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陆末北你告诉我,我该不该恨你

宋时笙为了让自己保持清醒,用刚才她在挣扎间摔碎的酒瓶碎片不停的割着自己的手臂。宋时笙几近绝望,意识混沌,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了,这时候,她的手,碰到了一个酒瓶。她闭上眼睛,狠狠的咬破自己的下唇,尖锐的疼痛让她大脑清醒,下一秒,拿起酒瓶,狠狠的敲向了马总的头。“啪啦!&r...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