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李护

徐菀宁愣愣地看着手心里的东西,突然感觉鼻子有点酸。

那是她最喜欢吃的糖,虽然味道很甜很甜,但她莫名的就很喜欢。

往年只有在生日的时候妈妈才会买给她。

因为没人在乎她的喜好,也没人会主动送她礼物。所以即使班里的其他同学几乎每天都能买一包这种小零食,但那糖对她来说,依旧是一年仅此一次的惊喜。

而这一次,眼前的哥哥却提前将惊喜送给了她。

徐菀宁抬起头,眼睛眨啊眨,黑黑的眼圈旁有亮晶晶的水光。

她很认真地看着李护,说,“谢谢哥哥,以后无论你想要什么都可以跟我说,我一定会去找来给你。”

小小的徐菀宁信誓旦旦地许下承诺,“我一定会对你很好很好的!”

“嗯,”李护低着视线看她,慢慢挑起上扬的眼睑,“哥哥记住了。”

李护也是没想到,一包糖就能得到她的信任。

忍不住在心里低哧。

还真是个傻子。

李护单手插在口袋里,漫不经心地摩挲了下手机。

想到刚刚江澈发给他的徐菀宁的喜好资料,估摸着之后都用不着了。

李护重新放松姿态,懒懒散散地靠在墙上,垂眼瞧着徐菀宁帮他捡起拐杖,然后用自己随身带的小手帕擦干净上面的灰尘。接着又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好几遍,才眨巴着眼,小心翼翼地把东西递给他。

“哥哥,你的拐杖。”

“嗯,谢谢你。”

李护接过拐杖拄上,此时,橘红色的夕阳已经落满他的肩膀。

他跟着徐菀宁慢慢往章穆巷走。

然后在巷口进去一点的地方,突然停下脚步。

“我家到了。”

徐菀宁慢半拍抬起头,扫了眼被红锈布满的铁门,轻轻地“哦”了下。

“哥哥再见。”

然而李护只盯着她,没有答,也没有马上进去。

狭长的眼里尽是暗涌,“你叫什么名字?”

“徐,徐菀宁。”

李护点点头,“宁宁……啊,挺迟的了,快点回家吧。”

徐菀宁本来还有点诺诺的,但当她听到李护嚼着那两个字吐出来时,瞬间被他勾得抬起头。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还能被念得这么好听。

于是她犹豫地纠了两下手指,第一次接过别人的话主动问,“那哥哥,你的名字是什么?”

“哥哥?哥哥叫李护。”

“守护的护。”

李护把自己的目光揉进徐菀宁的眼底,抓着她不让她逃离。

徐菀宁的心跳猛地停了下,眼睛眨巴眨巴,最后慢吞吞地说,“嗯,我也记住了。”

*

徐菀宁的家在巷尾最后一户,当她开门进去时,屋子里还在大声地争吵。

“找什么找!这么大人了怎么可能会丢,再说了,丢就丢呗,不过是个从别人那儿买来的小孩,养这么大已经够亏的了!我现在已经有我儿子了,我管她那么多呢!……”

徐菀宁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没有注意到,在她开门进去的瞬间,那些声音戛然而止。

刺眼的白炽灯下,母亲徐琳挺着肚子,站在餐桌旁,正着急地想要说什么。但在看到她时,立刻收起所有神色,“宁宁!”

徐琳皱着眉走到徐菀宁身边,拉起她的手看了看她全身,“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迟?”

一旁的张志远灌了口啤酒,随意地扒拉着碟子里的花生米,想都不想地打断,“还能干什么?肯定在外面玩疯了呗!要我说就她那破成绩还读什么书,还不如早点出去打工赚钱,让我也不用那么累!”

徐菀宁安静地站着,等爸爸说完才开口回答妈妈,“路上碰到个哥哥,和他聊了会儿天。”

“哥哥?什么哥哥?别是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人吧……他家是干什么的?有没有钱?如果有钱的话那你可要多黏着点人家,说不定以后就有着落了……”

张志远看着徐菀宁,眼里的光浑浊又肮脏。

徐琳没理他,看到徐菀宁身上的那一大滩污渍后,大概猜到了什么,帮她卸下书包,让她先拿衣服去洗个澡。

徐菀宁乖巧地“嗯”了声,转身回自己房间。

在房间里拿完衣服,正准备出去,走到门口时又重新跑回去。

徐菀宁小心地拉开老旧的抽屉,珍重地拿出口袋里的那包糖,轻手轻脚地把它放在最上面。

磨磨蹭蹭地看了很久,才一点一点把抽屉推回去。

因为珍惜那包糖,所以对即将放它的抽屉,也变得珍惜了很多。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