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折腰令》发布,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简介:

慕长欢是北静王萧赫的救命恩人

三年后,萧赫却恩将仇报……强娶了她!

容州城人人皆道,皇叔北静王驱除鞑虏,是个玉面阎王。

只有慕长欢知道,萧赫私底下有多过分……

开篇试读:

“慕小姐,本王可以救你父亲,只是你要嫁给本王,做本王的药引。”

北静王府书房,萧赫看着跪在他脚下的慕长欢,右手握拳抵在腰后,冷声说道。

慕长欢没想到北静王会这般趁火打劫,她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眸子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失声道,“王爷,三年前,我可是救过你一命的。”

“那又如何?”萧赫居高临下,容色未变,“当初不是慕小姐你说,区区小事,不足挂怀?”

听到这句,慕长欢胸口一阵血气翻涌。

见鬼的“区区小事,不足挂怀”!

那是当初她没想到堂堂北静王竟是这般翻脸不认人的小人!

“这是婚书。”萧赫仿佛并不在意慕长欢的愤怒,他长指一翻,一卷红色的锦缎落在慕长欢的十二幅月华裙摆上,“三日后,本王会派人迎亲。”

慕长欢盯着裙摆上鲜红的婚书,上面的“今生今世,相许相从,来生来世,不离不弃”灼痛了她的眼。

“王爷笃定了我会屈从于你吗?”良久后,她攥紧婚书,仰面向他,艰涩地质问。

萧赫却没有言语,他越过她,疾步朝外走去,衣摆带起一阵寒风。

慕长欢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咬紧齿关。

良久后,她才攥着婚书起身,一步一步走出书房,离开了北静王府。

“姑娘,结果如何,王爷答应帮老爷斡旋了吗?”王府外,一个青衣的婢女看到慕长欢出来,立刻迎上前,急声问道。

慕长欢正欲开口,久不进食的身子却忽然踉跄了一下。

青桐忙伸手去搀自家主子,结果却在碰到慕长欢冰凉的双手时,变了脸色,瞪着眼道,“小姐,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可是北静王对您不规矩,欺负您了?”

“没有,”慕长欢生怕护主的青桐冲进北静王府跟北静王算账,忙安抚她道,“王爷没有欺负我,我们回去吧。”

“那老爷的事……”

慕长欢攥紧袖中的婚书,垂下眼眸,轻声却坚决道,“爹爹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青桐咕哝了一声“这还差不多”,扶着慕长欢朝远处的青帷小轿走去……

慕家犯事后,城东的大宅被封,慕长欢只得带着家仆在城南赁了一处民宅暂居。

青帷小轿在金鱼巷尾的宅子外落地,慕长欢刚下轿子,就听到宅院里传来一阵吵嚷声。

紧接着,一个身穿蓝色比甲的嬷嬷被人用扫把轰了出来。

凶神恶煞,持着扫把的正是她的乳母江嬷嬷。

只见江嬷嬷一面凶狠地挥动扫把打人,一面怒声啐道,“当初是你们三催四请,求了不知多少回,我们老爷才肯把小姐许给你们沈家,如今倒好,我们慕家前脚刚落难,你们后脚就来退亲,你们沈家还要脸吗……”

青桐瞧着这一幕,狠狠变了脸色,转向慕长欢,咬牙切齿道,“小姐,沈家真是欺人太甚!”

慕长欢冷眼看着庭前这出混乱,唇角漫过一丝苦意。

她将袖中的婚书攥得更紧,忽然抬步,朝沈夫人派来的刘嬷嬷走去,清冷道,“够了!我愿意退婚。”

“小姐……”江嬷嬷没想到慕长欢会在这时回来,一下子僵在原地,狠狠捏着扫把,眼神复杂又心疼。

慕长欢朝她摇了摇头,又朝刘嬷嬷近了两步,脊背挺直,清清傲傲地看着她,重复道,“我答应退婚。”

刘嬷嬷终于反应过来,掸掸袖子,扯唇倨傲地一笑,“还是慕小姐识相。”

慕长欢轻轻颔首,未再言语,径直招人取了和沈瑜生的定亲玉佩与婚书来,当着刘嬷嬷的面退还了定亲玉佩,又撕了婚书……

鲜红的婚书碎末随风轻飏。

刘嬷嬷却仍不放心,又顶着江嬷嬷吃人的眼神,放了把火,彻底毁尸灭迹,才揣着玉佩带人扬长而去。

慕长欢盯着地上红色的碎末看了一会儿,转身,带人回了宅子。

“小姐,您怎么就轻易答应退婚了呢,”江妈妈跟慕长欢进屋后,憋屈又不甘心地抱怨,“这沈夫人虽不是个好的,可沈公子却是个难得的婚嫁好人选,十六岁的文武双状元,咱们大周朝好几百年就出了这么一个,他对您又疼在心里,依老奴看,您还是再……”

