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斗婵娟

而此时,曹丕过到铜鞮侯府来,又带来一大车的东西,铜鞮侯又大骂曹贼,想必是铜鞮侯暗中参与了诛杀曹操的活动,如今定是东窗事发,曹操派他的儿子曹丕过来兴师问罪了。

如此看来,君侯是个可敬的人。

忽然,她听到曹丕说道:“这是小意吗?记得我来府上做客,是你弹得曲子。”

小意一惊,连忙跪了下来:“奴婢学艺不精,惊扰了公子,请公子饶命!”说着,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浑身都在止不住的发抖。

曹丕将小意的求饶置若罔闻,说道:“拉出去,给我砍掉她的一双手。”说完,便有两个人上前来,将瘫在地上的小意拖走。

这样就要一双手保不了?玳瑁的心沉了下去,整个身体如坠冰窟。他怎么还记得弹错曲子的小意,真是够记仇的,小肚鸡肠,面对这种人千万错不得,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了他,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可怜的小意,如何去救她呢?

玳瑁内心里翻江倒海,无论如何也要试一试,玳瑁伸手一拦,手腕上的两只翠绿的镯子相击,发出悦耳的声音。

玳瑁咬了咬双唇,抬起头看着曹丕,她一双明亮的眼睛如两道灵河填进曹丕的一双眼睛里。她说道:“她……她又不是故意的。”

曹丕一怔,感到一阵晕眩,避上她的目光,嘴上却是说道:“这并没有区别。”

玳瑁的眼珠子转来转去,想着还有没有别的方法救小意。

正在此刻,阿璇忽然跪在地上:“公子,这件事不怪小意。”

“哦?”曹丕看向阿璇。

阿璇说道:“小意不是故意弹错曲子的,这事情说起来都怪她。”她说着,伸手指向了玳瑁,“这件事说起来都怪玳瑁。”

什么?玳瑁忍不住抬起头来,神色复杂地望着阿璇。她明白她心中的想法,一直以来,阿璇都看不上玳瑁,可是那都是小儿女之间的吵吵闹闹,她万料不到如今阿璇竟想借此来除掉自己,阿璇竟恨自己如此之深。

曹丕得意地看着铜鞮侯:“看看你府中的人,做错了事只会互相推诿。”

阿璇眼神闪烁,不去看玳瑁:“玳瑁是府中的女乐,很是会弹琵琶,大家的乐器坏了也时常找她去修,那天小意的琵琶坏了,她却没有修好,小意拿着坏掉了的琵琶去弹自然是惊扰了公子,归根究底都是玳瑁的错。”

小意震惊地看着阿璇,张了张口,却没有说话。

“小意,是这样吗?”曹丕挑了挑一双如艳彩一般的浓眉。

小意跪在地上,头低得很低,却不肯再说一个字。

玳瑁不禁凄然一笑,大难临头,谁又会在意别人的生死呢?这世上,除了父母亲人,谁还会关心她的死活呢?五年来的姐妹相处,就像是一个笑话。但是,她还不想死,姐姐还在江南等着她呀,她怎可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玳瑁想到这里,跪在地上,额头触及的是坚硬的地面,她想到此时早上梳起来的云鬓想必也沾染上了尘土。

如何再去辩白?玳瑁抬起头来,看着君侯,又看了看曹丕,心中又涌起了当年父母无畏赴死的勇气,反正都逃脱不了这次的大难,不如就此死了,省得再受这人的折磨,只是不能再遵守当初答应铜鞮侯当时的话了。

玳瑁的心一横,冷冷地说道:“请公子赐奴婢一死!”

铜鞮侯在一边哈哈大笑:“我铜鞮侯府中到底还是有一个节烈之人的,此人还是一个婢女……”他的语气里有着说不出的骄傲。

曹丕也笑了起来:“好,你会弹琵琶,自然是懂得音律了,那你就在我身边做一个随叫随来的婢女吧!”

婢女?还让他随叫随到?玳瑁出了一身的冷汗,那么喜欢记仇的人,一定是十分难伺候的,说不定比杀了自己还要难受。

庭院中人听了这话,一时间都惊讶不已,纷纷忍不住抬头看向玳瑁。

玳瑁看见铜鞮侯正用冷冷的目光看着她,刚赞过她是府中的一个节烈之人,如今却要成为一个服侍曹丕的婢女了。

玳瑁跪在地上,垂下眼睫毛,露出一截雪白的脖颈,重复说道:“请公子赐奴婢一死!”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