他跟我一样,当时为了救老大命丧火场了。”

钟七虽说得轻松,但阮清能听出这话里的伤痛,他跟蔺九都是从小跟在蔺峥骁身边的,因为被蔺峥骁救过命所以才格外忠心,忠心到全世界背叛蔺峥骁,他们都不会背叛自己主人。

“你们到底是怎么逃出来的?”

钟七淡淡的侧目看了一眼,并没有再回答。

车里顿时安静了下来,阮清也不再跟他说话,而是静静看着窗外的夜景,街灯闪烁,月色微凉。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琳琅人间’,钟七还是将她带到了原先的那间包厢。

阮清一进去,整个屋子坐满了人,一旁空地上还有女人在扭动着身躯跳舞,气氛火热,房间里的灯光炫彩了起来,比上次她来时场面更加盛大。

霍秦脚边跪着一个女人,姿态卑微的服侍着他,阮清觉得有些熟悉,可还未来得及细看就被钟鄞拽进了他的怀里。

今晚的阮清一袭淡青色类似于旗袍样式的棉质长裙,钟鄞望着她顿感顺眼多了,于是理了理她在外面吹乱的碎发,夸赞,“真好看。”

阮清听惯了别人夸她美,面色如旧,咬牙看着钟鄞,“蔺峥骁,你见我除了做那事就没别的吗?”

钟鄞眸色未变,不语,只是抿了一口酒,随之将酒渡进了阮清的口中,她红唇微张,嗔怪:“我不会喝酒。”

他细心的擦拭着她嘴角流露出的水迹,声音温柔,“度数不高。”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