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连载小说推荐:

最新连载小说《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

章节试读:

第1章:

宋巷生,出生在四方城一个边陲小镇。

她长得很美,加上年龄小,嫩的可以掐出水来,但这也成了她差一点被熟人施暴强女干的原罪。

而她的母亲,却为了那笔不菲的彩礼钱,要把她嫁给那个想要欺辱她的恶人。

宋巷生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坐以待毙,等着被送过去,嫁给那个强女干犯。

她闭上了眼睛,孤注一掷的,一头撞在了墙壁上。

被送到急诊室的时候,宋巷生才发现想要求医生帮她离开的想法大错特错了,因为宋母全程一直都守在她的身边,她根本没有任何可以逃走的机会。

额头上缝了两针,医生给她缠上了纱布,“再重一点就破相了,这么好看一张脸,小姑娘可要好好珍惜才是啊。”

宋巷生低垂着头:“大夫,医院的厕所在哪里?”

“上什么厕所,回家再说。”宋母不耐烦的说道,缴费花了一百来块钱,可把她心疼的不行,暗道这医院太黑心肠。

医生看着宋母叫嚣的模样,再看看低着头缄默的小姑娘,心中自然就有了偏向,“……出门右拐,走到头就是。”

宋巷生去了洗手间,宋母就守在门外,为了那笔不菲的彩礼,也算是尽心尽力了。

宋巷生觉得有些悲凉,即使从小不被喜欢,但到底是血脉至亲,被当成货物一样的出售,任谁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她要走,不能留下来。

洗手间里最后一个隔间靠窗,这就是她想要做的决定。

急诊室在二楼,她爬下去只要小心一点,不会有什么危险。

毕竟在农村长大的孩子,谁还不会爬个树。

南风瑾从车上下来的时候,远远的就看到一个爬窗户的身影,根据他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很轻易的就猜到了这个人是谁。

她的胆子,倒是比他想象中,要大的多。

宋巷生在爬到最后的时候,窗户里探出了宋母的头,“宋巷生!”

随着一声怒吼,受到惊吓的宋巷生松了手。

她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疼痛感袭来。

但却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他的肩膀宽阔的好像可以盛得下大海。

恍然只在一瞬间,她要逃走,片刻的时间都不能停留。

她低声说了句“谢谢”,转身就要走。

然而,上天喜欢跟她开玩笑。

随着跑来的宋母那一句:“老宋,别让她跑了!”

宋巷生被捉住的时候,周围的不少人好奇的看了过来。

她拼命的呼喊求救,“救我!帮我报警,帮我报……呜呜……”

只是她还没有喊上两句话,就被宋母死死的捂住了嘴,对着看热闹的人解释道:“这是我女儿,小时候摔坏了脑子,有些不正常,今天就是来带她看病的,别听她胡说八道。”

宋巷生跟宋母眉眼有几分相似,想要报警的人顿时就迟疑了。

宋巷生看着围观人慢慢放下去的手机,心中的悲凉可想而知,她紧紧的盯看着刚才救了自己的男人,她们近距离的接触过,他应该知道,自己的精神没有问题。

宋巷生将所有的希望都投到了他的身上。

南风瑾深邃的眸子盯看着她,在宋巷生被扭送带走的时候,她看到他削薄的唇动了下,根据唇形,隐约可看到那是一个“好”字。

宋巷生被带走了,心中隐含了抹希望。

她将希望,寄托在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男人身上。

没有缘由的,或许……是他拥抱她时的怀抱很温暖,胸膛宽阔到好像可以支撑起一片天。

这是从小活的跟个孤儿一样的宋巷生最希翼,也最缺少的东西,安全感。

树荫下商务轿车内的司机,将一切都看在了眼底。

半个小时前,南风瑾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跟宋巷生有了第一面。

“先生,跟上去救人吗?”

“回去。”

司机不解,他们大老远来不就是为了救宋巷生的吗?

第2章:

南风瑾神情寡淡的扯了下薄凉的唇角:“训狗,要在她最痛苦难熬的时候……以后,才会听话。”

司机一顿,现在……还不是最痛苦难熬的时候吗?

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差点被施暴强女干,转头来还要被嗜赌成性的妈以嫁人这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卖给施暴者,这……搁在谁身上都难以接受吧。

但疑惑归疑惑,司机在他手下工作多年,早就明白了他冷酷的性子。

商务车缓缓驶离,跟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引来了不少人的侧目。

第二天一早,钱家来接人的时候,宋巷生脸上被打了厚厚的廉价粉底,以此来遮盖住脸上的青紫伤痕。

宋巷生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提线木偶,是个傀儡。

在农村,领不领结婚证另说,但是办了酒席,就是夫妻。

女人愿不愿意也没关系,用村民们的强盗逻辑就是,多睡几次,不听话的时候打上两顿,等生了孩子,就老实了,就认命了。

宋巷生被绑着结婚的,这个时候没有再堵着她的嘴巴,宋巷生就像是疯了一样的喊叫着。

她希望来参加这场所谓婚礼的人,这里面都是邻里街坊,不少人都曾经看着她长大,她恳求他们,希望他们能帮自己报警。

“我求求你们……我不是自愿的,我是被强迫的,我不想结婚,求你们帮我报警!”

“帮我报警,求求你们,帮……”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就扇在了宋巷生的脸上,是恼羞成怒的钱大金,自己花了那么多钱把她娶回来,可不是让她在这里胡说八道的,“不是自愿的?不是自愿收了老子那么多钱!”

“我这个女儿就读书读傻了,我早就说过女人读那么多书没什么用处,她倒好瞒着我自己出去打工交了学费,白白浪费了时间……”

随着宋母的话落,不少人附和着,到显得其乐融融的很。

宋巷生听着听着忽然就笑了起来。

这是什么世道?

受害者倒成了罪人,她的反抗和挣扎倒成了所有人眼中的不知好歹。

她红着眼睛点了几个说的最热闹的人,“……你们既然觉得钱大金这个强女干,这个害死过两任妻子的败类那么好,怎么不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他?!”

“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

怎么说话的?

她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宋巷生用力的撞开身边的人,就要逃走,即使明知道没有什么成功的可能性,但她真的不甘心就那么坐以待毙下去。

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孤注一掷的准备,如果不能干干净净的活着,那她宁愿选择一头撞死在这里。

钱大金拽住了她的头发,把她拉了回来,横坠着的肥肉一颤一颤的,“妈的,你找死!”

此时,院外响起一阵骚动。

一双意大利高级定制的皮鞋从黑色的商务车上落下,穿着修长笔挺西装的男人下了车,气质斯文而冷淡,无框眼镜,没有任何情绪涌动的双眸,长腿迈着步子走了过来。

“宋巷生,我来救你了。”

一瞬间,做好了赴死准备的宋巷生,泪如雨下。

**

关注后续,记得加入书架哦《予君欢喜城,长歌暖浮生》,搜索一下,你就知道,么么。

点击获取下一章