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新文《落跑新娘》

涂涂的新文《落跑新娘》已经开始连载更新了,有感兴趣的小仙女可以移步http://www.ruochu.com/book/135196

内容简介:

婚礼当天,她跳下游轮,成为全城闻名的落跑新娘。

三年后,她高调归来,走到前新郎面前,笑靥如花,“妹夫,你好!”​

男人邪佞一笑,“靳太太,别乱说,咱们可是合法夫妻。快,叫声老公听听。”

“叫你个大头鬼!婚书画只龟,算什么合法?”

“嗯!靳太太的签名确实别致。”

“卑鄙!我要离婚!”

“BAby!我要亲亲!”

……

夫妻斗法,身份一层一层揭开……

来来来,比一比谁的马甲更多!​

新文试读:

第1章落跑新娘

蔚蓝的海面上,白色的巨型游轮点缀着大片大片的玫瑰、百合,粉兰色的轻纱随风飘拂,婚礼喜庆的音乐在天空飘荡。

这场极尽奢华的海上婚礼聚集了洛城半数以上的名流世家。

随着“扑通”一声落水声,游轮上一片慌乱。

“新娘跳海啦!”

甲板上,喜气洋洋的音乐戛然而止,宾客们涌向一侧的船舷。

海面上波涛翻涌卷起细浪,波光粼粼中,身穿白纱的女子浮出水面,她抹了把脸上的海水,动作帅气的甩掉头纱,一头酒红色的微卷发披散下来,烈日骄阳下,酷炫张扬。

同时,一辆水上摩托艇踏着浪逆光而来。

迎着刺眼的阳光,只瞧见一头火红的短发闪着熠熠的碎光,与海面上的新娘如出一辙。

许桑榆动作矫健舒展双臂迎着太阳向摩托艇的方向游去,波涛里恍若海上的精灵。

这是早有预谋的逃婚啊!

在场的宾客不由倒抽一口凉气,都知道许家大女儿许桑榆孤傲邪肆,纨绔不羁,是个不好惹的,可……

跳海私奔,这也未免太大胆了吧!

人们还未从错愕中回过神,摩托艇已经帅气利落的在船前打了个半圈。

疾速行驶的速度,激起无数浪花……

飞溅的海水形成一道水雾,此时摩托艇上的人借着行驶的弧度俯身向海面上的新娘伸出手臂。

人们唇瓣微张,眼看着新娘翻身坐上摩托艇,疾驰而去。

斑驳的阳光下白纱飞扬,很快消失在海面上,只隐约留下两道红影。

议论声不绝于耳,宾客们每个人脸上或隐晦、或直白的挂着“等看好戏”的神情。

许晚婷扶着许妈妈,脸色苍白的站在宾客之中,有些不知所措。

她知道许桑榆不满这次联姻,也知道她选在最后一刻,以这样的方式中止联姻,完全是为了她。

父亲铁了心的要与靳家联姻,提升家族地位,许桑榆不去,就只能由她顶上。只有许、靳两家关系破裂,这场家族利益互换的联姻才会终结。

许桑榆的好意,许晚婷都明白,可要她承受所有人哂嘲的目光,许晚婷还是感觉很难堪。

此刻,许父许嘉谦陪在靳家的人身边,脸廓绷得紧紧的,一层阴霾笼罩着。

为了平息事件,给靳家一个交待,许嘉谦当即宣布与许桑榆断绝一切关系!

……

休息室里。

正在换礼服的靳钧霆,听到消息,扣袖扣的手蓦地顿住,缓缓转过身,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眼睛越发深邃,

“跳海跑了?”

“是!”卓凯屏气凝神,额头已是一层冷汗,“我这就带人去追!”

靳钧霆沉默了数十秒,哂笑了一声。

“让她走。”

……

与此同时,海中央,绿植繁茂的孤岛上,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站在海滩的岩石上,奶奶灰的俏皮小卷发格外抢眼。

身侧直升机嗡嗡作响,已经做好随时起飞的准备。

瞧见摩托艇驶来,池泽浩好看的欧式眼亮了亮,跳下岩石,“榆姐!”

