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江澈

徐菀宁那一晚没怎么睡着,因为想到要去给张莹过生日,就兴奋地静不下心。

她想着,自己明天是不是就会有朋友了?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从床上爬起来,穿上徐琳去年给她买的碎花裙,还让徐琳给她编了个好看的发型。

一早上都伏在自己的小桌子前,全神贯注地制作下午要送给张莹的生日贺卡,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忙忙碌碌得完全忘了时间。

后来还是张志远做工回来,骂骂咧咧地冲进她房间,把她撵出去买料酒,她才猛然惊觉,原来已经中午了。

徐菀宁提着空空的料酒瓶,在经过李护家的时候,看到总是不关的铁门这次居然关着,好奇地停下来,透过缝隙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了眼。

静悄悄的,一点动静都没有。

便想着李护可能是出去了,歪了歪头继续往前走。

*

潮湿的屋子里,李护安静地躺在床上,单手盖着眼,冷白的肤色在几缕单薄的阳光下更显苍白。

他吸了吸鼻子,想把那些发霉的臭味从鼻腔里逼出去。

李护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醒的,他只知道天已经亮了好一会儿,窗外的鸟也叫了好久。他听了好长时间,直到它们都叫不动了,他也没有睁开眼。

保持着最开始的姿势,一动不动地懒在那儿,无声无息。

脑子里开始卷胶卷似的做着计划。

他想,如果江澈再不来找他,他就把徐菀宁从这儿拐走,藏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也不再装什么恶心的好哥哥样儿,每天都变本加厉地虐待她,让她对着他哭。

只要李家的人找不到她,那她是生是死就都不关他的事!

活着无所谓,死了更加好。

只要她不在了,他的人生就还能按部就班地往下走……

想到这里,李护向来寡情的薄唇慢慢荡起一丝笑。

如果她真的消失不见……那可就太好了。

李护在看到徐菀宁的第一眼,就知道她营养不良。除了长得跟个豆芽菜似的,那对明晃晃的熊猫眼更是最好的证明。

而这么小就营养不良,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的家人虐待她。

不给她饭吃,不让她睡觉,过重的体力劳动等等……虽然不知道具体原因是什么,但李护大概也能猜到个八九。

但他并不准备告诉她,也不想解救她,本来他来这儿的目的,就不是来当菩萨的。

要不是考虑到自己之后的处境,李护甚至一眼都懒得瞧她。

干干巴巴,又蠢得过分,这种人在他眼里,跟那支没用的手机毫无区别。

存在只是浪费地方。

突然,李护的额角猛地抽了抽。

像有一根针,正慢慢刺穿太阳穴,持续不断地捅到最深处。

他又头疼了。

李护停止思考,难受地蜷起身子,咬着牙,像一只奄奄一息的河虾。

他重重地喘着气,把脸埋进潮臭的枕头里。

*

“砰砰砰!”

正当李护眼前开始冒白光时,屋外的铁门突然被人敲响。那人没有说话,只是用力地打着上面的铁锈。

李护紧皱着眉,心情更加烦躁。他翻了个身,并不打算理。

他回来这么多天,除了那个傻子,根本不会有人过来。

如果他心情好,或许还能装模作样地跟她聊一聊,但他现在很难受,难受到恨不得把这房子都给拆了!所以如果那傻子再不走的话,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干出什么让她害怕的事!

但这次的敲门声却格外持久。

像个狗皮膏药似的,粘上了就撕不下来。

“砰砰!”

“砰砰砰!”

几下之后又是几下,连绵不断。

李护坐起身,阴郁地从床上下来,甚至连轮椅都懒得坐了,直接支着两条长腿,慢慢悠悠地往门口走。

身形清瘦,拖着一条长长的阴影,像个终于解除封印的恶魔,带着不可一世的狂妄。

很好。

李护轻轻扯起一个狠戾的笑。

徐菀宁,你完了。

然而李护刚打开门,一个明晃晃的笑容就刷的凑到他跟前,露出八颗整洁的大白牙。

语调及其明快,“护哥!这么多天没见,是不是很想我!”

不是徐菀宁。

而是另一个傻子。

江澈。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