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讲道理的林律师(二)

舒颜默默地走回到了餐厅。

很显然,林远辉与他父母之间的交流比起她想象的还要少。

他就并没有告诉过自己的父母,他其实早就对她们家的各种情况十分地了解了,他们完全就不需要去找了旁人来再做打听。

而她自己也只是到了此时,才真正地意识到随着他们之间的交往越来越深入,本来两个人的关系早就很自然地已经展开到了两个家庭的关系上面去了,与之前的那一段异地恋的经历不相同,这一次明显两家人之间是缺少了足够的缓冲。

她早就知道,不少人总是会自以为是地去想象,就像是她们这样的母女两人相依为命的家庭就是孱弱的,要显得卑微一些的,比起别的人来,她们总是免不了要去等着别人先来挑选了自己。

林远辉他毫无疑问是很优秀的,林家是父母双全,社会地位和经济条件各个方面上也同样极好那也是不假,可是,她与林远辉之间是完全平等的,是因为彼此心悦互相选择了才会走在了一起的。

虽然他对于自己的态度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当她刚刚亲耳听到了林远辉母亲的那些话语里也同样隐隐地包含有了那样一层意思的时候,她还是立即地就介意了起来。

她爱自己的父母,不愿意他们被人误解了,更舍不得他们因为自己受到了一点轻看。

吃饭的时候,尽管她已经做了掩饰,可林远辉还是很快就察觉出了不对,吃过了饭没有多逗留,就带着她离开了。

到了车上,她不需要去掩饰了,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之后就静静地坐着,不愿意主动跟他说话,他有问了她才会有回答。

她的视线也一直留在了车外的街道上,收音机里的歌曲不停地播放着,她也同样并没有如往常那般跟着它们轻声地哼唱。

这样的气氛让林远辉异常地不习惯,而他却还又看到了她表现得并没有任何的不自在。

来到了小区大门,“那我先回去了。”,她的话音未落就已经在拉动车门了。

“颜颜,等一等。”,他迅速地伸手拉住了她。

她放下了手,这时候才正眼看着他,“还有什么事?”

“嗯。”,他的手从她的手臂上移下来,然后握住了她的手掌。

她的表情仍然是有些淡淡的,没有拒绝就由着他握了过去。

“颜颜,你这是在生谁的气,嗯?”,他问。

她摇了摇头,“没有,我只是有些累了,不太想说话。”

“不是的,跟我说说吧。”

他的眼神赤诚,让她有了犹豫,“我说过了,真地没什么事。”

她移开了视线,透过挡风玻璃看向了前方的某处,暗自思忖着,自己的情绪来得这么激烈是不是其实也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呢。

他没有再追问下去,却也没有松开了手,她并没有要挣脱了自己的意思,那么事情就大不到哪里去,他可以多等一等。

两个人就这样沉默着,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

*

天空又飘着雨,雨中有风

风吹到心里头,一阵难受

往事历历如昨

曾经是你和我手牵着手

走遍每个角落留下海誓山盟

那时候从来不曾担心有什么

能把你带走

就让小雨落在我的胸口

像你在我怀中

一样温柔一样无忧

就让小雨落在我的胸口

像你在我怀中

说你寂寞说你失落

说尽人间的梦

不知道什么时候

日子变得琐碎的事太多

争吵不休

年少轻狂的我懵懵懂懂

不去珍惜所有

伤了最爱

终于迷惑

如果说我的后悔能弥补什么

是歉疚折磨

这时,收音机里,又一首歌曲唱完了。

舒颜猜想,这首歌的名字应该就是叫做《小雨落在我胸口》了吧,刚才男主持人已经说了,这是他自己非常钟爱的一首歌。

一首虽然好听却并没有流行过的歌曲,能够成为了一个人的钟爱,想来,那一定就只能是因为内心被这些歌词狠狠地戳中了。

又过了一会,她转头看着林远辉,“我刚才做好了饭菜之后,其实去书房找过你,听到了你跟你老妈的谈话。”

他微怔,“你都听到了?”

