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上神很了不起吗

尔尔觉得自己好像一颗小萝卜头,被大佬按在怀里动弹不得,不过他的怀里真踏实啊,四周的死怨和阵里的煞气都被隔绝开来,给了她一寸喘息之地。

舔了舔嘴角的铁锈味儿,尔尔死死抓住了他的衣裳。

大佬罩我!

胸口处的衣料被她揉攥在手里,有些异样的压坠之感,离烨眼皮垂了垂,正好看见她后脑上轻颤的发丝。

细细软软的,被光照得透出浅浅的褐色。

他下意识地伸手想去碰。

然而,手还没伸到,前头就发出了咔地一声脆响。

数十把蛇尾刀的幻影散开,最后一把真身带着雷霆之力,狠狠扎透了他的防御罩。

坎渊的脸已经接近死灰色,周身的灵气也在被四周的死怨疯狂吸食,但他的双眼依旧死死地盯着离烨,殷红的血丝一点点蔓延至瞳孔。

“你肯出来了,好,好。”他哑着嗓子道,“那你便还我师父命来!”

最后一个字带着刮擦耳廓的尖锐,激得四周死怨沸腾,坎渊大喝抬手,仙力迸发,四周怨气登时腾飞成蛟龙之状,卷雪带风,长啸一声带着蛇尾刀直冲他面门。

四周如日食一般落下黑幕,煞气翻腾,阻隔了所有的灵力补给。尔尔埋在大佬的怀里,不由地打了个寒战。

竟然借死怨之气来弑神,就算成了也是个灰飞烟灭的下场,没想到坎泽这么心机深沉的人也会有这么死心塌地的徒弟。

这么一来,大佬很危险。

再强的上神也需要灵气补给,进出有度,循环不尽,方为无量。没有补给的大佬,如同离水之鱼,厉害破天也是要败的。

眼珠一转,尔尔立马扒开自己的衣袖,将手腕递到离烨面前。

“快咬一口,我身上还有些仙力。”她仰头,看看他又看看后头越来越近的蛇尾刀,“快啊,要来不及了。”

离烨神色复杂地看着她。

这个低阶小仙对仙力补给是不是有什么误解?用咬的那叫吸血,他又不是蚂蟥。

更何况,她这点仙力,他着实看不上。

翻手捏诀,离烨甚至没有抬头,一条火龙便汹涌而出。

然后他收回手,捂住了怀里小东西的耳朵。

尔尔的世界陡然安静了下来,她茫然地眨眼看着他,只觉得背后似乎有什么东西撞在了一起,动静极大,连她脚下踩着的石头都在猛烈地颤动。

接着,她看见四周原本畏惧不敢上前的怨气,突然欣喜地朝大佬身上涌去,争先恐后,比先前涌向坎泽的更多更快。

“师父?”心里一沉,尔尔下意识地摇头。

上神是不能和鬼魅做交易的,坎泽能出此下策,是因为他只剩结元,不会被反噬。离烨不能,他是绝对不能的。

捏着他衣襟的手猛地收紧,尔尔想将他拉下来一些,好劝他两句,结果手上一用力,面前这人竟像站不住似的朝她倒下来,冰凉的唇瓣擦过她的脸侧,接着就不甚舒服地将头磕在她的肩窝。

“……”

这是干什么。

强大如他,竟靠在她这个小矮子肩上喘息,气息听起来还有些脆弱,好像已经精疲力尽了。

这里的怨气这么厉害?

使出浑身力道接住他,尔尔满心疑惑,连忙又看了身后一眼。

那条恐怖的怨气蛟龙不见了,天上还有一朵对撞出来的庞大云雾没有散尽,坎渊倒在岸上,一双眼不甘地望着他们的方向,身上已经爬满了死怨。

赢,赢了?

坎渊都以自身为祭了,竟然也没能拼过神力所剩无几的离烨?

这位大佬果然很可怕。

缩了缩脖子,尔尔下意识地想往后退,可刚抬脚,离烨就按住了她。

“别动。”

坎渊已经被死怨反噬,可他的背后,死怨还在源源不断地朝他涌来,料想画面不会太好看,他不想给她看。

可尔尔又不傻,看周遭怨气都像是在被什么东西吸引一样飞旋,她皱眉挣扎:“师父,你先住手!”

“嗯。”低低地应了一声,离烨抬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掩耳盗铃么这不是?尔尔急得抓耳挠腮:“死怨会让人迷失心智,走火入魔。坎渊既然已经无法威胁你我性命,你大可以住手,让我来想办法。”

身上这人低低地笑了一声。

这是看不起她的意思吗?尔尔气得跳脚,她都愿意冒着暴露坎泽仙力的风险来救他,他竟然看不起她!

不就是个上神,有什么了不起的!

正想再开口,尔尔倏地察觉到一股蛮横的神力涌进自己体内,那充盈润泽的感觉,涤荡了她所有受伤的经脉,像一场甘霖,将龟裂的土地瞬间抹平。

身上外伤一处处愈合,丹田里枯竭的仙力也重新被填满,尔尔愕然地张了张嘴,僵硬半晌之后,还是乖乖将它合上了。

对不起,上神真的很了不起。

在这么危急的情形之下,他竟舍得花这么多神力来给她疗伤。

什么冷漠,什么无情,备受恩泽的尔尔现在就想宣布——离烨大佬是九霄之上最好的神!

四周的怨气逐渐淡了,气势吓人的杀神阵因为少了死怨,突然露出了自己的生门,离烨抬头,淡淡地打量了一番这阵局,十分嫌弃地嗤了一声。

然后抬头,从最牢固的地方硬生生将阵法撕裂。

天光乍破,穿透层云,外头埋伏着的坎氏神仙已经没有了再往上冲的欲望,众人对视一眼,齐刷刷地四散而退。

坎泽曾经传话给他们,若有一日他失去踪迹,便让他们集众仙之力布下此阵,他自有办法引离烨入阵。他们照办了,也知道少主的决定没有问题,毕竟没有上神能逃得过杀神死阵,就连坎渊,也是抱着必死之心跨进去的。

但是谁也没料到,失去仙力补给的离烨,会选择用怨气补给。

没错,坎渊是与死怨做祭祀交易,用自己的神魂为祭品,借死怨之力复仇,但离烨不是。

他是把怨气当仙力一样吸食了。

没有神仙可以这样,他们想不明白离烨是怎么做到的,但谁心里都清楚,阵法一破,坎氏再也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早跑一个是一个。

冲天的火光自上壬宫而出,穿破天际,正在沐浴甘霖的坎氏众仙突然一凛,纷纷不明所以地朝宫殿的方向看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