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别怨

曹丕推门进来,坐在她的对面,看着她半晌没有说话,任夫人向扬了扬手里的饭碗,只是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问道:“公子从丞相府回来,吃饭了吗?没吃的话就在妾这里用点。”

“吃,干什么不吃,你好心好意请我在这里吃饭,我不吃的话,我怕你又去父亲的面前骂我!”曹丕笑了笑。

任夫人也笑了:“你想来吃饭,就早派人禀报啊,我也好叫人准备好一副碗筷。”她说着,连忙吩咐婢女,“去,再拿一副碗筷来!”

曹丕接过筷子,在盘子里挑了几根菜又放下了。

任夫人笑着问道:“公子怎么不吃?”

曹丕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她:“我来找你,除了吃饭,还有另外一件事。”

“……什么事?”任夫人低垂着头吃饭。

曹丕站起身来,背对着她:“我料定了是你干的。”他的语气中却毫不包含任何的感情色彩,好像就是在陈述一件既定的事件一样。

任夫人没有说话,沉默了良久,忽然她竟痛哭流涕起来,伤心之至。仿佛是回忆起令人伤感的很多往事。

曹丕从未见到她在他的面前痛哭,也不曾见到她在众人面前痛哭。她是出身贵族的女人,她的内心不管如何激荡也不肯在人前表露。

可是,她终究是个渴望被爱的女人。

良久,她止住了抽泣,语气也平缓了许多:“还记得那年,我们的婚礼吗?”

曹丕点点头,他不喜欢父母为他挑选的这个妻子,他不喜欢她的迟钝,他不喜欢她的平静无波,可是,她是出身任氏,身家清白,是父母为他选定的理想的妻子。

任夫人抬起头:“那年,我才刚满十六岁,我才刚学会用针线绣鸳鸯,我还不认识你,我就嫁给你了。几乎还是在睡梦中,我就被母亲抓起来梳头,穿上嫁衣,我要嫁给你了,那天是开着桃花的春天,下了好几天的雨,偏在我嫁给你的这天放晴了……就像今天这样,阳光明媚,空气中漂浮着不知名的香气。”

曹丕看向窗外,窗外柳丝低垂,一阵风吹过,万点飞絮飘飘摇摇,惹人愁绪满怀。

事到如今,她还在怀想着她嫁给曹丕的那天。

“别哭了,你不必为我掉眼泪。”曹丕摇了摇头。

“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努力地讨你喜欢,可是越努力越做错。”任夫人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十六岁才学会绣鸳鸯,母亲说我笨,我真笨,你不喜欢我。”

曹丕看着任夫人:“我虽然不喜欢你,可是你如今已是我曹丕的夫人,是我身边的一个女人了。”

任夫人咬了咬嘴唇:“公子!你真以为我已经是你的夫人了么?”

曹丕说道:“我早娶你为妻了,婚礼都举办了,难道还不是么?”

任夫人苦笑着摇摇头:“不是!”

曹丕沉吟着:“不是就好了!”

任夫人的脸惨白了,她满眼泪花,她没有说话,她站起身来,在曹丕的身边跽坐下,轻轻地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美丽的眼睛哭得通红,她是真的伤心。

废弃任夫人的消息传来的时候,玳瑁正在甄夫人的房间里,将编好的吉祥结送给曹叡玩。

甄夫人端坐于绣榻之上,脸上有遮掩不住的喜色,吩咐身边的婢女把罐子里放着的蜜饯拿上来,又嘱咐给玳瑁一支竹签子,催着她尝尝。

玳瑁挑了一颗放在嘴里,甜的腻人:“好甜……”

甄夫人说道:“这是上好的蜜饯,叫人从我老家带来的,妹妹若是喜欢,我整个一陶罐都送给你了。”

这是她第一次称呼玳瑁为妹妹。

“多谢夫人。”玳瑁嘴里吃着,也不忘行礼。

甄夫人舒了一口气长气。

甄夫人说道:“一开始那儿……邺城陷落,子桓告诉我袁熙抛下我跑了,我感觉到我整个身子都像是掉进了冰窟里,冻得我两条腿说什么都走不动了……我本想一死了之,可恨那刘氏将我献给了子桓……”

甄夫人说着说着伤感起来。

玳瑁连忙放下蜜饯,安慰她:“……夫人现在是公子最爱的女人,很快就会扶您做正室夫人的。您是有福之人。”

甄夫人笑着点了点头。

曹丕废弃了任夫人,玳瑁甚至比甄夫人还要高兴,因为自此之后她玳瑁真真切切坐到府中第三的位子,就算曹丕再欺负她也无所谓了。

一想到此,玳瑁禁不住向甄夫人恭贺道:“恭喜夫人!”

甄夫人看到她的笑容,眼睛里闪过一丝惊艳。她说道:“妹妹。”

“夫人?”玳瑁应了一声。

甄夫人欲言又止:“照理我不该问,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想问一句……公子可否找你侍过寝?”

玳瑁愣了一下,略显慌乱,忙跪下,伏在地上说道:“……没有啊……怎么会招奴婢侍寝呢?公子见到奴婢只会感到心烦。”

她轻声笑了,让娇娜把玳瑁扶起来:“妹妹别怕,我是那拈酸吃醋之人吗?有朝一日我坐了任夫人的位子,我定会劝公子广纳淑媛的。只不过如果妹妹能获得公子的宠爱,总比别人强。”

玳瑁低着头,只说道:“奴婢万不敢有此奢望。”

跟甄夫人说话真是好累!这夫妻两个没有一个可以好好说话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