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献衷心

玳瑁也记挂着曹丕一定要忘记要她侍寝这么一回事……

可是,曹丕又不是傻子或者是得了一种刚要做什么事就忘记了的病。

玳瑁在心里叹了口气……正在胡思乱想中,曹丕把手里的杯子放到旁边的托盘里,对她说道:“玳瑁,磨墨!”

玳瑁垂着眼皮,伸手拿起小壶往砚台上滴了一小滴清水,然后拿起墨条开始研墨起来,动作熟练又利落。

曹丕说道:“你经常做这样的事?”

玳瑁说道:“在铜鞮侯做过。”

“给铜鞮侯世子也磨过墨?”曹丕问道。

“嗯。”

“他写书信的时候也是这么让你磨墨的?”曹丕说道,见玳瑁不作声,仍旧往下说,“你还做过什么?”他手里拿着毛笔,用深思的神情看着玳瑁和她握着墨条的手。

“洗衣服,做饭,洗脚……凡是婢女该做的奴婢都做过。”玳瑁对他说,“奴婢会像在以前铜鞮侯府伺候人一样来伺候公子,不,奴婢会比以前更加尽心竭力地伺候公子。”说到这里,玳瑁精神一震,曹丕这人也挺好相处的,只要顺着他的心意,难保她不能五官中郎将府混成和在铜鞮侯府中时一样的地位。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她要向曹丕献献衷心。

曹丕一时怔住,看着玳瑁,她白润润的脸,秀巧的鼻子,红红的嘴唇,还有一双黑黑的眼睛,虽然是她的面上是微笑的,但看上去觉得她好像藏着一些不为人所知的心事。

他简直要笑出声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笑的时候艳彩的眉毛挑起来,就像是一个孩子。

玳瑁看着这笑容,以为他在示好,可是,她错了。

曹丕无法看出玳瑁是否喜欢铜鞮侯世子那个男人,更不能接受她一副献媚的姿态,转眼看到玳瑁还在拿着墨条磨墨,顿时无名火起。

曹丕一拍漆案,玳瑁磨墨的砚台一跳,把玳瑁吓了一跳。

他怒道:“出去,以后不许到我屋里来!”

玳瑁跪在地上,只有称是。

曹丕看到玳瑁一副并不感觉自己做错了模样更加生气:“出去!”

玳瑁站起身来,慢慢走了出去。

曹丕想叫她回来继续磨墨,可是又抹不开面子,便转向其他地方发泄:“你们两个……”他朝着候在门外的两个婢女吼。

两个婢女相互看了一眼,只看到玳瑁摇摇地走出去了,不知道曹丕为何发这么大的火,连忙进屋子里来听从吩咐。

曹丕说道:“是谁让她住在这里的?”

婢女看着他,她不是您新纳的侍妾么,自然是要住在在这里,以可以随时满足您的,她们当然不敢说这样的话,只是跪下说道:“玳瑁姑娘是您的侍妾,理应住在这里的。”

“废……”为了让她留下来,他才说她是自己的侍妾的,若是废了,她就有理由出府了,“算了,就让她住在这里吧!”

惹曹丕发怒的时候立刻传遍了整个府中,纳玳瑁为妾这件事就像是一个笑话。

倩娘看到曹丕浑似忘掉府中有玳瑁这个人的存在一般,顿生出一种自家儿子还是很聪明的错觉,到底是没被这个狐狸精给迷住。

她对玳瑁说道:“五官中郎将府不养闲人,自此……”她陷入沉思,撇她一眼,“你做什么好呢?你先去负责打扫乐器室吧!”

“是!”玳瑁心中有点感激倩娘,知道她来自洗衣房,若再回到洗衣房干活,可要被熟人笑掉大牙了。

倩娘到底是热心肠。

玳瑁心思静静,对着铜镜,将盘在头上的云髻一点点拆开来,梳起婢女中流行的双鬟,发鬟间只点缀着红色的流苏做饰品,她起身,脱下绫罗,小心地叠好,仍换回自己破旧的素裙。

这个打击也是够打的,说是要做侍妾了,然而侍妾的位子还没捂热就被打回了原形。如此冷遇,如果是别的姑娘恐怕也有够难熬的,放在玳瑁身上,玳瑁不仅不在乎,而且竟还有点暗自庆幸。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是侍妾,但不用尽侍妾的一项义务,还有符合侍妾身份的铜钱拿,郭女王,你闯过这一劫的!

倩娘看不出她脸上的悲喜。

玳瑁穿着旧衣,开始在乐器室里发呆,自然耳边多了些许多的闲言碎语,说就说罢,婢女们除了伺候主人,剩下的时间做些什么呢,也就剩下闲言碎语可以让她们增加增加感情了。

日子就如流水一般从指尖滑了过去。就快要春尽了,院子中的花瓣纷纷陨落,一阵风吹来,简直就像是下了一场花雨。

玳瑁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打开一只小漆盒,只见里面放着一枚闪着寒光的银针,这是铜鞮侯送给她的信物,玳瑁就着昏暗的灯光写下一封书信,并将这枚银针卷在这张绢布里。

这张绢布连带着银针将会被寄往常山,那里住着铜鞮侯的女儿。

——玳瑁始终没有忘记铜鞮侯生前交代过她的事情,铜鞮侯夸她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子,在府中也时常照顾她,为了知遇之恩,玳瑁说什么也要报答。

铜鞮侯的小女儿因是二月出生,有克夫克母有克父克母之像,相士便建议他将小女儿寄养到别处。

铜鞮侯把小女儿送到了她常山舅舅家养育,只在过节的时候见上一面,因此很多人都不知晓铜鞮侯有小女儿这个人的存在。

奈何舅舅家贫苦,家中只有三亩上下的薄田,铜鞮侯便也时常接济他们,如今铜鞮侯死掉了,不知他们家如今过的如何了。

玳瑁攒下这些天来花不完的铜钱,把它们全放进自己缝的一个布包里。得了闲,就把这些铜钱送出府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