许桑榆向他微微颔首,顺手扯掉一半碍事的婚纱裙摆,迈步登上直升机。

彼时。

#靳、许联姻,新娘跳海而逃,上演真人版落跑新娘#的新闻,屠版了所有媒体的头版头条。

***

小剧场:

靳钧霆:放你走,是为了有一天让你心甘情愿回来。

许桑榆:笑话,走了谁还回来。

(后来的后来,脸有点儿疼。)​

靳钧霆:来,老公给揉揉。

许桑榆:混蛋,你揉哪儿?

第2章偶遇

三年后。

洛城,金爵会所。

一身女仆装的许桑榆从顶层办公室里闪身出来,动作力落的撂倒迎面过来的两名保镖,身手矫捷的闪入楼梯间。

转瞬间,她一个勾拳又撂倒一名跟过来的保镖。

这时一个身高近两米的大汉举拳过来,许桑榆不敢与他硬碰,左躲右闪间,脸上还是挂了彩,身型也渐渐慢了下来。

打斗中,她恍惚听到自己肋骨断裂的声音。

许桑榆眸光紧缩,瞅准时机一个反手对准大汉颈动脉的位置射出藏在袖口的麻醉针。

大汉应声倒地。

许桑榆迅速下到五楼营业区,闪身混入其他女服务员中。

她沿着走廊疾步向前,只要从前面窗口跳下去,下面就是她停车的位置。

三百米,二百米,一百米……

“站住!”身后响起保镖严厉的呵斥声,“转过身。”

许桑榆顿住脚步,全身紧绷,每一块肌肉都处于备战状态。

就在此时,一只大手从旁边的包厢伸出来拉住许桑榆的胳膊,一个旋身将她按在墙上。

“去个厕所怎么这么久,你该不会是想溜吧?”

男人轻佻的声音响起,一双桃花眼邪魅之极。

许桑榆睇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嘴角几不可见的抽了抽。

冤家路窄,眼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她逃婚的丈夫,靳钧霆!

许桑榆对自己的易容术还有几分自信,倒不担心靳钧霆认出她来。

眼中慧光一闪,捏住嗓子娇滴滴配合道:“爷,我这不是来了吗?”

靳钧霆眼中噙着玩味,他单手撑着墙,肌肉分明的臂弯巧妙的挡住了许桑榆挂彩的脸。

几名保镖有些迟疑,他们眼再瞎也不可能认不出靳钧霆,洛城冒头最快的新貴,一个借十个胆他们也不敢得罪的人。

可顶层办公室有人闯入,金爷震怒,不抓到人,怕是很难交差。

彼时,靳钧霆已经俯下身,唇瓣几乎贴到许桑榆的唇上。

许桑榆下意识抬起膝盖。

靳钧霆象是早料到她有此一招,不动声色的用另一只手扶住她抬起的腿,他的手正握在许桑榆大腿靠近臀部的位置,两人暗暗较劲,乍看上去,倒更象是调情。

保镖面面相觑,更加不敢上前打扰这位的雅兴,嘀咕了两句,转身离开。

彼时,靳钧霆已经攫住许桑榆的唇,同时,引来许桑榆更加激烈的反抗。

闪躲的动作牵动了受伤的部位,断裂的肋骨引来一阵巨痛,许桑榆下意识倒吸了一口凉气。

靳钧霆敏锐的发现她的异常,眉眼沉了沉,语气也跟着冷了下来,“你受伤了?”

鹰隼般锐利的目光迅速上下打量着许桑榆,似乎在考量她的伤情。

许桑榆瞅准这个时机,手上猛一发力,将人推开,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早已观察好的窗口。

她动作利落的从腰间掏出银勾挂在窗框上,纵身一跃的同时扣动机关放出钢索,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靳钧霆迈步追过去,可还是晚了一步,只看到红色的车尾灯消失在浓稠的夜色中。

***

小剧场:

靳钧霆:小野猫,以为化了妆,我就不认识你啦?