“江嬷嬷!”慕长欢突然开口,打断了江嬷嬷的唠叨,她转过头,看了她好一会儿,突然开口,将自己与北静王的交易说了一遍。

江嬷嬷听得两眼溜圆,不可置信道,“小姐,您的意思是……您要嫁给北静王做王妃了?”

“嗯。”慕长欢看着窗外,淡淡应了一声。

江嬷嬷听罢,先是一喜,跟着又是一乍,“这不行啊,北静王今年都二十有八了,至今身边却没有一个女人,坊间都传闻,他是在战场上伤了身子,不太能……人道,小姐要是真嫁给他,以后岂不是要守活寡?”

慕长欢:“……”

这都什么好消息啊!

她轻咳一声,端起面前的茶水呷了一口,须臾,看向江嬷嬷,一脸正色地求证,“您……此话当真?”

江嬷嬷用力地拍了下胸脯,“自然是真的,老奴绝无虚言!”

慕长欢压下心中情绪,点点头,对这桩婚事忽然有了几分兴致。

两人正说着话,慕长欢身边的另一个婢女紫槿忽然撩起帘子,从外入内,“小姐,江嬷嬷,不好了,外面突然来了许多人,说是北静王府的长史,来替王爷送聘礼……”

“收下吧!”紫槿话音还没落下,慕长欢就打断了她。

紫槿做梦般的打了个旋儿,又退了出去。

短短一时间,就经历了两次大起大落的江嬷嬷再也忍不住,她倒吸了口气,面色极是复杂地看向慕长欢,“小姐,您真要嫁给北静王……就算他身体有损,跟了他,您可能这辈子都没法有自己亲生的孩子?”

慕长欢食指敲着凭几,轻描淡写地“嗯”了一声。

顿顿,又看向江嬷嬷,补了句,“您不必再说了,我意已决。”

江嬷嬷长叹了口气,缄默下来。

*

北静王府,书房。

薛长史送完聘礼,回来复命,“启禀王爷,二百四十台聘礼,慕小姐都收下了……另外,属下带人给慕小姐送聘礼时,在金鱼巷还听说了一件事。”

“何事?”萧赫抬首询问。

薛长史斟酌着道,“是……沈家退了与慕家的婚事。”

声音落下。

书桌后,萧赫眼底有大片的暗沉在积聚,紫管玉笔自他手中“啪”得折断。

他紧紧抿了唇,脸色发青。

好一个沈家!好一个文武双状元!

一直过了许久,他眼底那抹暗沉才渐渐消散。

转眼,三日后。

一大早,慕长欢就被北静王派来的喜嬷嬷唤了起来。

又是开脸,净面,又是梳妆、更衣,一屋子的嬷嬷,折腾了好几个时辰,终于给她妆扮妥当,为首的两个嬷嬷吉祥话说了一箩筐后,眉眼皆是笑地搀着她朝外走去……

外面已是锣鼓喧天,廊下树梢都飘着红色的绸带。

慕长欢透过凤冠流苏,看得影影绰绰。

但奇怪的是,她的心里却平静至极,像一潭死水般,没有任何波动。

直到,一身朱色喜服的萧赫披着第一道晨光,撩起袍摆,风姿万千地跨进院子,她整个人忽然就僵住了。

心里只有一个声音,这男人做的事虽然忒不是东西了点儿,但这相貌却是举世无双,一等一得好。

“王爷!”喜嬷嬷带着一行婢女率先行礼。

萧赫并未叫起,他径直朝慕长欢走来。

锐利而深邃的眸子盯着她看了一瞬,接着,突然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慕长欢冰凉的柔荑被他温热的大掌包裹住,她猝然抬头,却只看到他半边锋利俊美的下颔,而他的正脸已转向另一边,威严地吩咐宅子里的下人,“都起来吧。”

话落,又完全不给她反应的机会,微微躬身,径直打横抱起她就阔步朝外走去。

慕长欢看着自己无处安放的双手,深吸了一口气,语重心长道,“这不是王爷该做的事。”

女子出嫁,应由兄长或父亲背出家门。

哪有夫君亲自上阵的!

点击获取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