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还挺敬业

然后就跟到了这儿。

接着又顺理成章地让顾惑把聚会的地点从酒吧改成台球馆。

其实拼包厢这说法也是李护提出来的,他们总共六七个人,本来在大厅打打也可以。但他就是见不得徐菀宁对别人也唯唯诺诺的样子。

把他变成了毫无价值的同类,仿佛在她眼里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认识的人。

他在这儿耗这么长时间,要的可绝不是这个结果。

抓在手里的蝴蝶,让她扑腾扑腾可以,但想要重获自由?

呵,别做梦了!

李护把目光放在徐菀宁身上,恶趣味地享受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

徐菀宁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支支吾吾的,觉得自己跟前的这俩男生都不好惹,无论向哪个解释,都会得罪另一个。反正最后结果都差不多,干脆缩起脑袋装乌龟。

然而华双江却步步紧逼,“喂,小屁孩儿,我问你话呢?哑巴了?”

“我……”

反观另一边的顾惑,却是满面温柔,“来,小美女,别怕,告诉这傻大个,你刚在笑什么!”

“呆毛你眼瞎了,就长这样的,还小美女呢?”

华双江正在气头上,尤其见不得和自己作对的人。

“你能不能有点素质,照顾祖国的小花朵幼小的心灵,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靠,你能不能别恶心老子!”

正当战火逐渐蔓延时,李护撑着拐杖走过来,站在徐菀宁右后方的位置,离她一拳不到。

说话时,气息若有似无地洒在她的头顶。

“行了,还打不打了!”说着,气流明显地往徐菀宁那边偏,“刚刚进来的时候听到他们说让你开局,所以你也会打台球?”

徐菀宁虽然埋着头,但直觉李护这话是跟她讲的。

猛地抬起眼,鼻尖从李护唇角轻轻擦过。

她倒是也没想到,两人此刻居然离得这么近。

心跳一下子就乱了节奏。

“我不会……”

然而她话没说完,就被华双江急急躁躁地打断,大掌用力地推搡着她单薄的肩,把她推到桌子边。

捡起一根杆子扔给她。

“既然会打还废什么话,小屁孩儿,老子知道刚才你在嘲笑我!这样,咱俩打一局,只要你能赢我,我就当你笑我的事没发生过,但你要是输了……老子跟你没完!”

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华双江俯下身体瞪着眼睛,活脱脱一个目无王法的二世祖!

徐菀宁吓得握着杆的手都在抖。

她嗫嚅了下嘴唇,“哥,哥哥,我刚刚真的……”

她说不下去了,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家。

正在这时,一双干燥温暖的大手覆在她的手背上,修长干净的指节插进她的指缝里,与她十指相握。

平静淡然的声音随之响起,“华子,不要为难她。”

徐菀宁回头,只见李护正已拥抱的姿势把她护在他的领地。

“咱们换个更有趣的。”李护直视着前方,眼底神色很浅,“二对二,会的带不会的,会的教,不会的打,八球规则,怎么样?”

华双江没想到李护会突然插进来,要知道,搁平时就是他把这店给砸了,李护也不会多赏他一个眼风。

至多就是等公安来了,找他录口供的时候,勉为其难蹦出四个字,“不关我事。”

所以华双江感觉有点懵。

李护现在这是在干嘛?

英雄救美?

而围观了事件全程的吃瓜群众江澈,此时已经快笑得直不起腰。

真是没想到啊,护哥还是个演技派。

装温柔善良的邻居哥哥装得还挺他妈敬业!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