许桑榆:呵呵,你那位?

靳钧霆:你老公。

许桑榆:老公是什么东东,能吃吗?

靳钧霆:你可以试试。

第3章解闷杂货店

距离洛城三百海里的南坪海滨。

银色的沙滩上,几间连排的白色木制小屋,迎风的招牌上龙飞凤舞写着五个大字——

解闷杂货店。

不求解忧,但求解闷。

许桑榆T恤、热裤躺在沙滩椅上,长期的日光照射将她原本白皙的皮肤晒成健康的小麦色。

“老板,来只汽水!”

许桑榆半阖的眼皮动了动,“自己拿。”

“老板,救生圈有吗?”

“里面。”

“老板,皮筏艇……”

“自己拿,自己拿。”

许桑榆不奈的蹙蹙眉,精巧的小巴向上昂了昂,声调提高,“闵大人,收钱!”

“喵——”

一只橘猫跳上柜台,黑色的猫西装,脖子上打着波点领结格外神气。

一个身穿比基尼的姑娘从冰柜里拿了只汽水,做势向橘猫晃了晃,“这个多少钱?”

“喵——”闵大人扬着脖子叫了两声,小瓜子拨了拨放钱的饼干罐。

汽水两块!

“哇,你真会收钱!”女孩儿俯身去摸闵大人胖乎乎毛茸茸的脑袋。

“喵——”橘猫晃了下脑袋躲开女孩儿的手,高傲的转身,用胖屁股对着她。

黑色小西装背后……清清楚楚写着四个字:拒绝吸猫。

女孩儿忍俊不禁,笑得花枝乱颤。

闵大人侧过头鄙视的横了她一眼,懒洋洋眯起眼睛假寐。

傻女人,走光了都不知道!

……

“闵大人,我来看你了。”

随着一个清朗的声音,闵大人陡然睁开圆溜溜的眼睛,“噌”的跳进一个花蝴蝶般的男人身上。

这人,看起来二十出头的模样,桃粉色的半袖衬衫,粉白色的长裤,白色锃亮的皮鞋,以及……染成奶奶灰的小卷毛。

当真浮夸过顶级流量小生。

许桑榆懒洋洋从沙滩椅上坐起身,有些嫌弃的斜了来人一眼,“你怎么来了?”

池泽皓单手抱着闵大人,拨了拨额前的小卷发,“来看看你还不行?”

许桑榆淡淡的斜了池泽皓一眼,起身屐着人字拖走到冰柜前,拿了只玻璃瓶汽水,瓶口往柜台边一磕,瓶盖不偏不倚飞落在台面的鞋盒里。

池泽皓看着满了一半的鞋盒,惊愕地唇瓣微张……

许桑榆将汽水塞到池泽皓手上,“说吧,什么事?”

“许奶奶下个月八十大寿,她想你回去。”

池泽皓眸光闪了闪,有些心虚的看着许桑榆。

许奶奶一直和他有联络,还时不时问起许桑榆,这些事儿他一直没敢和许桑榆说。

这次许奶奶求到他,又是八十大寿,池泽皓实在拒绝不了,这才……

许桑榆手肘向后撑着柜台,目光幽暗的望着远处平静的海面,须臾,淡淡的“嗯”了声。

池泽皓,“……”

靠!这么简单!!!

……

与此同时,洛城市中心某大厦办公室里。

靳钧霆手持酒杯侧身站在落地窗前,细碎的光线倾洒在他修长的身影上,流转出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势气场。

卓凯垂首站在靠近门口的位置,谨慎的开口道:“并没有查到许小姐入院的记录,应该伤得不重,另外……池家老五去了南坪海滨。”

“哦?”男人一侧的眉梢轻轻挑起,逆着阳光的侧脸,是一贯的冷峻。

卓凯抬眸看了男人一眼,随即略一颔首,“我这就去办。”

***

小剧场:

许桑榆冷着脸:小样儿的,找人盯着我?

