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念离群

玳瑁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奴婢是太过于想念她了,所以……所以就话多说了些。”她说罢,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看着曹丕。

“她叫什么灵……芸?”

“是薛灵芸!”

“那么你是姓薛了?原来你叫薛玳瑁!”

“奴婢姓郭。”玳瑁简短地说道。

“郭……”曹丕沉吟,“是郭奉孝的郭?”

玳瑁也在同一时刻说道:“是城郭的郭。”

被曹丕这么一说,“郭”字瞬间带有了一种“才策谋略,世之奇才”的感觉。

“奴婢的姓怎么可以和郭奉孝认亲戚呢!”玳瑁飞快地看了他一眼,“薛灵芸是奴婢的远方表妹,不见有好几年了。”

曹丕不动声色地笑道:“那你想干什么?”

“奴婢想让她进府中来看看奴婢,也让奴婢看看她。”玳瑁客气婉转地表达想要薛灵芸进府来的意思。

“既然她已经无家可归,进到府中来就在府中住下吧!”

玳瑁惺惺作态地低声道:“真的嘛?奴婢倒没有想到公子会同意舍妹进府。”

“做人要恩怨分明,我既然要你们姐妹团聚,就算是你的恩人了。我是你的恩人,你总要报答我!”曹丕有意无意地说道。

“报答?我……”玳瑁黯然,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曹丕笑着看着她。

玳瑁低声道:“奴婢身为婢女,连生死都属于公子的,奴婢……奴婢实在拿不出什么东西可报答的。”

“其实我要你报答的东西很简单!”曹丕仍旧是面上带着笑容。

玳瑁保持着十分的戒心:“公子要奴婢报答什么?”

曹丕听了玳瑁的回答,暧昧地笑了起来。他说道:“送我一只你编的同心结。”

玳瑁抬起头,感觉自己的耳朵似乎是听错了:“什么?”

曹丕重复说了一遍,眼睛盯着她不放:“送我一只你编的同心结。”他只觉玳瑁有一种温和宁静的艳美,使他想做的很多欺负她的事都做不出来,只道,“送我一只你编的同心结,就算是报答我要你们姐妹相聚的恩情了。”

说罢,他转身离开了。

玳瑁回味着曹丕说过的话,看着她时的神情,坐在自己的小屋里看到什么都高兴,连爬到被窝里准备蒙头捂汗的时候也要高兴一番。

曹丕无疑不是一个好男人。

玳瑁不知道她会喜欢曹丕这样的一个坏男人。

曹丕今日在丞相府有一个家宴,商讨北上的事情。曹操自建安九年破了邺城,后征乌桓,基本上肃清了袁绍的残余势力,进而实际控制了河北,刘协封他做冀州牧,一来曹操要亲自去朝廷受封,二来曹操在邺城准备营建新的府邸。如今邺城新的府邸已经建成,唯有一高台尚未建好,曹操准备举家从许昌迁往邺城。

“当年攻打袁绍,我也曾听说袁绍的妻子刘夫人妒忌心极强,当年袁绍尸骨未寒,刘夫人就将袁绍五个宠妾全部杀死,真是狠毒啊!”卞夫人听说要去邺城,不禁回忆起了往事。

曹操揣着手,轻笑道:“所谓有其母必有其子,她的儿子袁尚则帮助她杀光那些宠妾的家人。”

“阿翁。”曹植跽坐在一边说道,“既然刘夫人如此可恶,您当初为什么放过了她,还把袁府中的财物送还给了她?反而屠杀了邺城中的百姓。”

“也许,阿翁这样做是为了安抚名门望族,震慑平民百姓。”曹丕摸了摸茶碗,“当然也有犒劳军士的意思。”

曹操点点头:“刘夫人可恶不可恶并不重要,麻烦的是邺城中百姓的民心,当初袁熙、袁尚的旧部逃到了乌桓,又逃到了辽东,打的不就是袁绍的旗号收揽民心么。我不杀了他们,他们哪里知道我的厉害,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抵抗我们的军队入城。说起来也真是可笑,袁绍在世时,这两个人斗得不可开交……”

曹植一向不赞成曹操屠城,心里忧愤不已。

曹丕也说道:“当年袁绍为庶子,也曾和身为嫡子的弟弟袁术争斗,这恐怕是袁家的传统,所以他们很快就被阿翁给歼灭了。”

一直坐在一边饮茶的甄夫人听到他们谈论袁家,早就不自然了起来,及至说道袁熙,连忙说道:“母亲,孩儿突然想起来东乡这会儿午睡也该醒了,不见孩儿在身边又该哭闹了,孩儿这就去看看她去。”

卞夫人会意,微微点头:“好,你去吧!”

甄夫人深深施礼,便离去了。

“甄姬在咱们家几年了?”曹操随口问道。

卞夫人想了想,斟酌着说道:“阿瞒,你忘了?建安九年破邺城,把她赏给了子桓,如今都三年有余了了。”

曹操一笑:“这时间久了,还真是把她的出身给忘了。”

卞夫人嗔道:“阿瞒何其健忘啊!她原本出身河北甄氏,也是名门之后,可惜如今落得如此的身份。”

“行了行了,”曹操侧倚在漆案,“不说这些个事儿了——子建,我打算修建一座新的高台,由你来主持如何?”

“阿瞒!”卞夫人震惊道,“子建还小,还没做过什么事。”

“妇人之见,”曹操嘴上如此说,却用手轻轻拍了拍卞夫人的手,“刚生下的婴儿如果一直抱着他,不让他自己学会走路,他何时才会走路呢?让子建从主持修建高台开始,办的好了,我以后还要委以更多的重任呢!”

卞夫人爱怜的看着曹植:“我只是心疼子建啊!”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