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造了什么孽收的徒弟

玄水向来是知道离烨此人恣意妄为的,几万年了,他就没守过几条天规戒律。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人会不管不顾至此。

杀神之阵煞气满溢,阵里连一个生门都没有,无数坎氏仙人埋伏在侧,就等他一脚跨入。

他分明都察觉了!

可是,那嚣张肆意的焰色还是翻飞出来,逆风急展,铺天盖地,卷起旁边飘飞的银杏树叶,如旋涡一般直冲阵中翻卷而去。

疯了,玄水摇头,踉跄两步起身,急急地往后退。

阵光大明,离烨丝毫未惧,以气化盾护于自身,片刻之间便到了神木之侧。

周遭已是一片死气,幽蓝色的雾气悄无声息地侵蚀他的衣袍。离烨看也未看,只抬头望向神木上那一块泛着蓝光的地方。

找到了。

霭色的眸子里跃出两分亮光,离烨伸手欲取,脚下却是突然一空。

轰地一声巨响,地面裂开,浮出死怨之气,那气息浑浊黑暗,像忘川里伸上来的手,速度极快地攀上他的腿,伴着四起的尖啸声,拽住他就要往下拖。

眼神一紧,离烨翻手,纯炙神火汹涌而出。

霎时,周遭响起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震彻一方。

“好个坎氏仙门。”他望向结界之外的混沌里,似笑非笑,“倒与这些东西有了交情。”

修仙者向来不屑与鬼魅为谋,不曾想为了置他于死地,这些人竟在仙门里藏了这么多。

有神火傍身,死怨伤不了他分毫,但这些东西散发的腐败怨气会阻隔天地灵气,他身上的神力,用一分便少一分,难以补给。

真是万无一失的好算盘。

飞身在一块烈火灼烧的石头上站定,离烨回头,还没来得及再去取东西,面前的神木突然就发出一声怪响。

巨大的树干被死怨之气拔地而起,茂盛的枝桠裹挟着腐臭的腥气,直直地朝他砸了下去。

快!躲!啊!

尔尔坐在茂盛的枝叶之间,张大了嘴朝大佬喊,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坎泽这个混账,竟然骗她!

什么转魂石,什么找坎㲹帮忙破开结界,他分明是利用她联系上了坎㲹,算准离烨来的时辰,骗她启动杀阵,好将离烨困死在这里。

偏她傻傻信了,还说要送他回家。

方才她就奇怪,转魂石都放上去了,怎么坎泽还在她耳边喋喋不休,说什么趁机快跑,有他的仙气在她身上,她的小命可以保全,还说什么预示成真,天命不留离烨。

她还当他是即将自由,高兴得胡言乱语,没想到说的竟是这个。

尔尔气得直跺脚。

咚地一声闷响,神木倾倒的趋势戛然而止。

差点没坐稳,尔尔手忙脚乱地抱住树枝,缓了片刻,才回神往下看。

离烨没躲,他看着凹槽里的东西,双目狠戾,愣是伸手撑住了神木树干。

整个树干几乎已经与下头的怨气之地平行,再落几寸,转魂石放着的地方就要被怨气淹没。离烨眼眸一凛,以全力灌入双手。

然而这树实在太重,杀阵之中的仙力又受制约,他再拼尽全力,神木也是一寸寸地往下移。

“快走吧。”沉默许久的坎泽又开了口,“你能活,总不至于陪着他死。”

“闭嘴。”

坎泽不以为然,慢悠悠地道:“你原本就是因为想活着才待在他身边,不用我提醒,你眼下也知道该走,怎么我好心多嘴一句,你反倒气成这样。”

“我说闭嘴!”尔尔大怒。

脾气还挺大。

坎泽摇头,区区小仙,若不是机缘巧合得了他的结元,哪有本事与他这般说话,她甚至连他封上的穴道都冲不开,只能坐在这里看,一个字也说不到离烨耳朵里,却来与他吼叫。

可笑。

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坎泽催动自己养回来的仙力,想控制她的神识。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寻到她的百会穴,自己的神识却是一僵。

一股带着怒气的仙力扑面而来,夹杂着水火雷电风等等乱七八糟一大堆东西,呯地将他打回了一片黑暗之中。

与此同时,金黄色的叶片扑簌簌落下,尔尔从中站了起来,恼怒地张嘴,这次终于喊出了声音:“师父快跑——”

正撑着神木的离烨一顿,以为自己是幻听了。

这个地界,那小东西怎么可能进得来?

摇摇头,他深吸一口气,换单手用力,手背上青筋暴起,将神木顶上半寸,另一只手凭空化出一把弑凤刀,刀身火气灌绕,灵力摄人。

咔地将刀插进脚下顽石,离烨借了些力,神色终于缓和。

就在此时,他面前出现了一张脸。

青丝倒竖,眉在下,嘴在上,一双湿漉漉的杏眼离他不到五寸,充满惊慌。

“师父。”她忧心忡忡地问,“您被神木压聋了吗?”

离烨:“……”

离烨:???

手上一颤,差点松了力道,离烨跟见了鬼似的看着她,好半晌才稳住心神。

这本该鬼混去了的人,竟倒挂在他顶着的神木上!

他很想问她怎么会在这里,可身上力道实在不够用,没有多余的气力张口,只能拧眉瞪着她。

“来不及说那么多了,咱们快跑吧。”尔尔双腿勾着树枝的荡来荡去,“这是个很凶很凶的杀阵,呆的越久越危险,现在找阵眼冲出去,还有机会活命。”

她越晃,他顶着的神木就越沉,离烨很想破口大骂,谁不知道这是个杀阵,要她多嘴。

眼下这个情形,但凡有脑子都该下来帮他扛树,而不是在他面前学猴子荡树。

他不说话,尔尔自然不知道他想做什么,看他满脸焦急又带怒意,她感动地道:“师父不用担心我,您还在这儿,徒儿哪能先走,就算是刀山火海,徒儿也得陪着您才是。”

谁要你陪!离烨气得直咬牙。

“您是不是怕树倒下来摔着我?没关系,您松手吧。”尔尔观察一番大佬的神色,十分体贴地道,“神木若是真落下去,徒儿也能踩着它落到师父身边。”

摔死她他也不会怕好吗。

离烨闭了闭眼。

要不是想保住开启镜花水月的钥匙,谁会执意撑起这破树,树上挂一百个便宜徒弟也不可能。

等等,钥匙?

离烨睁眼,看看面前这个傻子,又看看离傻子只有几寸远的凹槽。

拿下来,拿下来他就可以松手了。

一改先前的怒意,离烨柔和了眼神,带着鼓励看向自己的爱徒。

尔尔正在想坎泽之前说的话,一个抬头,冷不防对上了自家师父炙热的眼神。

什么情况?她茫然地眨眼。

面前这人额上冷汗顺着脸侧淌下,看起来很是痛苦,但霭色的眸子望着她,像铺着早起的第一道朝阳,温暖而耀眼。

跟刚才的焦急恼怒完全不同。

摸了摸下巴,尔尔思忖片刻之后,恍然大悟。

这么危险的地方,她却对大佬不离不弃,大佬一定是被感动了,在跟她道谢。

这倒是……怪不好意思的。

尔尔抿唇,迎着他期盼的目光,嘿嘿地笑出了一口大白牙。

离烨:“……”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