靳钧霆煞有介事:自己老婆,必须看好!

躺枪的池老五(池泽浩):我招谁惹谁啦?

第4章洛城见

夜晚。

池泽浩坐在杂货店前廊的台阶上,伸着两条长腿双脚交叠,双手向后撑着地面,仰头看星星。

不远处,海浪轻轻拍打着沙滩,为这静谧的夜晚增添了几分生机。

池泽浩是个闲不住的,没一会儿,就滔滔不绝的打开话匣子,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起洛城的趣事八卦。

许桑榆阖眼躺在沙滩椅上,因池泽浩的呱噪微微拢起了眉心。

卧在许桑榆脚边打盹的闵大人,此刻也不耐的摇起尾巴。

池泽浩发现气氛有些尬,喉结滚了滚,转移了话题。

“对了,许奶奶好象有些失眠,有好几次发微信的时间都挺晚。老年人还是得早睡早起身体好,你说是不是?”

许桑榆眉心动了动,一声不吭走进屋,从柜底翻出一块方木,坐在灯光下拿着刻刀雕雕刻刻。

暖黄的灯光打在她脸上氤氲着淡淡的光晕,为那张桀骜不驯的厌世脸平添了几分柔和。

池泽浩坐在旁边托腮看了一阵没看出个名堂。

“你这是要刻什么?”

“寿星公,给奶奶做寿礼。”

池泽皓,“……”

虽然这块木料静穆沉古,香气宜人,象是上等的紫檀,但自己DIY寿礼,会不会寒酸点儿?

池泽皓抬头看看这家杂货铺,也不象能赚钱的样子。

翌日一早。

池泽皓悄悄把身上所有的现金塞进收钱的饼干罐里,之后背上背包,眼泪汪汪踏上回洛城的船。

也不知道是谁把他考试不合格的消息捅给了他老爹,昨晚一个电话急CALL取消了他说好的三天假期。

5555555555,他还没在海边冲浪呢!

池泽皓一边抹着并不存在的眼泪,一边尔康手的和许桑榆道别。

“榆姐,洛城见!”

……

一周后。

许桑榆坐在杂货铺的木头台阶上,用刻刀为她的寿星公做着最后修整。

比基尼女孩儿又过来找闵大人玩,这段时间女孩儿差不多天天过来,有时带新鲜的猫罐头,有时是小鱼干,还有时是精巧的猫玩具。

闵大人非常高冷,是东西全收,态度照旧。

女孩儿也不恼,每天依旧过来,今天她手里捧着一盆猫薄荷,笑眯眯的冲闵大人“喵,喵”了两声。

闵大人拱起身子,懒洋洋叫了一声。

弱智!

许桑榆掀起眼帘看着蹲在一角的一人一猫,淡淡开腔,“我说……”

女孩儿有些受宠若惊的抬起头,飞快地跑到许桑榆面前,“你找我?”

她来了这半个月,店老板还是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

女孩儿和时下许多年轻人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颜控,就店老板这张高级的厌世脸,带着浓浓的性冷风,正是她磕的颜。

许桑榆放下手上的刻刀,双手搭在膝盖上,懒洋洋道:“可不可以帮我照顾闵大人几天?”

“可以!当然可以!”女孩儿连连点头,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扑灵扑灵闪着星光。

……

是夜,一辆火红的跑车疾驰在洛城街头,一个漂亮急转弯停在皇后码头。

车门打开,华菲顶着一头利落的红色短发从车上下来。

她脚踩10CM红色细高跟,一件黑色西装领无袖连身衣,又A又飒。

与此同时,许桑榆慢悠悠的从一艘渔船上探身出来。

***

小剧场

靳钧霆:进了我的包围圈,还想走?

许桑榆:大不了再跳一次海,谁怕谁?

靳钧霆:你以为我还会再给你机会吗?

许桑榆:我们走着瞧!

