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就让我病死吧

“陈西!” 陈远咬得牙都要疼了,他这生的什么东西? “人家小傅只是实话实说,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给我道歉。” 陈西撇撇嘴,她道哪门子的歉? 傅沉的父亲傅卫国看看陈西又看看傅沉,倒没陈远想的多,摆摆手。 “唉呀,老陈,他...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