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最纯洁的孩子(2)

“师妹,你对杜仲谋的印象怎么样?”王储忽然道。

鱼焱思考了一下,道:“以前还挺帅的,现在看起来就是一个奸诈的中年油腻商人。”她顿了顿,又补充道:“颇有手段,有恃无恐。”

王储冷笑道:“你说的这些都是人的属性,要是我评价的话,那就是一个词:禽兽不如。”王储的话音刚落,公交车便缓缓停在了第一个站点。鱼焱瞥了一眼窗外,便拽着王储下车。

俩人下了车以后,鱼焱示意王储跟着她跑。两人隐藏在巷子里看了一会儿,就见两辆车驶过,一辆朝着公交车消失的的方向追去,另一辆则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了三个人,三人分散开来,其中的一个就向着鱼焱他们的方向走了过来。

鱼焱蹙眉思考,她和王储所处的这条巷子是个死胡同,走到底就是一个落败的小区,小区只有零星的光亮,在夜幕的笼罩下,显得黑咕隆咚的。在这样的地方,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题。

通过王储对杜仲谋“禽兽不如”的评价,鱼焱丝毫不相信杜仲谋会“友善”的对待他们。鱼焱不晓得林奈什么时候能到。王储就是嘴皮子利索,动起手时却跟着二等残废没什么差别。

那个人越走越近,鱼焱无声地示意王储躲到旁边的垃圾桶后。王储小心翼翼地挪着,忽然,他踩到了一个空的易拉罐上。

“吱嘎”一声刺响,肌肉男顿下了脚步,鱼焱眼尖地见他用手摸了一下耳边的通信设备。就在这时,一个黑影鬼魅一般地从肌肉男的身后滑过,肌肉男身子一晃,便软趴趴地滑到了。鱼焱冲了过去,和林奈共同将肌肉男拖到角落里。

“他们见联系不上他,马上就会起疑。”鱼焱道。

林奈表情如常,只道:“没关系,我们都足够的时间离开这里。”就在这时,王储忽然大喊道:“小心!”他大喊的时候,同时将手里的汤面丢了出去。

听到王储的示警,鱼焱和林奈机警地躲开了。然而,从侧面包抄过来的两人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他们一个一拳击开了王储扔过去的汤面,一个则双手牢牢地捧住。迸溅、挤压出来的汤汁里混合了大量的黄灯笼辣椒。短暂地寂静后,两人便捂着自己的眼睛,嗷嗷地叫着痛。

鱼焱和王储虽然躲得快,但是后背上却也沾染了不少含着辣椒的面汤。鱼焱顾不上嫌弃自己,收缴了三人的通信设备后,和王储林奈合力翻过小区的高墙,跑掉了。

等到送三人的司机发现不对时,鱼焱等人已经跑的不见人影了。

海浪拍击着堤岸,声音清脆,鱼焱趴在栏杆上,闻着海的咸腥味,内心的不安渐渐缓解。她走到王储的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王储叼着一支烟,还在拆第二包。鱼焱不满地说:“师兄,我怎么感觉你这么酝酿——像是要生孩子似的。”

王储像看白痴似的看鱼焱,道:“你这是什么干巴巴的比喻,跟陈年橘子皮一样干巴巴。”

鱼焱嘿嘿一笑,道:“咱俩就别大哥嫌弃二哥了,你赶紧说说,那个杨晓怎么了?你没看见,姓杜的不打算放过咱们几个了,你就别瞒着了,有什么话都说出来,咱们好研究一下对策,而不是在这干等着让人追杀啊!”

王储搁下怎么都撕不开的烟,呼出一大口烟雾,半晌才郁郁道:“我不是藏着掖着,我就是觉得。”

“你不用替她瞒着。”一直没说话的林奈冷声道:“你要是不把你前女友的过去代入,就能冷静的思考问题了。”

林奈的话一出,王储炸了,鱼焱头疼——他这是什么时候养成的“哪疼打哪”的坏习惯啊!

“停停停!你们俩别互掐行不行。都要点紧,说点关键的。”鱼焱站在王储和林奈之间,做和事佬道。

“杜仲谋对杨苗做了不好的事情——不止一次。”王储叹了一口气,道:“杨苗是杜仲谋的外甥女,早年间,她的父母出了车祸双双去世,杨苗便跟着杜仲谋的父母,也就是杨苗的姥姥姥爷生活。但是前阵子杜仲谋的老爸生病了,便到北京去看病,卢晓就把杨苗亲自接到身边来照看。”

“杨苗读的是贵族学校,她不小心把同学的古董胸针给弄坏了,姥姥姥爷都离得很远,杨苗也不好意思和这个总是爱人后流泪的表嫂开口。她难过的坐在小区的花园里,忽然,有个慈眉善目的老爷爷和她搭讪,说只要杨苗去他们家做客的话,就会帮她出这个钱。此后,杨苗每当缺钱的时候,就会去这个老爷爷家里‘作客’,直到被杜仲谋发现。”

“杜仲谋没有为杨苗讨回公道,相反的是,他想水蛭一样盯上了杨苗。据杨苗说,有时候,杜仲谋还会带别的哥哥来找她玩……”说到这里,王储咬牙切齿起来。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