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疑窦重重

事毕,容痕盘坐车榻,沉思不语。她惊疑不定于自己适才的脱力状况。 她二话未说,给自己把了把脉,从脉象上来看,没有什么大问题。 容痕心如明镜,在那个危机关头上,那绝不是什么一时失策!可若是身体上并无问题,那究竟还会是什么!? 早前在对敌时无意识从丹田内腑中窜升而出的近似内息的暖流也...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