第5章你妹最近和靳钧霆走得挺近

许桑榆屐着黑色人字拖,手上拎着个红色塑料袋,慢悠悠走过去,一个弯身坐进副驾驶。

剪刀门缓缓的自动关上。

华菲往她身后看了看,“行李呢?”

“没拿。”许桑榆拉上安全带,靠着椅背阖上眼睛。

华菲转身上车,瞄了眼许桑榆手上的塑料袋,“拿的什么?”

“寿礼。”

“……”

这包装,啧……

君悦酒店门前,华菲将跑车钥匙扔给门口的门童,和许桑榆直接上了顶层豪华套房,这是她们在洛城其中一个落脚点。

华菲打开冰箱递了瓶苏打水给许桑榆。

“这次金爵的动静不小,金老大下了江湖追杀令,最近出入小心点儿!”

华菲和许桑榆都是国际精英组织《同盟》的主要成员,金爵那趟任务本来是华菲接的,临出发前被华父扣在了公司加班,许桑榆不得不坐快艇从南坪赶来替她,这才因准备不足出了状况,还好最后人没事。

不然,华菲真要自责死了。

“他们找不到我。”许桑榆对自己的易容术还是很有信心。

话毕,眼前却浮现出靳钧霆那张邪肆媚惑的脸一点点俯身吻下来,许桑榆下意识甩了下头,扭开瓶盖,一口气喝下去大半瓶冰水。

华菲睇着许桑榆略显紧绷的脸颊,“你没受伤吧?”

许桑榆摸了下还没完全复原的肋骨,摇头道:“没有!”

她不欲多谈,从口袋里摸出一叠现金,“这个帮我还给池小五。”

华菲接过许桑榆手中那叠不算太厚的现钞,哑然失笑,“这是他给你的?”

“偷偷塞我钱箱了。”

华菲“哧”一声笑了。

他这是对榆姐的财政状况有多大误会?!

许桑榆也跟着扯了下唇,屐着人字拖信步走到沙发前坐下,顺手抄起摇控器打开电视。

靳钧霆英俊清朗的脸庞赫然出现在电视屏幕上。

许桑榆几不可察的蹙了下眉伸手关掉电视,又仰头灌了口冰水。

华菲在许桑榆身边坐下,向电视的方向扬了扬下巴,“就你男人,最近晚晚上电视,我家老爷子整天拿他当人板教育我。”

许桑榆放下苏打水瓶,双手枕在脑后,懒洋洋开腔,“我和他没关系。”

华菲睇着许桑榆淡漠的厌世脸,小声提醒,“你们当初可是签了婚书的。”

即便许桑榆在行礼前跳海逃走,这段婚姻在法律上依然有效。

许桑榆邪气的勾了下唇,“如果画只龟,也算数的话。”

“难怪!”华菲挑了下眉,“我看许晚婷最近和他走得挺近!”

本来还踌躇着要不要说,既然两人没有婚姻关系,那她也就不憋着了。

华菲转过身,一条腿盘在沙发上,眼放精光,“我估摸着你爸是想让许晚婷替你嫁过去,毕竟现在的靳钧霆和三年前可不一样了。”

当日,许嘉谦不舍得许晚婷嫁过去受苦,现如今,怕是肠子都悔青了。

华菲就想不明白,明明许桑榆和许晚婷是孪生姐妹,许爸爸怎么能这么偏心?

许桑榆神色很淡,对于父母的偏心,她早已经习惯,甚至麻木。

只是,晚婷和靳钧霆……

许桑榆眼前再次浮现出男人邪魅横生的脸……真的合适吗?

***

小剧场一:

靳钧霆:老婆,你的签名好别致啊!

许桑榆:你家签名这样?

靳钧霆:的确,我家(老婆)签名是这样!

许桑榆:……

小剧场二:

靳钧霆:这是个误会,纯误会!我和许晚婷没关系!

许桑榆:关我屁事!渣男!

靳钧霆:老婆,你吃醋啦!

许桑榆:谁是你老婆,滚一边去!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