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中局五

李因似是没有料到我会答应,而且这么痛快,明显地愣了一下,之后说道:“孟书和我相识多年,季英又与我颇有渊源,但如今,她们两个,一个说对方与你合谋要置我于死地,一个说自己是被冤枉的,与你相交乃是有利可图。其实这本来是家事,但都涉及到你,所以才把你请来,我想你也想证明自己...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