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赚钱

最后手机还是没修好。

城东的叔叔说,就算没进水,它其实也修不成,里面的零件都已经被砸坏了。

徐菀宁从叔叔手里接过手机,并没有感到多么高兴。

即使知道了不是自己的原因,她也还是很失落。

毕竟之前,听到她说手机能修好时,李护哥哥笑得那么开心……

徐菀宁垂下头,湿哒哒得重新往回走。虽然这会儿雨下得还很大,但她已经完全感觉不到了。

等徐菀宁回到章穆巷的时候,周围已经黑得不见五指。

徐菀宁瘪着嘴,在李护家门前踌躇了好一会儿才敢进去。

穿过院子来到他的房门口,抱着手机又开始纠结。

她现在这个样子,应该会被哥哥嫌弃吧……

“你终于回来了?我正打算去找你呢。”

徐菀宁还在犹豫,李护却已经坐着轮椅从屋子里出来,手里捏着一柄墨绿色的伞。

眼神落在她身上,温柔得像能拧出水。

看着李护哥哥光风霁月的模样,听到他温和的话,徐菀宁憋了一路的情绪终于崩溃。

她嘴唇一抿,“呜”的一声哭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哥哥,我没有修好手机,我还让它进水了,对不起……”

徐菀宁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身子一抖一抖的,话都快说不利索。

李护注视着她雨水、泪水混在一起的脸,慢慢伸出手。干燥的大手盖上她的头顶,带着无言的温存,像是要为她挡住所有风雨。

“没关系,这不是宁宁的错,宁宁回来了就好。宁宁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说着,李护轻轻地揉了揉徐菀宁湿淋淋的发顶。

徐菀宁勉强睁开眼,她一心就只想讨好李护,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现在有多难看。脸上淌着水,身上也淌着水,搅和在一起,看上去比街边的乞丐还不如。

她拿出手机往李护身前递,“可是手机,变这样了……”

李护眉心微跳,看着她干枯肮脏的手,没有任何动作。

“不要紧,这个手机本来也旧了,修不好就算了。”

“真,真的吗?”

李护不答,那双好看的眼睛里,藏着比夜空还黑的颜色。

“……很晚了,宁宁快回家吧,回去洗个热水澡,不要生病了。”

徐菀宁“嗯”了声,把手机放到李护膝盖上,“对不起哥哥,那我先回去了,真的对不起……”

徐菀宁一步三回头地离开,走在雨幕里,想都没想过要问李护借把伞遮雨。

而李护,即使想到了,也没有主动提。

“哥哥再见!”

走到铁门边时,徐菀宁猛地回过头,大声地冲李护道别。

那把清丽的嗓子,瞬间被雨声打得稀碎。

李护挥了挥手,没有其他表示。

等她走得再也看不见了,李护抽出口袋里的纸巾,一根一根细致地擦那只刚才碰过她头发的手。

没有帮她擦,只想擦自己的。

终于擦完后,李护沉着脸,在推轮椅进屋的途中,把那堆染湿的纸以及那支烂掉的手机,一齐丢进门边的垃圾桶里。

睫毛都没抬一下。

*

徐菀宁对于没修好李护手机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心里总想着要出去赚点钱,然后送李护一个新的。

正好她现在在放暑假,便求着徐琳把她带到针织厂去翻裤子。

针织厂没什么童工不童工的规矩,不管几岁,只要有两只手,做满一天就有五十块钱的工资。

徐琳把早饭盛给徐菀宁后,不赞成地说,“不行,你现在还太小,针织厂里那么多灰尘,对你身体不好。”

然而一旁的张志远却白了徐琳一眼,立马反驳,“小什么小,十五岁还小?以前你像她这么大的时候,早被你妈赶出去打工了!我们现在还得供她读书……真是个赔钱的玩意儿!”

说着,张志远一把夺过徐菀宁的碗,“吃,吃个屁吃!衣服洗了吗?地拖了吗?你妈现在还怀着你弟弟呢,你就不知道多帮她分担点!?”

徐菀宁从小面对这种场景,早就习惯了。在张志远经年累月的洗脑下,她甚至也觉得如果不是爸爸妈妈现在还愿意养着自己,她早就跟街上那些少胳膊少腿的孩子一样,出去讨饭了。

所以现在的她已经很幸福。

于是她顺从地站起来,拿起柜子旁的扫把开始扫地。

徐琳皱起眉,“大早上的扫什么地,宁宁都还没吃饭……”

但她话还没说完就被张志远打断,伸出手扬了她一下。

“再吵吵你也不用吃了!跟她一起饿着去!”

徐琳知道张志远是个闹起来就完全不顾后果的人,慢慢闭上嘴,垂下眼看着隆起的肚子。考虑到自己的孩子,便也没有再说什么。

徐菀宁扫完地时,张志远刚好放下碗,打了个饱嗝,靠在椅子上看着她。

接收到张志远的目光,徐菀宁立刻走过去,清理好他面前的残渣,然后把碗拿到洗水池洗。

水龙头里的水慢慢往下流,泡沫涨上来,张志远的声音也紧接着跟过来。

“诶,今天记得和你妈去针织厂干活啊,拿到多少钱回来的时候都要给我……怎么不早点说这事儿,早知道一放假就让你去那儿了,现在暑假都快过完了!”

徐菀宁听到他的话,回过头乖顺地应,“好。”

徐琳坐在一边,没有说话。

“惠锋”是青木镇的老牌针织厂,开着的年数比徐菀宁活着的时间还长。青木镇里很多妇女都在那儿打工,甚至有些家庭的老中青三代全在里面。

可能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那儿的环境很糟糕。

比徐琳说的还要糟。

厂里没有空调也没有风扇,室温35摄氏度的情况下全靠自然通风。一间车间密密麻麻摆着几十辆缝纫机,大家坐得严严实实,基本上只要伸手就能碰到前面的人。气味混杂,汗味臭味厕所味,肆意地飘散在空气里。

即使徐菀宁向来反应迟钝,但在看到这种场景时,仍是本能地停下脚步。

她有点害怕。

徐琳注意到她站在门口不走了,大致能猜到她的想法,“宁宁不想做就回去吧,你爸爸那儿晚上我去跟他说……”

徐菀宁看徐琳一眼,又低下视线专注地瞧车间一圈,最后摇摇头,“妈妈,我还是想翻裤子,我想赚钱。”

徐琳盯着徐菀宁黑黑的眼睛,叹了口气,重新牵起她的手。

等到下班的时候,徐菀宁拿到了一百块钱。

其中有三十块是老板娘看她虽然年纪小,但手脚格外麻利,额外多给她的;还有二十是徐琳在回去的路上偷偷塞给她,“你回家就跟你爸说你今天只赚了五十,多出来的那些自己藏好,饿了的时候给自己买点东西吃。”

徐菀宁捧着一叠皱巴巴的钱,听到徐琳的话后看着她开心地笑,“谢谢妈妈。”

太好了,徐菀宁想。

她终于有多余的钱可以给李护哥哥买新手机了!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