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我的女人,谁也不许碰

公寓里,水流声音很大,蒋亦琛在浴室里洗漱已经有二十分钟。 他的手表就放在床头柜上。 周千叹告诉我,蒋亦琛的手表里,有一个针孔摄像头,可以记录全天发生过的每一件事。 如果能搞到它。 想必,能知道不少事儿。 我忐忑的躺在白色大床上,浑身赤/裸,像是等着被临幸的妃子。 想起刚才吴西哭...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