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爱们,新书《许你蔚蓝》发布了!同一个作者,不同的配方哦!

小可爱们,新书《许你蔚蓝》发布了~同一个作者,不同的配方哦!请多多支持!

传送门:《许你蔚蓝》http://www.ruochu.com/book/130098

—————那一片蔚蓝,干净得令人心驰神往———————

高能预警:

善变狡猾不纯良的艺术投资顾问VS沉稳腹黑巨能忍的收藏界大佬

————————————————————————

【试读章节】

002潘多拉的魔盒

“怎么样?”韩靖霆声线紧绷。

“他们看了照片,说那晚给他们钱的人,就是顾溪!”

陆星蕴指着顾溪的鼻子,恨得咬牙切齿。

“唔,唔唔……”顾溪疯狂摇头否认,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韩靖霆闭上眼,极尽的失望和愤怒之下,他的拳头握起又松开。

当他再度睁开眼睛时,那目光冰冷无情,极尽鄙夷。

顾溪就知道,她永远也无法获得韩靖霆的原谅了。

她的确是给了那些人钱,可是……

她该怎么解释?谁又会相信她?唯一能给她作证的陆灵蕴,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被诊断为脑死亡。

而她,成了案件的嫌疑人!

陆星蕴起身扑进韩靖霆的怀里,哭得全身都在抽搐。

“靖霆哥,你一定会替我姐姐报仇的对不对?”

韩靖霆轻轻“嗯”了一声,两道冷冽的目光如同锋利的刀子,将顾溪的心生生劈成两半。

“顾溪,你放心,我会让你在监狱里把这个孽种生下来,然后,让他像你当年一样……”

韩靖霆语气平静,可人人都知道,珑城韩公子,言出必行。

顾溪闻言,只觉得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吐了出来。

当初年幼的她被人贩子拐卖,历经种种波折进了“丐帮”,若不是因为长得可爱讨喜,她也会像其它孩子一样,被断手断腿甚至戳瞎眼睛,被当做行乞的道具!

她怎么能忍心自己的孩子也经历这样的痛苦?!

“是不是因为姐姐知道了你的秘密,你才对她下毒手的?!顾溪,枉我姐姐视你为最好的朋友!眼看着她就要和靖霆哥结婚了,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的心怎么可以这么狠啊?!你一定是在嫉妒姐姐!对不对?!”

伏在韩靖霆胸膛的陆星蕴,眼含热泪地控诉着顾溪的恶行。

“我没有,是灵儿她……”顾溪再怎么努力,发出的声音依然微弱沙哑。

陆星蕴瞪圆眼睛,“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管家,把她带去医院!让她在我姐姐面前忏悔!”

顾溪百口莫辩,她哀怜地望向韩靖霆,而韩靖霆一言不发,就是默允。

最终,她被陆家人架上车,扭送到陆灵蕴的病房。

他们用力将她推倒在冰凉的瓷砖地上。

“顾溪!你给我姐姐跪下!”

陆星蕴从背后拖拽顾溪的胳膊,将她按在病床边。

顾溪茫然地抬起头,与视线齐平的,是病床上陆灵蕴苍白的面容。

呼吸机罩在陆灵蕴的脸上,她一动不动,睡得很沉。

顾溪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簌地滚落,她跪着向前挪动膝盖,靠在陆灵蕴的床头。

“灵儿,你醒醒啊……”

她比任何人都期待陆灵蕴醒过来,这样她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

“你不配叫我姐姐的名字!”

陆星蕴又是一记耳光,打得顾溪的右耳嗡嗡作响。

“看不出来,你还这么会演戏。”

男人刻薄的话语就像淬了毒的刀,韩靖霆大步走进病房,来到顾溪面前,手指攫住她的下颌,“好啊,那你就跪在这里,给灵儿磕一百个头!看她会不会原谅你!”

顾溪如同溺水的人被缠住双脚,任凭怎么努力也浮不上水面,就连呼吸都是错的。

“看着她,磕完为止。”韩靖霆说着,捏着顾溪的大手用力一甩,扬长而去。

顾溪“咚”一下磕在床沿,眼前顿时一黑,险些觉得自己要死了。

有了韩靖霆的授意和陆星蕴的监督,佣人有恃无恐地按住顾溪的头,一下一下,重重地扣在地上。

顾溪渐渐心如死灰……

她一直那么用力地爱着一个人,没有奢望过什么,也从未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可为什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是因为她不自量力吗?还是她根本就不该爱上他?

她所有青春年少的时光和蔷薇般的少女心思都给了韩靖霆,在她的世界里,他是唯一的光。

她不会忘记四岁那年,因为韩靖霆的一句“她真可怜”而被顾家收养。

十二岁,她对这个救他出水火的大哥哥有了懵懂的喜欢。

她的喜怒哀乐,从花开半夏到雨过天晴,从患得患失到谨小慎微,都是因为他。

但她也知道,韩靖霆的妻子永远不会是她,一个被从乞讨者手中救出来的,来历不明的养女,更何况,她不干净。

可即便从不奢望,但爱已深入骨髓。

或许,一切错误都始于那一场生日狂欢派对。

顾溪在人群中远远望着如星辰般耀眼的韩靖霆,这是他留学后第一次回国,她比任何人都要开心,却不敢与人分享这份喜悦。

当晚,她醉得稀里糊涂,都不知道怎么去的房间。

印象里,该做的,不该做的,他们好像都做了。

其实,潘多拉的魔盒早就已经被魔鬼偷偷打开。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