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复杂

第一天,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演戏还是将就一个循序渐进过程的。况且今天的姜淮轶根本就没有要和她说计划的意思,那么.....

姜淮轶没想到苏蓝田这么快就要走了,但是今天的确也不能说得太多了,毕竟他们今天是“第一天”见呀。

“那苏老师,我们明天见了。”姜淮轶说道。

秦浣其笑着说道:“既然苏老师,要走了,我送苏老师下楼吧,”秦浣其看着姜淮轶问道。姜淮轶是送不了苏蓝田了,那么他这个医生送送vip客人的老师也没什么特别的。

“诶秦医生,既然要送,就麻烦你送苏老师回学校吧,这样也安全一些“姜淮轶拍了拍秦浣其的肩膀说道,是啊,尽管现在苏蓝田已经在姜淮轶身边了,但万事还是小心为主。

苏蓝田和秦浣其听完姜淮轶的话,就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了。秦浣其装作粗心的样子,拍了拍自己的脑门:“是啊,都这么晚了,还是我直接送苏老师回学校吧,苏老师,你看呢”

“那就麻烦秦医生了。”苏蓝田温柔地对秦浣其说道,转而又对姜淮轶说:“那姜先生,我们就先走了。”

姜淮轶笑了笑,没说什么,只坐在沙发上看着苏蓝田和姜淮轶离开。

苏蓝田和秦浣其走出后,房门外的保安将她们两个又一遍搜身后,才放他们两个离开。

这也是苏蓝田特别好奇的点,他们那些反监视装备,到底是怎么带进去的

搜完身后,他们两个朝着电梯方向走去,进了电梯,苏蓝田斜着头似笑非笑地看着秦浣其,她特别想知道这位秦医生到底有多么大的本领,能为姜淮轶做这么多。

秦浣其感受道苏蓝田的目光,他微微低头看着苏蓝田,她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

苏蓝田觉得自己也长得挺高的,也有170公分,但是姜淮轶和秦浣其却都是低头和她说话。

苏蓝田的目光,让秦浣其有些奇怪,他有些琢磨不透地瞧着苏蓝田,说:“苏老师,怎么了”秦浣其连忙摸着自己的脸,然后照着电梯的反光处问苏蓝田:“难道是我的脸....”

苏蓝田噗嗤一下,哈哈大笑,调笑回答道:“没想到秦医生对外表这么重视啊”

秦浣其仔细检查过后,发现自己的脸没有问题后,有些小傲娇地说道:“那当然,要不怎么撩妹。”说完还向苏蓝田抛了个媚眼。

苏蓝田忍住要吐的模样,点点头:“是的,秦医生说的有道理。”

电梯到了地下车场,苏蓝田和秦浣其从电梯里走了出来。秦浣其边走边对苏蓝田说:“苏老师,你就在这里等我,我马.上过来。”

“好。”苏蓝田回道。

然后秦浣其就朝着停车场里处走去,苏蓝田就在原地等他。

这地下车场冷风一阵一阵的,苏蓝田不自觉地拉紧身上的衣服,突然一辆车朝着苏蓝田开过来,车灯闪得苏蓝田睁不开眼睛,苏蓝田侧头挡着这车光的直视,她以为是秦浣其的车,但这辆并不是秦浣其那辆黑色宝马,而是银色的,而且这辆车似乎是朝着她的方向冲过来了。

苏蓝田反应过来,心下暗叫:不好!

这辆车速度非常快,已经等不到苏蓝田反应过来,这车已经开到了苏蓝田跟前,苏蓝田立马朝着旁边跑去,那辆车却不死心,转换方向死跟着苏蓝田。

苏蓝田跑得很快,但是怎么也比不上车子的速度,苏蓝田就直接跳到停车场其他车上的车盖上,然后爬上车顶。

但那辆车并没有放弃,就直接开车撞击苏蓝田跳上的车,苏蓝田见情势不对,慢慢爬索着。但这辆车撞得太狠了,苏蓝田整个人趴在车顶后被强烈的撞击直接摔在了地上,她来不及顾及全身的疼痛,爬起来就朝着车群中跑去,那辆车也跟上去。

突然,她看见了秦浣其的车朝着她过来了,她奋力跑过去,而身后的车子看见有车过来了,直接一个大转弯,快速离开了停车场。看着身后的车子离开了,苏蓝田整个人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秦浣其看着苏蓝田倒下的身体,立马解开安全带跳下车,朝着苏蓝田的倒下的位置跑去。

他跑到苏蓝田面前,蹲下把苏蓝田抱起来,直接往电梯跑去,秦浣其不断大声叫道:“苏蓝田,你醒醒,你怎么了,快醒醒……”在电梯中,秦浣其不断喊着苏蓝田的名字,现在的她不能睡,一定不能睡!

苏蓝田的头很疼,但她还是有一丝清醒的,她努力睁开眼睛看着不断唤着她的秦浣其,但最终她还是闭上了眼睛,没有了意识。

出了电梯后,秦浣其抱着昏迷的苏蓝田跑向医院的急症室,虽然这是家精神病院,但是急症室也是有的,而且医生设备什么的都很优秀,毕竟精神病人杀自己和杀别人都是常事,尽管他们医务人员都已经足够注意了。

秦浣其直接冲进急症室,急症室值班医生和护士看着秦浣其抱着昏迷的苏蓝田,并来不及问些什么,就立即跑过去,开始检查苏蓝田的身体。

秦浣其看着无比狼狈的苏蓝田,心下一沉:怎么他才离开了一会儿,苏蓝田就变成这样了,今天这事绝对不是偶然,刚刚那个银色车子摆明了就是要苏蓝田的命!这人的目的是什么?怎么会对苏蓝田下手,难道他们的计划被识破了吗?秦浣其皱眉地想道。

幸好苏蓝田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还有些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这才让秦浣其放下心来,但同时他也更加忧虑了,他不由地想:今天袭击苏蓝田是谁,到底是什么企图?他双手扶着自己的额头想着苏蓝田遭受袭击的事。

这件事秦浣其是想报警的,但是他转念一想,这事还是不要节外生枝,打草惊蛇了,这个人!他要自己把这人抓出来!

苏蓝田还在昏睡中,看来今天是要睡在医院里了。秦浣其帮着护士们,将苏蓝田送到了一个病房中。将苏蓝田安置好后,秦浣其拉了把椅子,坐在苏蓝田的病床旁,看着苏蓝田昏迷的模样,他很担心这样的事会不会再发生。今天实在是太危险了,他自己不觉的扇了自己一个巴掌,说了句:“shit!”然后在心里不断地问自己:为什么要把苏蓝田一个人放在那里?

秦浣其本来想去监视室查看停车场地监控录像,但是又担心苏蓝田的安危,所以他决定还是在病房里等苏蓝田醒来。毕竟不排除那人就是医院的人,如果之后又对苏蓝田下毒手怎么办?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