“嗯。”

“我第一次听到了有人会用老实本份这样的词来形容我爸,还听到说我妈反复地给我爸单位递送工伤申请,为人相当犀利。”,她说。

“颜颜。”,林远辉用自己的手指轻轻地逐个撑开了她的每一个指缝,与她十指相扣了起来,然后才徐徐道来:“其实今天,我妈她找我谈话,最主要的只是想要催促我早点把你娶回家里来,可见她对你并没有意见。”

“她也是刚巧拐了好几个弯,认识了一个跟你爸爸同一个单位的人,两个女人到底很容易说到一起,她就多问了几句,满足了一下自己的好奇心。”

“这事情也是要怪我,我总是以为我自己的事情就自己来作主就好了,一直也疏于跟他们之间的沟通交流。”

舒颜垂下了双眸,看着彼此紧紧扣在一起的手,好想像平时一样去抚摸他指甲上的小太阳,不过还是忍住了。

“作为父母,哪怕有时他们的方式和方法,真不是那么地恰当,可是他们还是会忍不住地就那样地去做了,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根本出发点只是希望我们好好的,这个理由对他们来说就足够了。”

“所以,颜颜,我们不妨也想想看,如果换成是阿姨,阿姨她也有机会去问一问别人来多了解我一些的话,她会不会也是免不了想要去多打听上几句的呢?”

舒颜仍然垂着眼眸看着他的手指,没有搭话。

他捏了捏她的手,“别为这个生气了,好吗?”

“其实这些全都是无所谓的,你只要相信我就好了,嗯?”

他觉得在自己的角度上,其实其它人怎么想的是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事业上,他是靠自己打拼,生活上,他独立自主不啃老,实在是没有太多可以被人拿捏需要去妥协的地方。

父母亲他们喜欢自己选择的伴侣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但如若不是,那他也不打算去太多地讨好了他们,保持着合适的距离就好了。

而且他早就已经确信了,能够娶到舒颜分明就是自己最大的福气。

舒颜听罢还是没有说话,不过却已经开始用大姆指在他的手背上轻轻地滑动了。

他也垂眸去看彼此相握着的手,唇角微微地勾了勾,知道她的气就快要消了,这只小猫,脾气来得是快,可去得也快,不过吧,也还是要看对着什么人了。

而他的这番话,让舒颜完全地冷静了下来。

最最关键的是他问到的那一句话,说要是换成了自己的母亲,如果有了机会会不会免得了不去做同样的事情呢,她确确实实是不敢轻易地去做回答,保证说自己母亲绝无可能会那样去做。

*

余立自从那天与林远辉谈过话之后,就开始闭门不出了。

之前她为了回国,让家里人帮着她一起撒谎编了借口,到了此时家里人看她的情绪颇有不对,三番五次也没能问出个所以然来,于是就开始催促她赶紧回她自己的家去。

没有几天就是圣诞节了,远在米国的丈夫也在催促她,让她尽快地赶回去陪小女儿过新年。

她费了不少地周折,才订到了多次转乘的超高价机票。

在临走的前一天,她又给林远辉打了电话,林远辉没有接。

她换了一个号码再打,这一次电话是接通了,只是那边说话的人是陈奕峰。

她咬了咬嘴唇,只字未说就挂断了电话。

这就让原来还想着要装一个样子,去跟她说上几句旅途平安啊家庭幸福啊什么的陈奕峰不禁怔了怔,把手机还给了林远辉。

然而此时手机再次打进了同一个号码,林远辉又把手机递了回去。

余立只是对陈奕峰说了一句话,说自己明天一早就要离开,然后又是立即地挂断了电话。

“她是太习惯了,习惯了让我来把消息带给你。”,陈奕峰说。

林远辉说:“习惯到了需要改掉的时候,还是要改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