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声声慢

玳瑁自从知道了自己要面临着什么,整个晚上都无法入睡。

不过,曹丕也根本没有提出要她来侍寝,玳瑁稍稍安了些心,快到天亮的时候半睡半醒间玳瑁开始发噩梦。

她在疲惫中起来时才知道曹丕昨晚上根本就没有回府中来,而是去和他的那一帮好友喝酒去了,因为喝醉了就索性住下了。

玳瑁捂着胸口,害的她白白心神不宁了一个晚上,但是她待在府中一日,终有一天让她侍寝的时候,如今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玳瑁一个人坐在院子的台阶上,春风出来的花瓣落了满身都不知道。

“公子回府——”忽然有人喊道。

玳瑁惊得站起来。

很快便看到,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往正房里走,便是曹丕,身后还跟着两个宽衣博带的男子,他们一边谈笑着一边往屋子里走。

玳瑁连忙也转身往自己屋子里走,避之唯恐不及。

于是,曹丕眼角的余光便看一个侍妾打扮的女子惊慌得跟兔子似的在往自己正房旁边的一间小房子里跑。

三人坐在席上,有婢女上前来斟上香茶。

吴质在跟曹丕谈论昨夜喝酒时未尽的话题。

旁边的刘桢也在附和。

曹丕没有管这些,他在想玳瑁,玳瑁这个婢女在铜鞮侯府中的时候一直是端庄淑女的,甚至遇到来抓人的他的时候都没有看出来有多惊慌,后来在洗衣的时候被倩娘训斥,当看到自己在旁边便很快变成另外一种唯唯诺诺的样子,现在她又惊慌失措的避人。

于是,曹丕觉得今天玳瑁避人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吴质见曹丕想的专注,想的时候嘴角还微微的扬起露出一点笑意,这让吴质觉得曹丕似乎是在思春,心叹:曹丕身为丞相的公子,有妻任夫人,有妾甄夫人,这两个都可说得上是美人了,他系心之人到底是哪一个呢?他示意刘桢不要说话。

于是,一间房子里,两个大男人默默地盯着曹丕看,曹丕却想的出神,全没注意到两个人暧昧的眼光。

曹丕本来就有心事,被玳瑁这么一闹,就忘记是什么事了,等吴质和刘桢告辞离开,他才想起来要给文学掾司马懿写一封书信,以显示自己的真心实意,其文字措辞还未跟两个朋友商量呢。

这么看起来,这个丫头真是死十回也不够的。堂堂公子,被她搅得居然连这么大的事情都给忘了!

曹丕拿起笔来,决定先写个草稿,待哪日再和朋友们商量。他拿上笔又放下,背着手出了屋子,站在台阶上,叫道:“玳瑁!”

玳瑁还在屋里,被他冷不丁的这么一叫,刚饮下去的水差点给呛到,她忍不住咳嗽连连,没来得及回答。

“玳——瑁!”

屋外又传来了他的声音。

可是,玳瑁的鬼咳嗽还是没有停下来,甚至觉得比先时咳得更厉害了,偏偏在人家喝水的时候吓唬人,玳瑁心中也有气。

曹丕气不打一处来,敢不听他的话,于是对着门外候着的婢女说道:“抓过来!”

两个婢女相互看了一眼:这个侍妾不寻常!把她抓过来会怎么收拾她!公子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两个婢女默默地给玳瑁掬了一把泪。

两个婢女走到那间小屋,便听见玳瑁咳得喘不过来气的声音,她们也顾不得了,一个人过去架住玳瑁一个胳膊,将她像捉小鸡一样一直捉到了曹丕的面前。

玳瑁叫着:“我自己走……”

两个婢女连忙松了手,玳瑁就径直地倒在了曹丕的面前。

真丢死人了!玳瑁的脸一阵红一阵白,默默地站起身来,低着头,硬着头皮等着曹丕的处置。

哪知曹丕的锦靴在她的眼前晃动了一会儿,而后又走远了,玳瑁想他一定是回到屋子里去了,这煞风景地曹丕到底想做什么?

曹丕跽坐在位子上,手里喝完一杯茶,知道玳瑁还候在门外,大声道:“进来!”

玳瑁便垂手而入不知他要做什么,曹丕舒舒服服斜斜靠在漆案上,漆案上放着笔墨纸砚,那纸其实就是绢了。

曹丕气定神闲,看了一眼玳瑁:“你过来!”

“奴婢不敢!”玳瑁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只缩着尾巴的兔子。

“你还有不敢做的事?”

哪有,她一直在小心翼翼地生存好不好?玳瑁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挪了过去。

“坐下!”曹丕又说道。

玳瑁挪在他对面坐下,看他铺上一张上好的绢布,再在上面压上貔貅形状的镇纸,韧长的手指缓缓摸过一盏盛着水的茶杯。凑得这般近,玳瑁才算看出来,这是一只握惯了长剑的手,他的手背上的皮肤很好,只是虎口和手心处生了老茧。

他的手这样有力,玳瑁很想碰他一下,但是她没有……她抬头看了看他的脸,曹丕却把头转向了另一边,没想到丞相府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公子居然指甲生的这样瘪……玳瑁建议他平时吃饭的时候千万不要挑食,要多吃一些青菜之类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